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金池眼珠焕发出奇异色彩。
    楚芫一时觉得奇怪,但说不上哪里奇怪,“对啊,你不知道她有心脏病吗?”
    像柳钗这种老年人得了心脏病,身边人应该都知道吧?
    “当然知道,严重吗?严重到哪一步了?”看着对方一闪而过的兴奋。
    楚芫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因为这个想法,他直接后背一凉。
    第15章
    这个金池怎么怪怪的?柳钗是他的恩师,也是他的老板。
    怎么感觉他很想柳钗死一样?
    因为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他被自己的突然脑补吓着,光金池站他身边,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想到自己是能力者,才没有那么惊慌,缓缓说,“也还好,不是很严重,吃了药就好了。”
    金池意犹未尽的“哦”了声,十分气愤:“当时我不在实验室,否则说什么也不能让老师一个人出去。都是那群人干的好事!”
    楚芫伸进水里的手,冰凉刺骨。
    “对了,那天我听到学弟怼龟田。提到了一种叫白茶的桃子。”金池开始闲聊:“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一个生物研究员居然都没听过这种品种。”
    “所以不经好奇的一查,才发现这是第一星域专门供货给顶级权贵们的一种水果。”
    “特点是有白山茶的馨香,却没有一丝苦涩,一整年只产几百颗,别说第七星域了,就是第一星域知道的人也少,学弟是怎么知道的?”
    楚芫的后脑勺像是有根线提着,他有点紧张,“我关注了很多科普稀奇玩意儿的账号,什么稀奇讲什么。”
    “原来是这样。”金池说话跟有钩子一样,每一个尾音都被他绕三下。
    楚芫洗好这些玻璃器皿,按规定放好,说完“寝室查寝,我先走了再见。”
    就急冲冲的跑掉,生怕背后的人追上来。
    金池笑了下,看着楚芫的背影,眸色渐深。
    ——
    楚芫冲出大楼,直到进了校门才转身往后面看,实验室已经没人了,那里漆黑一片,他却看得一片心冷。
    他就说这么轻松又这么好的工作可能事出反常必有妖。
    哦,也不能这么说,他能这么容易进去是柳老师给他开了后门,不是因为这实验室很邪门才没人进去。
    这周六有个联谊会,是年级组帮战斗系和战备系组织的,其它系的学生听到后“很生气”。觉得学校厚此薄彼,年级组便将联谊会从室内搬到室外,让大家都可以来。
    活动地点就在操场,有各种小游戏供大家参加,还有奖品。
    楚芫坐在小角落的位置,一个人安安静静的。
    杜西看到他后蹦蹦跳跳的跑过来:“你怎么不去玩?”
    可能因为军训时他俩是队友,所以混得比较熟。
    楚芫眉眼耷着,不是很有兴致:“没兴趣。”
    “好吧。”杜西在他旁边坐下。
    楚芫说起了自己兼职的事。
    “绿源生物科技?”杜西惊道,声音不自觉的有点大,还把周围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等他们都转回去,杜西才正常声音说道:“我们学校生物系毕业的都不能进,除非你年年年级前三,你居然这都能进?这运气太逆天了吧。”
    楚芫点头,看吧。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怎么看都是他赚了。
    “只是兼职而已。”他说:“涮涮试管之类的。”
    “兼职也很好,怎么样怎么样?里面有帅哥吗?”
    楚芫想了想,“没注意,但挺多讨厌的人。”
    “好吧。”杜西失望道,又看向满操场的人,今天来了很多同学,大家的相处很青涩,她更加失望,“今天江同学没来。”
    “你觉得他像是来这里的性格吗?”说完这个楚芫就咬住下唇。
    这几乎是在他很懊恼的时候才会有的动作。
    他想起小时候,和江琅炎玩过一次后,堂妹再说起那个哥哥很冷漠,没人愿意和他玩。
    他就会反驳,而且是大声反驳,他说:“不是的,他很温柔,不和你玩说明你讨厌呗。”
    堂妹也气惨了,非要他去找证据。
    他又生气又好胜,真变成纯兽型找证据去了。
    那时候他只是单纯好奇,却没想过,他的好奇对于别人来说是一种伤害。
    “也是哦。”杜西察觉到他的低落,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懂事的转移话题道:“算了,今天不宜聊帅哥。对了,你不觉得学校的调查结果邪门吗?”
    今早上,她,楚芫,顾温席,何背,凯恩和凯恩的队友这六个受害人接到了,年级组调查H点出现食尸豹攻击他们的结果。
    结果就是来自校外人员的报复,学校已经严肃处理了,让他们不用管。
    怎么听都离谱,杜西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走出办公室门的,就觉得很离谱,但老师又说得信誓旦旦。
    她说:“我有个朋友是校学生会的,是哪个朋友不能给你说啊。”
    “反正她说,她在办公室工作时,看到调查这事的乔老师前后反应非常不对。”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我感觉她是倾向于老师收到什么指示然后随便瞎找了个理由。”
    “离谱不?你觉得离谱不?本来我觉得我们学校的老师是很高风亮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