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分小车队”的小群倒是热闹的很:
    “我去,何背好茶。”
    “我信你说的楚芫是傻白甜那句话了。@杜西。”
    “对啊,表面看着很刚,但把顾温席也骂了进去,这波大失误啊,兄弟。”
    “顾温席没说话了,不会在想怎么整楚芫吧。”
    “就算顾温席不整他,开学也有的是人为了巴结顾而整楚芫。”
    “完了,真的完了。”
    “这楚芫运气怎么那么霉?”
    沉寂了一个暑假的楚芫在最后一天给大家放个大瓜,一晚上了,学校论坛还是很热闹。
    但当事人却并没多想,第三天时间一到,他带着行李就上了飞船。
    星海中,巨大的飞行物看似缓慢蠕动,实则飞速前进。
    贫民区在月朔星的北极,常年寒冷资源匮乏,而月朔大学所在的江淮区,此时却春光明媚。
    下了飞船,楚芫脱掉羽绒服外套抱着,另一手拉着行李箱上了公共星车。
    起飞的公共星车又在各种玻璃建筑中穿梭,半小时后,又停靠在地面。
    一眼就可以看到巍峨壮观的大门。
    “月朔大学”四字贴在大门上,整体是绀色,鎏金色镶边,十分气派。
    旁边的校徽标志是一束玫瑰缠绕着一柄剑。
    周围还有很多跟他一样拖着行李箱往里赶的人,应该是都跟他一样的大一新生。
    学校让组队两人一起参加开学典礼,他便和杜西约定一小时后在大礼堂门口见,这一个小时他们就自行报道,安排时间收拾寝室等等。
    他的寝室在南区二楼,虽然是个小小的单间,但有靠墙小床,书桌,衣柜和一个小阳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楚芫很满意,铺了床,把洗漱用品摆好后,离约定时间还差十分钟,他开始往大礼堂走。
    隔老远他看到一个疑似杜西的人。
    是比他矮一个头,粉红色头发,穿着漂亮小裙子的女生。
    没想到这样一个娇小的女生,走近她时,听她的骂人声量可不低:“战备系级草?谁给他的脸?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人。”
    杜西正在端脑里和朋友聊刚刚知道的事。
    就在刚刚,何背在公开的社交软件说:大家都说我是战备系级草,真的很不好意思呢~
    端脑那头她的朋友笑了笑:“他一个男的为什么那么爱显摆?要是碰见比他更好看的就好玩了。”
    杜西也气,但气归气,她也实诚的说:“怎么可能,他确实——”
    那一秒杜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抬头,就感觉是有神指引一样,她说着说着抬头,看见一个好看到发光的人。
    那个人第一眼给人感觉很好看,像小王子一样。
    第二眼给人感觉很乖,像是那种完全没有攻击性的脾气。
    他径直朝自己走过来站定,浅浅的礼貌笑起来:“杜西?你好,我是楚芫。”
    那一秒世界炸开烟花,心脏猛得陷落。
    哑然好久,杜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轻轻的,但又无比肯定:“姐妹们,我保证,楚芫绝对绝对能碾压性赢。”
    第3章
    楚芫和杜西在礼堂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礼堂宽敞明亮,四周都是座位,中间底下是大看台,空中是一个靠科技悬空的小看台。
    端脑里,杜西的朋友还在群里疯狂质问她。
    “你说清楚?什么叫碾压性赢?”
    “楚芫一看就会被何背的茶言茶语弄到死啊。”
    杜西笑了笑,回话语气颇有点高深莫测:
    “你们要知道,有时候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耍滑头都是无用功。”
    “啥呀?你把我弄糊涂了。”
    “你等着,你完全激起了我的求知欲,本来还想洗个头,现在立马来大礼堂。”
    楚芫自从坐下后就很多人在看他,先开始还欲盖弥彰的瞥。
    后来大家发现别人都在看,便正大光明的瞧,不仅瞧,还要往前凑,这就导致他们这个地方的人特别多,挤成一团。
    其他人还以为他们这儿发生什么事了,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就一些人絮絮低语。
    “真的好好看!”
    “气质也好,家教肯定不错。”
    “家里肯定不简单。”
    周围的视线跟探照头一样,杜西从来没经历过这种,有点小紧张。
    托身旁人的福,开学第一天就出了次风头。
    但出风头是一回事,能不能适应是一回事,她被看得脸发红,偏身过去小声问当事人:“他们都在看你,你居然这么镇定?”
    “习惯了。”楚芫说。
    杜西一整个震惊,随即反应过来:妙啊,这种装逼不比何背那种高级好几倍?
    但楚芫经杜西这一提醒,发现周围人的视线,与从前他在帝星时相比,确实很不一样。
    从前那些人看他非常克制,但现在这些人的眼神非常直白,甚至可以说是火辣。
    一下子,他被杜西传染的也有点不自在。
    见他们还在瞧,他直接下巴一缩,把薄毛衣领子往上一提,整张脸躲在毛茸茸的白色毛衣里。
    但还是能漏出一双清亮如水晶的眼睛,似乎在问:为什么这么看我?
    “啊,好可爱。”
    “心都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