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走过来查看动静,他便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
    被人抱起时,他才发现对方也是个孩子,银发蓝眸,眼睛很大很灵,皮肤细腻如雪,漂亮的不像话。
    “这里有只小狗狗。”江琅炎兴奋道。
    楚芫默默翻了个白眼。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原谅你见识短浅不知道还有我大熊猫这么稀有的品种。
    “但是比小狗狗可爱好多。”江琅炎补充,还把他托在臂弯里,细心的拍他身上的灰。
    楚芫瞬间就原谅了他。
    江琅炎弯腰捡起小公仔,问他:“你从哪里进来的?”
    他默默捂起眼睛,装听不懂。
    后面好多人一股心都化了的吸气声。
    江琅炎笑了笑,把他连同小公仔一起带回到主楼。
    明亮辉煌的大厅里,他们偶遇到一个身穿管家制服的人,应该就是管家,他问江琅炎,“少爷哪儿捡的流浪小狗。”
    楚芫不满的挣扎,一爪子拍在江琅炎胸上,放屁,你才是流浪小狗,本少爷我可稀有可尊贵了好吗?
    江琅炎忍不住笑出声,揉着他的后脖颈,“后花园捡的。”
    管家低头凝视楚芫,似乎在判断要不要一只流浪小狗近少爷的身,但看少爷似乎很喜欢,他不好多说什么,点点头,“好。”
    “对了,注意一下附近有没有人丢宠物。”
    管家领命,等他走之后,江琅炎架着楚芫的胳肢窝举高,两相对视,声音还有未散尽的笑意:“我们不是流浪小狗,我们是漂亮小狗对不对?”
    楚芫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你们这群土狗。
    最后江琅炎把他抱回了书房,放到对面的板凳上,和小公仔一起靠着坐。
    自己则回到位置上坐着学习。
    楚芫懒懒的靠着小公仔,黑玉般清亮分明的眼睛滴溜圆的转着。
    江琅炎真的是自己看过的最好看的同龄人了,不仅长得好,一行一动也让人很有好感,学习的时候坐姿笔挺,神色认真,偶尔喝口咖啡,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跟画一样。
    渐渐的,他的眼神就从江琅炎本人移到了咖啡上,好像很好喝耶,他不喜欢喝咖啡,但看对方喝水的姿势,感觉会很好喝。
    江琅炎顿住,问楚芫:“你想喝?”
    楚芫的眼睛更亮了。
    对方也不嫌弃,直接起身弯腰,把杯子递到楚芫面前,楚芫伸过去嗅了嗅,一股苦涩味,不太满意,但他确实有点渴了饿了。
    江琅炎又给他倒了点白开水,他勉强喝了两口,砸吧砸吧嘴,然后僵在原地。
    虽然解了渴但更饿了!
    他摸摸自己的小肚肚。
    江琅炎看了眼他摸肚子的动作,转身出门叫人,似乎在准备他吃的东西。
    他有点不好意思,想叫对方不用麻烦了,但他现在是兽型,说不了人话,只得作罢。同时暗暗思考一会找个机会拿上玩偶就溜。
    那天有很多小细节他都记不清了,只清楚记得最后。
    他坐在江琅炎大腿上,对方一手扶着自己,一手端着小盆子喂自己。
    他的爪子虚虚的扶着盆盆的边缘,眼睛幸福的眯起。
    最后他因为喝得太爽有点犯困,加上被人抱得也很舒服,喝完奶直接在江琅炎怀中睡着了。
    直到很多年后他想起这一天,依然是他心中美好的回忆。
    后来他还认真分析了下为什么,其实他也不是馋那瓶奶,只是当时太小了,胆子也小,偷偷跑进别人家里被逮着,已经很紧张了。
    但他不仅没遭殃,还被人抱着喂了一瓶他记忆里最好喝的奶。这前后反差对比,肯定给人感觉很美好。
    不过还是跟人的影响最大,江琅炎是他初见第一眼就想一起玩的小伙伴,后来真的接触后,他觉得江琅炎这人确实很不错,符合他的期望,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跟他做好朋友。
    一阵风吹的窗子阵阵作响,楚芫突然回神,撩开被子下地去关窗。
    夏日的夜风凉爽畅快,夜晚的校园各处亮起灯,不同衣着但又同样青春感十足的学生从不同方向出现,又涌向不同方向,打闹声欢笑声不绝于耳。
    楚芫突然叹口气,和小竹马的回忆先放一边,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兼职,大学一年他就欠学校四万学贷,虽然不着急还,但他还得挣自己的生活费啊。
    幸好江淮区比贫民区富有的多,随便找个兼职都比之前全职的工资高。
    他最近几天放学后都是出去面试,面了几家,且都面试成功了。
    他最后选择了一家离学校很远,但待遇还不错的工作。
    是一家S级酒店的门童。
    酒店档次分ABCDS,3S,S级是档次很高的级别,消费也高。
    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入选不上,毕竟这种档次的酒店,就算是一个端菜的服务员也是正规大学毕业,或者去正规培训机构学了很久,有专业从事资格证的。
    他没经历过任何培训,而且还只是找个兼职。但面试当天,胖胖的和蔼的经理盯着他脸看了会儿,当即拍板敲定,“就你了,今天来上班。”
    其他人还要回家等通知,闻言一脸羡慕的盯着他。
    经理拍拍他的肩,笑嘻嘻的:“小楚啊,要是别人又没经验又没各种证件,我肯定看不上,但你长了一张能靠它吃饭的脸,你来当门童,不用做什么,光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