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
    “我操啊,牛逼。”
    周围人兴奋的嚎起来,楚芫抬头看悬空屏幕。
    第六位选手江琅炎第十轮成绩:10分。
    红艳艳的分数像朵小红花,骄傲的迎风摇曳。
    说不清意外还是不意外,楚芫先看到这成绩,再去看靶子上的那支箭,刚好在红色圆心的正中心,不偏不倚,真的是偏一分都不是这个成绩。
    路人倒是谁牛逼都瞎欢呼,刚刚顾温席射了个好成绩他们欢呼,现在看到江琅炎的成绩,他们欢呼的更是大声。
    “拍下来拍下来,发论坛,太牛逼了我操。”
    “这他妈是满分啊!”
    “这哥们是不是祖祖辈辈开箭馆的啊。”
    楚芫反应慢半拍,大家都笑完了他才开始笑。
    他笑的时候,眼睛会弯弯的,眸子清澈透亮。
    “我说吧,他就是这么厉害。”
    就在他笑的瞬间,江琅炎突然往这边看。
    全场都在为这个“十分”喝彩,他反而是最淡定的人。
    楚芫笑得唇角弧度还没掉下来,他俩就这么对视,过了小片刻,江琅炎先收回眼神。
    在场唯一不开心的两人,大概就只有顾温席和何背了。
    刚刚全部压力在江琅炎身上,不管射多好都是输,除非射到满分才能打成平局。
    现在好不容易打成平局,该担心的就是顾温席了。
    第七第八第九第十位选手相继射完,第三名已出,第一名两人并列。
    工作人员上前来布置场地,他们把其它八个靶子撤下去,邀请剩余选手有秩序的退场。
    只留中间最赏心悦目的两个。
    不过顾温席一脸愠色,有点破坏美好的气氛。
    杜西原地蹦蹦跳跳,提前庆祝江琅炎的胜利,“耶耶耶~哦哦哦~赢了赢了。”
    其他人估计也一样,他们的心态从江琅炎不可能赢,到他不可能输。
    只有何背暗暗祈祷,期望顾温席像江琅炎给楚芫的惊喜那样,也给他一个惊喜。
    带着帽子的裁判走过来,站在中间场地开口解释,“大家也看到了,因为出现两个第一名,所以我们要进行一场加时赛,一支箭定胜负。”
    不幸中的万幸,顾温席心想:幸好是他先射,要是等江琅炎射个9.9,全场热热闹闹的欢呼之后,他再射个8.9,那真的是没劲透了。
    他举起弓箭,心里颇为烦躁。
    “嘭。”
    射出瞬间他就暗喊要遭。
    7.8!!!
    什么破烂成绩。
    何背垮下脸。
    得了,这下他不用再期盼了。
    江琅炎抬手。
    不得不说,像他这种身材高大的人握弓是真的很好看。
    稍微矮一点的人看着直接人比弓矮了,没什么意思。
    不像江琅炎这样,站姿笔挺,手握弓箭的样子像雪山上的白杨树,清俊又挺拔。
    他将箭矢搭上,修长手指一勾。
    “嘭。”
    弓弦发出美妙的弦音。
    楚芫顺着箭矢飞过的轨迹看过去,第一眼差点把他心脏吓出来。
    那支箭离红心差了相当远的一段距离。
    不会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前功尽弃吧。
    他和何背一样飞快的抬头看积分屏幕。
    加时赛,江琅炎:7.9分。
    刚好比顾温席多了0.1。
    刚好赢下比赛。
    楚芫从计分屏幕上收回眼神,看到江琅炎勾起嘴角轻笑了下,整个场地刚好有最亮的一束日光打在他身上,格外漂亮。
    周围男生女生像发情期的猴子一样,兴奋的怪叫起来。
    楚芫突然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
    八岁的他去堂妹家玩。
    在堂妹家看见隔壁花园坐着一个Q版的白发蓝眸的小孩儿。
    小孩规规矩矩穿着白衬衫小西裤,捧着一本珍贵的纸质书在读,漂亮的不像话。
    楚芫想过去找他玩儿。
    但堂妹说,一靠近那个哥哥她心脏就不舒服。
    而且她从没见过那个哥哥有玩伴,也许他不喜欢和同龄人玩。
    那时候也是这样,恰好有最亮的一束日光打在小孩的身上,周围名贵的鲜花都成了陪衬。
    他当时只好遗憾说:“好吧,那不过去了。”
    楚芫出了会神,注意力回到现实。
    记忆里Q版的白发蓝眸小孩儿长成了现在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可爱的婴儿肥褪去,变成分明的下颚线。
    那双天真的,极其招人喜欢的蓝色眼眸也变成现在这令人捉摸不透的模样。
    教练站在场地中间公布比赛成绩。
    一群人为这个神乎其神的技艺瞎开心。
    反倒是江琅炎没有怎么笑,他随意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口,懒散的站在一旁,等待教练给他划分。
    顾温席丢下弓箭径直往外走,他要赶紧离开这儿。
    他丢不起这个人。
    同一个动作的还有场外的何背。
    杜西眼疾手快的拉住他,嘚瑟道:“诶?可别赖账啊。刚刚是谁说的别输不起这个人。”
    周围一圈的人都在看他们,何背拍开杜西的手,不善的道:“我知道。”
    说完气冲冲的走了。
    当晚,学校论坛就多了一个讨论帖《满分和比对手多拿0.1分哪个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