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称呼听上去倒是比其他人的亲昵点。
    久而久之,他不仅干自己的兼职,奶奶有什么跑腿的事也是让他干。
    其实实验室里乐意跑腿的人有很多,但均被奶奶以实验为重给推辞了。
    最后这些事通通落在楚芫身上,他倒是干的很乐意就是了。
    因为担心柳钗的身体健康,他还问过奶奶家里人去哪儿了?怎么不见有人好好照顾她?
    奶奶的答案是,她无子女,亦无亲人。
    这下楚芫更可怜她了,不知不觉中更孝敬她。
    感觉奶奶和自己一样,都是孤苦伶仃一个人,两人在对方身上找到了亲人的感觉。
    和奶奶关系更好一点之后,他就直接说了金池的坏话,“金池这个王八蛋,他希望你早点出意外还装模作样!”
    他之前不说是在等待时机,他怕奶奶根本不信,更怕信了一点就冲过去找金池质问。
    对方一个一闪而瞬的眼神他就这样揣测,也不知道事情暴露之后是他更尴尬点还是金池更尴尬点。
    现在时机就成熟了,奶奶可以给他兜底,他决定坦白,就算猜错了也没事。
    但奶奶的反应让他很担心,那是一抹浓浓的化不开的伤心,“作孽啊作孽啊。”
    这个一生都强悍的科研女强人趴在桌上连声痛哭,明明应该是享天伦之乐的年纪,却被自己带了几十年,犹如儿子一般的大徒弟气到伤心成这样。
    看她这反应,似乎有心理准备,也就是说,他的猜测没有错?金池果然有问题。
    楚芫怕她再次犯病,但幸好这次还好,奶奶没犯病,只是最后颤巍巍的,希冀的眼神问他:“奶奶……能把你当亲孙吗?”
    他当时怎么反应来着?
    他笑得很甜:“在我心里,奶奶早已是奶奶了。”
    那是个长辈见了都说喜欢的乖巧晚辈的笑容。
    又过了一个月,他像往常那样踏进实验室,却发现实验室的氛围不同寻常,尤其是两个小研究员兴奋的嘀咕,说来了一个好帅的新人。
    他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视线越过数排各种各样的试管和玻璃烧杯。
    在过道的最后一排,有个人正背对着做实验。
    他穿着没有版型的白色实验服,勒不出任何腰身,但他拥有高挺的个子,太平洋宽肩,干净利落的发尾脖颈和漂亮蓬松的银白发。
    所以显得这实验服还挺好看。
    “江琅炎?”
    本来那人在用心做实验,听到后面有脚步声也没理,但奈何楚芫叫出了他的名字。
    江琅炎挑眉,侧头看向来人。
    楚芫惊得在原地挪不动脚:“你……你怎么在这儿?”
    第16章
    然后……
    然后江琅炎没理他。
    楚芫愣在原地。
    “做实验。”
    江琅炎突然又回答了。
    楚芫撇撇嘴,反应慢半拍是不是?
    他站在旁边安静的看了会儿,发现江琅炎一手青绿色的玻璃试管,一手深紫色的滴定管,滴定管的液体如小雨滴流进玻璃试管内,看样子是在做实验。
    他偏头,满脸的疑惑:这人不是战斗系的吗?
    不过江琅炎应该是喜欢生物学的,小时候就喜欢看启蒙生物的科学书。
    他好奇:“你不是喜欢这个吗?那怎么不去读生物专业?”
    江琅炎笑了下,挑眉。
    “谁告诉你我喜欢这个?”
    不喜欢生物,但非要进来做实验。
    好吧,搞不懂他。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呢?”他又问。
    江琅炎没理他。
    楚芫便侧着腰身去看他,重复了遍:“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怎么进来我就怎么进来的。”江琅炎随意道,眼睛还盯着反应试剂。
    “可是我是进来兼职的。”
    “哦,我花钱进来的。”江琅炎说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事出反常必有妖,楚芫预防性的站直身体:“怎么了?”
    江琅炎眼尾下耷,咬字很清晰,说话很慢:“你对我这么好奇,就不怕我再骚扰你?”
    “我——”楚芫一大半吐槽的话说不出口,梗在心中,漂亮水润的眼珠转了好几圈,最后他说。
    “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江琅炎玩味的重复了遍:“好人?”
    楚芫干笑了笑,一步一步后退,等退到稍远处,他转过身去找奶奶。
    问过柳钗之后他才知道,江琅炎不是小助理,也不是研究员,他甚至都不是这个公司的员工。
    他就是花了钱想借用实验室的仪器做实验而已。
    “这爱好可真独特。”奶奶想不明白,“既然他喜欢,为什么不读生物专业?花钱来我们这儿做实验,可比教得学费多多了。”
    “但他说他不喜欢。”
    “行。 ”奶奶并太在意,对方花钱来租他们的实验设备,做到银货两讫就行,她不管对方什么打算,喜不喜欢生物。
    但两周后,她就不得不在意了。
    她作为享誉整个第七星域,甚至整个联邦的知名生物学家,靠的是对基因融合的研究。
    基因融合方向是生物学里的热门,因为需求促进生产力,在废墟满地的当今世界,如何让天然食物更高产和更好吃,是所有民众都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