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及此,第二天一早,他交了意向队友的名字后,直接到了系主任的办公室。
    系主任虽然是超过25不到100岁的年轻人相貌,但看他的眼神和神态,已经像是快到100岁的中年人。
    他穿着修身西装坐在椅子前,手肘撑着桌子举着个保温杯,正吹着从保温杯里散出来的氤氲白雾。
    “报告。”
    “进来。”系主任将保温杯放在一旁。
    楚芫将帖子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重点突出了两个中心思想。
    第一是何背对他的故意伤害行为,他呈交了何背骂他的私聊截图,IP地址,以及找水军让大家一起骂他的证据。
    谁说只有肉.体伤害才是伤害?精神伤害也算伤害,这件事肯定不能以简单的恶作剧结束。
    第二是他强调,那张兽型照片他没有给任何人看过。
    潜台词,他的这些个人信息是从系主任你这里流出去的,看你怎么给个交代吧。
    系主任接过楚芫的端脑,一直没有表情的他此刻皱起眉,这个名为何背的同学比他调查到的还过分。
    他把端脑还回去,手肘搁在桌子上十指交叉,想了片刻最后缓缓道,“你放心,学校一定给你个交代。”
    楚芫点头,“那就麻烦老师了。”
    他走后,系主任给校长打了通电话。
    “我想给他做退学处理。”
    这件事往大了说是何背目无尊长,无法无天,他还是个战备系的学生,将来是要上战场保家卫国的。
    他今天敢偷跑进系主任办公室偷东西害别人,明天就敢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偷进上司办公室,窃取国家机密资料。
    但往小了说,何背同学已经深刻认识到了错误,反省之后,学校主要还是以“教育”为主
    所以处罚轻重,端看领导怎么想。
    校长沉默一瞬,“会不会太严厉了点?”
    对方也是刚考进月朔的新生,前途无量,就因为这个就要退学?
    “这得看他的目的。如果他偷进我办公室只是好奇,那我会从轻处罚。但他偷东西却是为了欺负另一个同学,性质极其恶劣。”
    系主任缓缓道:“我知道这个决定将会影响这孩子一生,所以这两天仔细调查了番,这孩子的品行也不太行。”
    那边安静一会儿,“行,那就按你说的做吧。”
    一学期结束,在这最后一天的中午,很多学生都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但今时不同往日。
    往日只有战斗系和战备系的学生在此刻肾上腺素飙升,紧张又愉悦,因为今天中午学校就能把配对名单公布出来,并不会拖到下个学期。
    这心情,堪比国家给到了年龄的纷发对象。
    往年只有利益相关的两个系学生会关心这件事。
    今年却是其它系和其它年级的学生都在好奇与关心。
    中午十二点整,楚芫登录校园网页。
    在上面看到自己和江琅炎的名字并排在一起,后面还跟着寝室号。
    他心情颇为轻松愉快。
    然而除了名单,后面紧跟着的还有一份退学通告,上面简述了全部事件,最后予以何背开除学籍的处分。
    他诧异的又看了两遍,倒是没想到如此严厉。
    论坛里瞬间炸开。
    “我就说怎么一下有那么多骂楚芫的,原来是有人故意捣鬼,好恶心。”
    “不是,他图什么啊?”
    “你们怕是不知道吧,何背非常嫉妒楚芫,在我们班没少说楚芫的坏话,但大家都当他放屁。”
    “哈哈哈可他就是没楚芫好看,也没江XX和顾XX那样的追求者,气不气,气不气?”
    “何背:谢邀,已经气死了。”
    “退学活该。”
    “欸等等,江XX算追求者吗?”
    “不算吗,你看他对谁还这样?”
    “嘶。”
    “何背的嫉妒不冤。”
    “不冤是不冤,但是害人就不行了。”
    “就是。”
    一个名叫小洋菊的用户说,“原来楚芫爱慕虚荣是假的,我晕,骂错人了。”
    “骂错人了所以不道歉吗?”
    小洋菊也不知怎么的,就要唱反调:“但我确实听过有人说他是大少爷,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他爱慕虚荣吹的牛?”
    “大家说楚芫像大少爷,是因为他长相气质像,又不是人自己吹牛吹出来的。”
    “就是,楚芫的衣服虽然很普通,但从不穿假名牌,不能说人家把地摊货穿出高奢的感觉就说别人爱慕虚荣吧?”
    “既然是误会,随便说个不好意思就行,其实也不怪你,怪何背。”
    某个寝室,某个ID为小洋菊的男生一下被训到脸发红,但他不想道歉,而是愤愤不岔道:“就算他爱慕虚荣是假的,成绩差总是真的吧?能力者中的废物总是真的吧?”
    楚芫看到一半,突然想起下午还得搬寝室,他便站起来收拾,收拾完就将东西搬过去。
    新寝室是学校单独给他们修的楼,离教学楼和食堂都很远,靠近后门,处在学校边界,但是格外的新和漂亮。
    楚芫一走进新寝室,眼神瞬间就放亮了。
    新寝室居然比原寝室大四倍,空旷又明亮,让住惯了小房间的他视野一下开阔起来。
    北面有两张并排的床,中间隔了一个床头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