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前面已经起飞的一辆车甚至被迫悬停在空中,没隔两分钟又降落在平坝原地,前面的车被什么人堵着,后面的学生甚至还没上车。
    这一通操作把大家都整懵了,又拥堵了五分钟后,大家议论声开始大起来:“怎么回事啊?”
    “前面怎么不走?”
    “老师怎么都跑到前面去了?他们在说什么?”
    话音刚落,刚刚还在第一辆车集合的老师们突然往回跑,用手势指挥着自己管辖的学生:“上车!”
    “都上车!”
    楚芫往回看了眼,虽然大家都很懵逼,但被老师紧张的语气和情绪影响到,也没说什么,乖乖的上车。
    这时人群开始焦躁起来,因为是个人都能闻到空气中非同一般的滋味。
    但偏偏有些胆子大的学生在此时下车,伸长脖子看第一辆车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会儿,从第一辆车车头走过来一群人,为首那个人拿着扩音器,后面一行人推着一个坐轮椅的人,他们大多个子魁梧,来势汹汹。
    走至第三辆车时,为首那个男人先傲慢的扫视了眼坐在大巴星车上的众学生们,接着拿扩音器对着嘴:“究竟是谁?欺负了我儿子,站出来!否则今天大家都别想走!”
    车上瞬间开始议论纷纷。
    “这谁啊?这么嚣张,当学校是他家啊。”
    “小声点,这些人都穿军装,应该是有点实力。”
    “包成这样鬼才认识。”
    坐在轮椅上的那个人很胖,包着绷带的全身像个肉粽,大家都不认识。
    还是杜西小声叫了下,最先认出来,“啊!”
    “这不是周肖伟吗?”
    楚芫一开始还皱眉,对这名字没印象,后来很快想起,这不就是军训第一天在食堂胡吃海喝,浪费重要资源,浪费江琅炎积分,后来又挑衅他,被他教训了一顿的人吗?
    想到这儿他愣了一下,这么说这群一看就不好惹的人是来找自己的?
    他缓缓起身。
    杜西赶紧拉住他:“别去,你知道他家多恐怖吗?”
    时间紧急,她不能说太多,于是化繁为简的解释了几句:“他家是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家庭,周肖伟是他们家唯一的男孙,所以他们家上上下下的人,尤其是他那个副部长的爷爷,都非常宠他,导致他……”
    见周围还有其他人兴致勃勃竖起耳朵,她说得十分委婉:“有点嚣张。”
    其实还不止,周肖伟在家里无法无天,但面对顾温席这种真正的太子党又得处处低一头,所以养成了他既狂妄,又心比针眼还小的性格。被他黏上折腾,不死也得脱层皮。
    楚芫谢过她,指着外面半死不活的肉粽说:“没事,这个伤一看就不是我打的,我下去解释下。”
    他下车时,前前后后的学生都睁大眼睛看着,都为他捏了把汗。
    在这样严肃的氛围下,他不禁也为自己捏把汗。
    他突然认识到,他不是从前那个在帝星也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权势滔天”这四字能有多大的能量,他曾经也是这种背景下的既得利益者,比周肖伟有过之无不及的多。
    他自问从没以势压迫过别人,却不能保证别人不能以势压他。
    然而今时今日,他没有滔天的家庭背景,只有自己。
    虽说周肖伟现在的伤不是自己打的,但他也确实打过他,通过杜西的话不难推测出对方是个难缠的人。
    万一对方不讲理起来,非要找自己的茬。又或者,对方今天就是来找他,就是来碰瓷的,他该怎么办?
    这一瞬间,他竟有些迷茫。
    但该来的还是跑不掉,他慢慢从车上下来,深吸一口气,就在他往周肖伟那个方向走的那一刻,突然有个人从后面越过他,比他走的更快。
    那个人的嗓音懒懒的,非常好听,他说。
    “看来你还没受够教训。”
    越过他的人身量很高,侧脸俊美无俦,漂亮的银白色碎发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辉。
    在看清来人是江琅炎之后,楚芫松了口气,按他的家世,保守估计,嗯……
    吊打一万个周肖伟也绰绰有余。
    而且不知别人有没有听出来,江琅炎的声音慵懒散漫,好像周肖伟根本不值一提,正是这种语气,才更显江琅炎为人狂妄。
    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他确实有被爽到。
    第10章
    周肖伟在轮椅上挣扎起来,情绪非常激动,指着江琅炎鼻子大骂:“是他,爸!就是他把我打这么惨的,疼死我了!”
    “给我弄死他。”
    他爸点点头,眼神凶狠的打量着江琅炎。
    楚芫呆愣愣的站在一旁。
    他到听江琅炎笑道:“怎么?废物找废物家长来撑场子了?”
    话音刚落,那群来找麻烦的大人更加气不过,有好几个人走过来,一边拿手指着江琅炎,一边抬脚就想踢:“你他妈的说什么?”
    但幸好被周围的老师及时拦下来了,他们一边安抚周肖伟的家人,“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一边转头骂江琅炎,“你也是,明明是你把人打伤的,不想道歉你想干嘛?啊?!”
    江琅炎双手插兜,目光懒散的放在稍远处的群山,态度是毫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