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完这句狠话他就走了,一声“走”还带走了其他好事的围观群众。
    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江琅炎看了眼楚芫。
    像是想到什么,楚芫的眼睛突然瞪大,拔腿想跑。
    “你是能力者?”江琅炎转悠到他面前。
    第18章
    “哦。”他眨了眨眼睛,“对啊。”
    “兽型是什么?”
    楚芫哽住,连顾温席都能查到他是能力者,江琅炎有心去查也能。所以他还是不要撒谎的好。
    “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装出不耐。
    有些人觉得这是隐私,就是不喜欢说,倒也能理解。
    “好奇。”
    “你好奇我就要回答吗?”
    江琅炎眯了眯眼睛。
    楚芫心头一紧,总觉得对方这动作很摄人。
    但江琅炎也只是音色如常的说。
    “你会关心柳教授的安全问题,我可以帮忙。”
    楚芫一愣,这理由还真是让人拒绝不了啊。
    他无奈道:“一种品类挺少见的熊。”
    “具体。”
    他皱眉:“说了你也不知道。”
    “不重要。”
    楚芫手心被打得汗湿,“你为什么好奇?”
    他微微仰头,嘴巴自然的闭合,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无辜又充满求知欲。
    从小到大,从周围人对他的态度来看,他知道自己的外貌是有点蛊人的。
    所以在极少数的时候,他可能会借用一下,像现在一样,当武器使。
    而且效果似乎不错。
    江琅炎愣了一瞬,极细微的摇了下头,眼神在一瞬间变得迷茫。
    这个细微的下意识动作恐怕连他自己都很难解释究竟代表什么,他说:“因为兽耳很像我唯一的一个朋友。”
    “朋友?”楚芫咂摸这两个字。
    心里呐喊:大哥!!!
    不会认出来了吧?!
    尔后他又淡定,认出来应该不是现在这个反应。
    所以他是说了个拟人句?
    那个疑似别人家的宠物,一只未开化的野兽,是他的朋友。
    楚芫不知为什么,低着头,情绪不高。
    也正是因为他低头,所以没看见江琅炎的眼神。
    那眼神是……
    如果看见了会逃的眼神吧。
    江琅炎喉结滚动了下,“知道了。”
    “那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楚芫连连称好:“回去吧回去吧,我也要回寝室了。”
    他看着眼前人笔直修长的双腿,等它们迈开,消失在视线里,他松了口气。
    幸好他这个品种异常稀有,稀有到就算拿名字在网上查,都没任何介绍。
    应该不会出问题。
    这发生的一切都被站在稍远处的杜西看在眼里,听说顾温席要给楚芫当众告白,好一堆人从寝室里冲出来看热闹,她也是其中一员。
    没想到看到了更刺激的,顾温席也太惨了吧哈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白失利,不过也能理解,毕竟那可是身边从不站人的江琅炎。
    她亲眼看到顾温席被气走后,江琅炎又低头和楚芫说了好一通话才走,但他们说得小声,没听到说的什么。
    不过虽然没听到,但就光远远看着就很赏心悦目了,林荫树下两人亲近的站一起,夏日的风穿堂而过,吹起衣角发梢。
    等江琅炎走后她兴冲冲的跑过去,“楚芫,楚芫!”
    楚芫转过来就看见杜西兴奋的朝他跑过来,跟小狗看见狗骨头一样,他还觉得有点惊悚和奇怪,等杜西停下来,马不停蹄兴奋的问他:“你和江琅炎啧啧,什么关系啊。”
    他才明白这小狗看狗骨头的眼神名为:八卦。
    “没什么关系啊。”他抬脚往他那一栋寝室走。
    “扯淡。”杜西快步跟上他:“你是不知道这学校有多少人想和江同学套近乎,愣是一个都没成功,但是你居然大晚上和他并肩回寝室欸!这不是大学小情侣的基本操作?”
    “我晚上在学校对面的实验室兼职,他最近也在哪儿做实验。”
    “漏漏漏。”杜西摇头晃脑的摇头,还伸出食指左右平移的晃,一个同样否定的姿势,“你还是没解释清楚,为什么他就只对你特殊。你俩只是晚上待同一间实验室而已,他跟他同学接触的时间还更多呢。”
    说到这儿,她突然灵光乍现:“所以不会是大晚上的你们发生了什么吧?!”
    楚芫无奈的笑:“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连话都不怎么说,今晚也只是刚好谈事情而已。”
    这个解释就很合理了,但杜西的八卦嗅觉敏感,她根本不信!
    “真的?”
    “真的。”楚芫眸子清明,看上去不像在说谎。
    “好吧。”杜西丧气,刚刚说到江琅炎的同班同学,她突然兴奋联想到:“对了,我们下学期要重新分班对吧?!”
    分班意味着正式组队,两人要像连体婴一样一起上课,有些课程只来一个人还上不了,这样的上课模式别说在整个月朔大学是独一份,甚至在全星际也是少有的。
    因为战斗备用系是新兴热门专业,历史不长,只有少数的几个顶级大学开设。
    有的人很期待这种新鲜模式,但有的人怕遇见傻逼队友,所以很抵抗。
    但不管怎样,大家都很好奇和上心这个事,一有时间就在说。诸如“你想和谁组队?”“他愿意组队吗?”“听说XX想和XXX组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