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一阵骨裂的声音,埃伦开始吐血,可想而知那力道有多重。
    楚芫吓得一抖,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不可置信:“你——”
    鼠眼张很是满意他的反应。
    好像一只拢在手心的雪色垂耳兔,因为惊慌想往外逃,但力道却软乎乎的,怎么也逃不掉。
    这么伶俐诱人的小孩本应该捧着宠着,但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更诱发人想欺负他。
    看他跳不出手掌心,满眼含泪的求自己,别提多能满足变态欲了。
    楚芫嘴唇抿的紧紧的,拳头紧握。
    鼠眼张一步步靠近楚芫,嘴角的笑容愈渐癫狂。
    “对,就是这样,小白兔发疯了要咬人的模样。”
    到时候他会一掌心包住楚芫打过来的雪白拳头,那美人必定挣扎无果,娇娇的叫他什么“混蛋。”“坏人放开我。”
    嘶,光想想就畅快刺激。
    地上被绑的五人绝望闭眼。
    不是他们不想救,是楚芫就算早早开始跑也逃不开半化人的追击。
    如鼠眼张所料,小白兔愤怒的打出一拳,然后他亵玩的包住对方的拳头,包住……
    静谧的夜里,一声肉被捅穿的声音。
    鼠眼张低头,目眦欲裂。
    楚芫的右手掏穿了他整个腹部。
    □□撕裂的痛感传至五脏六腑,涌出的鲜血在冬日里冒着热气。
    “啊啊啊——”
    “痛痛痛!”
    地上被绑的五人统一嘴巴大张的表情。
    ……
    老天爷,这是在演电影吗?
    只有演电影才能解释楚芫不仅拥有大明星的美貌,还能那么强,如天神降临般,只用一招就随意KO掉身为半化人的鼠眼张。
    楚芫收回右手,鲜血的黏腻感让他不适的张开手指,红色血滴顺着白嫩指尖不断往下滴。
    他紧张的吞咽了一下,愣愣的看着鼠眼张。
    鼠眼张猛得跪在地上,这一跪又把楚芫吓了一跳,对方喉咙里咕涌出两个字:“你……你也……”
    接着他更是不甘:“不……你不……”
    然后便再也说不出话。
    楚芫绕过他小跑到埃伦那堆人的面前,蹲下来解绳子。
    说实话,直到现在埃伦还觉得很不可思议。
    楚芫的手还在不停滴血,不是他自己的,是他们这有名恶霸的。
    而且鼠眼张根本就来不及反抗,仅一招就被打成残废!
    他明明强的可怕,但整个人又清纯的很,被吓到的反应楚楚可怜,连眼睛都是红红的。
    真是……
    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绳子解开。
    埃伦的眼神突然落到楚芫的头上,在那柔顺茂密的黑色头发里,还隐着一对毛茸茸的纯黑耳朵,耳朵呈半圆型,肉乎乎的很Q弹,摸上去的手感肯定相当好。
    埃伦哑声,只觉得今天带给他的震惊比过去一辈子还多。
    “你的……耳朵……”
    “你也是半化人?”
    第2章
    回到家的楚芫第一时间就脱光衣服冲进洗手间洗手,他手上全是未干涸的血,所以洗的相当仔细,连每个指甲缝都要冲洗一遍。
    镜子里的他比平常多一对兽类的耳朵,应该属于某种熊类,但圆肉肉的样子又要比一般熊类的耳朵可爱一点。
    他歪头看镜子时,毛茸茸的耳朵duangduang弹了几下,看上去更好rua了。
    但等他甩甩头时,兽类耳朵又消失了。
    接着他又洗了个澡,一边洗一边回忆埃伦老板的话。
    “你不用担心巡查队会来抓你,鼠眼张自己就背那么多案子,不敢伸张。”
    “也许明天,你就会在整个贫民区出名,到时候没人再敢欺负你。”
    楚芫不想出名,他只想低调的好好读完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养活自己。
    如埃伦老板他们疑惑的,他确实不是月朔星的人,他之前还在帝星时成绩很好。
    高考成绩出来后,很多大学给他发了录取通知书,对于从前的他来说,就读顶尖大学只是锦上添花,现在却变成雪中送炭里最重要的那一捧炭。
    他打算读完大学后靠自己也能过得不错,就是一年十万的学费承担不起,他现在真的穷的包里一个子儿都没有,好在学校可以办助学贷款,算是解了燃眉之急。
    三个月前的巨变颠覆了他整个人的人生,希望鼠眼张的事情过去,等他读书的时候,能真正安静平淡的过一阵子吧。
    洗漱完后,楚芫甩甩头上的水回到自己的小房间。
    端脑上有人通过新生群找他私聊。
    这个新生群是录取当天加进去的,战斗备用系和战斗系的人都在。
    虽然大家还没见过面,但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
    找他的人叫杜西,对方第一句话就说:
    “楚芫是吧?新生军训我和你一组。”
    楚芫疑惑:
    “为什么?”
    他就读的专业很不一样,别人要么单人军训要么团体军训,但他们是两两组队,之前组队名单出来时,他的搭档明明叫顾温席。
    杜西:
    “傻孩子,因为你不够好看啊。”
    楚芫更疑惑了:
    “啊?”
    杜西:
    “好歹要开学了,你是真的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先说这顾温席是第七军团总指挥官的儿子,这个你总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