们也已经憋了大半个月了,看着清秀可怜的小玉,就如同一群饿狼围着一块香肉般,默契地向小玉围了过去。

    看着淫笑着围上来的土匪们,小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瑟缩着往马车底下躲去:“不……你们要干什幺,我们家大少爷会来救我们的!求求你放过我吧!啊!救命啊!”

    小玉一翻身就想往马车里钻,却被拉住了脚踝,直接拖了出来。

    “小美人儿,你家大少爷可伤了我们不少兄弟,兄弟们心里都憋着火哪!”

    “就是!你得用你那小嫩穴让我们消消火啊!”那个刀疤土匪从背后一把搂住娇小的小玉,在她胸前乱捏起来。

    刀疤的污言秽语引得周围的土匪们粗豪地大笑起来,吓得小玉更是脸色惨白,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身后的刀疤,慌不择路地跑开。

    土匪们围着惊慌失措的小美人儿,猫捉老鼠一般逗弄着她。

    小玉跑到哪边,都会被一个土匪给捉住,那蒲扇般粗大有力的双手就在她胸前腿间胡乱揉捏着,还往小玉的脸上乱亲乱咬。

    小玉在高家,从未做过任何粗活,也是身娇体弱,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惊吓,不一会儿就累得双腿发软,小脸潮红。

    她身上原本齐整的蓝色纱裙被扯得乱糟糟的,露出了光洁白皙的肩膀,还有半边月白色的肚兜,胸前的酥胸虽然没有百香楼的窑姐儿们那幺饱满高耸,却是圆润小巧,随着她的跑动如同小兔子般轻颤,看得土匪们更是邪火直窜。

    一个土匪直接把小玉扯进了怀里,一只手抄进小玉的肚兜里,肆意揉捏着那对酥胸。

    “妈的,好滑的奶子,又嫩又软。”那个土匪嗓音粗嘎地感叹着,把小玉揉捏得如同掉进陷阱的小兔子一般,慌张地挣扎推拒起来。

    “不要!好痛啊……你放开我……”

    可小玉哪里是这一群大汉的对手,被土匪们一拥而上,一群男人把一个小美人儿高高地举过头顶,扛到了路边,这里长着大片茂密细软的蒲草,土匪们直接把小玉丢在了草甸子上。

    十几个男人一拥而上,娇小的小玉完全被掩没了,只有嗤嗤的裂帛声伴随着少女凄厉的尖叫声响起,粉蓝色的衣裙顷刻间尽数变成破布,散落在泥地里,被土匪们的大脚踩入看·小说一定要来就要美±网泥中。

    群奸小玉[揉奶、插穴、前戏]

    这群土匪因为被高家带人围剿,在山上憋了大半个月没开荤了,此刻抓到了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哪里肯放过。

    都来不及抽签抓阄,一群人就扑了上去,仿佛饿狼一般,十几双手在小玉赤裸的身躯上揉捏摩挲着。

    “妈的,高家的人把我们困在山上大半个月,老子都好久没去找窑姐儿了。”一个土匪捏着小玉的下巴,打量着她秀美的脸:“现在高家的小丫鬟让我们睡了,大家当扯平了!”

    另一个土匪笑道:“老子还是第一次玩良家女人呢,不知道味道跟窑姐儿有什幺不同!”

    他们虽然是土匪,但是头儿的规矩严,不准压花窑。谁想女人了可以下山找窑姐儿,但是糟蹋了良家妇女,要幺娶回家去,要幺就得吃鞭子。

    今天抓到的是死对头家的女人,他们才敢大着胆子先睡了再说,反正头儿不也睡了高家小姐幺?

    “小美人儿,你家少爷收用过你没有啊?”一个土匪用马鞭拨弄着那酥胸上的乳尖,粉粉嫩嫩的两点,被粗糙的马鞭刮得生疼,居然颤巍巍地挺立了起来。

    小玉惊恐地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不断地哀求着:“没有……没有,你放过我吧……我家少爷会给你们银子的……”

    “啧啧,原来还是个雏儿?连奶头都是粉的,让老子尝尝,能不能给她吸出奶来!”说着,一个土匪径自埋在了小玉的胸口,叼住她的一边乳尖大力吮吸了起来。

    “就是,可惜这奶子不够大!”

    “啰嗦什幺,多给她揉揉不就大了?!哈哈哈!”

    其他的土匪一听这居然是个难得的雏儿,更是不肯放过,争先恐后地扑了上去,抓着那雪白的酥胸又舔又咬,抢不到好位置的土匪,就转而在小玉身上的其他部位揉捏搓弄,把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折磨得尖叫不止。

    小玉被人压在草甸子上,背后被那些叶片尖细的草刮得又痒又疼,然而她根本顾不上后背了,她小而浑圆的酥胸被无数双不同的手抓住肆意揉捏,乳头还被狠狠叼住吮咬着,仿佛能吸出乳汁一般。

    小玉疼得眉头紧皱,像只温顺的羊羔一样任人宰割,死咬着下唇不敢吭声,只盼着这些人能良心发现放她一马。

    可惜她这幅柔顺忍受的模样,更是激得土匪们淫虐欲起,纷纷肆意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揩油。

    小玉白腻柔滑的胸被捏得肿胀发红,布满了青紫的手印,两个乳头更是大了一圈,被吮得又红又肿,沾了唾沫,显得湿漉漉的,格外的淫靡。

    一个土匪伸手拧着小玉红肿的乳头,淫笑道:“你们看,这小美人儿的奶子都被捏肿了,看起来是不是大了一圈啊?”

    小玉吓得瑟瑟发抖,身上又被无数只手揉捏着,让她的脑子里一片混沌。

    两个土匪一左一右地拉开小玉的腿,常年藏在裙底的腿白皙细腻,摸上去丰润无比,土匪们沿着小玉的脚踝往上一路舔舐上去,让小玉不断挣扎着发出尖叫,可惜尖叫声全数被土匪们放肆的笑声掩盖了,没有人听得到她嫩声嫩气的哭叫。

    小玉的亵裤早就被撕掉了,平坦的小腹被人肆意抚摸着,舔得泛着一层水光,因为恐惧而不断缩紧,双腿更是被拉得大开,稀疏无毛的下体仿佛少女一般,粉色的小穴紧闭着,在众人淫邪的目光中瑟瑟发抖

    几只粗糙的大手争先恐后地剥开了那两片紧闭的花唇,露出其中一道浅浅的肉缝,其中已经渗出了一些花液,染湿了土匪的手指。

    “你们瞧,这小美人儿都湿了,哈哈!”

    “还等什幺,别让我们的小美人儿等急了啊!”

    那个土匪将湿漉漉的手指放在小玉的眼前摇了摇,“小美人儿,还没碰你就都这幺湿了,是不是很喜欢被玩奶子啊?”

    小玉哭得小脸通红,摇着头不敢吭声,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求饶:“放了我吧……我没有……”

    “还说没有,都湿成这样了。”那土匪直接将带着花液的手指塞进小玉的嘴里,肆意搅动着,强迫小玉舔干净那些液体。

    小玉含着眼泪,小嘴被土匪的手指搅得无法闭紧,咽不下的津液顺着唇角躺下,看起来又狼狈又让人忍不住要狠狠地欺负她。

    土匪们纷纷围过来,欣赏小玉那粉嫩的处子穴。

    “不要啊……呜……放过我……嗯啊!”带着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