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就识趣的不再问了。
    凯恩手肘怼了对顾温席,“关键时候你掉什么链子?我们废那么大力把楚芫骗上来,你就在一边干站着?你看那些人,把小楚芫围得里里外外。”
    顾温席掌心按着胸口:“你他妈闭嘴。”
    从今下午开始他那里就堵得慌。
    凯恩突然摸摸自己的心脏,“操,我也开始不舒服了,是不你这傻逼传染我的?”
    一下午都有气无力的顾温席,挣扎着,拼尽全力朝他翻了个白眼:“白痴。”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爬进各自的帐篷内。
    帐篷很小,只够躺一个人,翻身都恼火。先开始周围还有点打游戏的闹腾声,聊天声和各种欢笑声。越来越晚后,四下十分安静。
    楚芫睁着眼一直没睡着,他现在大脑皮层非常活跃,整个人相当兴奋。今晚上有好几个人都不舒服,看体格和气质都知道是半化人或能力者,身体素质相当好,却被影响的焦躁不安。
    他也被影响到了,但不是不舒服,是兴奋。如果他现在不出去看一趟,他一定会一整晚睡不着。
    翻来过去好久,他最后还是抵抗不了旺盛的好奇心,起身拉开帐篷。
    一阵冷风灌进帐篷内,外面没有一个人,夜色浓黑,衬得月亮更圆更亮。
    他从帐篷里出来,在门口穿好鞋,站起身回头望了眼。大家都安安静静的休息,只有少数两三个还亮着灯,估计也是和他一样失眠睡不着,但他不认识这些人。
    这里没有一个他能毫无顾忌,把人叫起来陪他的人。他既想尊崇本能的去好奇一下,又依赖心强,想要找个人陪他。不过还是别害人了吧,也不知道森林里有什么,他自己倒是能打哦,别人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儿,他没叫任何人,一步一步坚定的走进森林里。
    从外面看这里面一团漆黑。
    但要真走进来,借着明亮月光还是看得清路的。盘根错节的树根深扎在地下,地势起起伏伏。空气中还有湿漉漉的土地腥味和树木的味道。
    但他有端脑导航,所以暂时不慌。
    不知走了多久,地上开始出现亮着荧光的小蘑菇,在夜晚里真的非常漂亮。这一看就是很安全的样子。
    他开始怀疑自己想多了,其实强烈的暗示是幻觉,旺盛的好奇心也是幻觉。这森林里根本没什么吸引他的东西。
    而且前方马上要走出安全区了。他脚步一顿,在原地呆站了会儿,打算着要不原路返回。
    就在转头瞬间,他看到一直在自己背后的月亮变成红色,一瞬间吓得他心脏一停。
    森林,红月。
    过于安静的氛围里。
    他知道哪里不对了,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有夜间动物的作息声,但现在就是诡异的安静。
    此刻,一道枯树叶被踩响的声音就格外明显。
    楚芫抬眼,看到森林里出现了另一人。
    对方沐浴在月光下,介于少年与青年的身姿干净挺拔。
    冰蓝色的瞳孔边缘是圈血红色。
    招摇又格外漂亮。
    他很干净。
    但他修长的指尖,正滴滴答答流着血。
    楚芫想到了开学前,自己怎么伤鼠眼张的。明明生活在科技高超的法制社会。能力者还是像在上古时代茹毛饮血的时候一样。
    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对其他脆弱的生命体轻易造成破坏。
    他一没出声,二没动作。
    突然竖起的汗毛像是在给自己发警报。
    一个眨眼瞬间,他被江琅炎扑倒在地上。
    普通人完全无法理解这速度。
    如果真亲眼看见,可能还以为,呵,这特效挺真,然后脑子里立马闪出《能力者》这类电影。
    这电影讲的是女主老公表面是普通的打工族,背地里其实是除暴安良的能力者,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很能满足少女的幻想。
    里面有个镜头是她老公背着她在森林里像野兽一样速跑,享受自由的风与激情的畅快。
    电影里那令人称羡的速度就和刚刚的江琅炎差不多。
    楚芫避之不及,背部狠狠砸在地上。他挣扎了下,结果遭来更严重的制裁。
    压着他的人很重,很强势,以及……热量很高。
    每一处相触的皮肤,他都明显感觉得到热度,感觉像是在发烧。
    两张脸的距离不过拳头宽。
    楚芫能更清楚看到这双眼睛有多好看。
    寂静的月色里。
    他听江琅炎问:
    “你也是我的猎物吗?”
    楚芫紧张的吞咽了口,总觉得眼前的人有点不正常。他自认随大流,是个颜控。
    但江琅炎的俊脸离自己那么近,漂亮的银白色碎发垂下,他却完全无心欣赏这美貌。而是察觉到一丝危险,带着动物本能的想要防御。
    江琅炎在发疯。
    配上他这红了一圈的瞳孔来说。
    真的很像疯子。
    而且他还低下头,一寸一寸的嗅他。
    温热鼻息打在他的脖颈处。
    楚芫睫毛颤了颤,慌乱抓住身侧的小草。
    “江……江琅炎,你知道你在干嘛吗?”
    江琅炎凝视着他,那道把小男生小女生迷得五迷三道的男神音低低说了三字:“好香。”
    楚芫瞬间气血上涌。虽然他知道对方此刻不对劲,没有其它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