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漠的“哦”了声,似乎一点不惧这个全校都害怕的人。
    没过一会儿,警察和医生到场,林治安被拉到医院,他俩被带到警察局。
    四个老师也是一分为二,一半去医院,一半跟着他们。
    深夜的警察局依旧灯火通明,大厅靠墙有一排长板凳。
    有人醉酒闹事,有人骂街打架,已经凌晨两点了,这里居然还热闹的很,吵得人脑子疼。
    楚芫趁没人注意他,偷偷溜出去了十五分钟。
    回来后,他提着一个小口袋。
    这时江琅炎坐在长椅子上,他双手抱胸双腿岔开,仰着头靠着墙,周围纷杂异常,但他很安静。
    这个时候的他比发疯时要顺眼很多,甚至联想到他之前被关在那么冷的房间里,还把手砸烂。
    有那么一丢丢的可怜。
    楚芫走过去坐他旁边,装模作样的“咳”了声。
    江琅炎头一动,看着他。
    他将小口袋递过去,随意道,“我给你买了些擦伤的药。”
    江琅炎没动,一直和他对视,也不知在想什么。
    楚芫有点恼了:“你到底要不要?”
    出乎意料,被呛了一下的江琅炎还是安安静静,敛下眼尾看了眼药包,没一会儿又把眼神放在他身上,像是在看什么稀罕物。
    那专注的眼神虽然不含恶意,但太直球了,毫不遮掩,让人有点坐立不安。
    就在楚芫恼羞成怒前。
    江琅炎上嘴皮碰下嘴皮,说:“我擦不到。”
    “什么?”楚芫一愣。
    他晃了晃受伤的右手,“你帮我。”
    这一次换楚芫愣得更久,直直的看着江琅炎。
    对方倒是没什么不适,和他对视,冰蓝色的瞳孔清透又漂亮。
    楚芫率先低下头,嘴唇抿直,“那你手伸过来。”
    江琅炎右手凸起的骨节处,全是血,但他好像根本不在意,活蹦乱跳比谁都健康,以至于没有人发现他还受了伤。
    此刻,他懒懒的靠着椅背,那漂亮的可以去做手模的手,就随意搭在一旁,猩红血迹像是给他化的战损妆。
    为了方便,楚芫直接蹲下来,他抽出一根白棉签,轻轻擦拭血迹,神情认真又乖巧。
    安静的治疗里,他的呼吸声愈加明显,因为要小心翼翼的控制力度,不可避免的紧张,一紧张,呼吸就加重。
    擦好伤口后再拿碘伏消毒,在楚芫记忆里,这道工序疼痛难忍,他想了想,还是没说出那句“有点疼,忍一忍哦。”
    他甚至都没抬头。
    但江琅炎的手指动得没动,仿佛不是他的手一样。
    楚芫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对方十分认真的看着他,目光晦涩难明。
    本就有点小秘密的他心里一紧,赶紧低头。
    “看我干什么?”
    “你帮我疗伤,不看你看谁?”
    楚芫嗤笑,“真没想到啊,我们的江校草还有这么嘴利的时候。”
    学校论坛里对他最多的评价就是,不好惹,不爱和人接触。
    江琅炎扯了扯嘴角,终于转头,将眼睛看向一旁。
    该最后一道工序了,医用胶带绕了一圈,两人指尖相碰。
    挺有意思,他俩也没多熟,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而且还是他主动的?
    算了,就当报答吧,在他还是纯兽型时,江琅炎对他可是要星星不给月亮。
    收尾工作,楚芫系了个不太好看的蝴蝶结,但这是他第一次照顾人,正是最有满足感的时候,所以完全一叶障目,并不知道他心里很满意的作品,在别人眼里看来可能丑爆了。
    江琅炎举起猪蹄一样的右手。
    ……
    楚芫起身去丢垃圾。
    一直坐江琅炎旁边的男生开口:“哥们,你真幸福。”
    “这架打得真值。”
    “不像我……”
    他自顾自的说起来,还带着泣音:“我对她这么好,还……还伤成这样。她为什么现在都不来看看我?更不要说包扎伤口了,我伤比你严重多了都没人关心。”
    “有人疼真是好啊。”
    江琅炎眸光动了动,没听懂这男子的胡言乱语。
    但他现在心情似乎还不错,又或者刚大动干戈一阵现在不想动了。
    所以居然忍了这人讨人嫌的叽里咕噜。
    “不过……”
    男生又看了看江琅炎猪蹄一样的右手,想要为自己找补的嘲笑话没有说出口,这位可是碘伏往伤口淋还面无改色的狠人。
    不过确实好丑。
    哈哈哈哈。
    楚芫丢完垃圾回来,凌晨四点,柳钗从门口进来,进到大厅就张望,她好像突然间老了十岁,楚芫眼睛一酸,“奶奶。”
    柳钗心里也难受,她走过来,没像楚芫那样快哭出来,而是问他俩吃没有,她带了点吃的。
    楚芫吃了晚饭,但今晚一通忙碌确实又饿了,于是坐在椅子上和江琅炎一块吃起夜宵。
    才刚打开外卖,一老警察就带着一小年轻走过来,作为案件其中一员,楚芫也要被调查,他带着夜宵一块进了办公室。
    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还原现场。
    凌晨一点,江琅炎发现冷控室的门怎么也打不开,端脑又没带进来,便企图暴力开门,惊动了报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