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就论坛这事聊了几句。
    杜西简直太好奇了:“江琅炎真的一分钱都不要?他看上去不像那么乐于助人的人啊?”
    楚芫说:“奶奶说他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虽然我也没帮到什么。”
    杜西震惊:“什么事还能扯到救命之恩上去?”
    楚芫便说起他上学期在绿源生物科技发生的事,比帖子里的爆料更详尽,更爆炸。
    杜西听完后整个人都懵了。
    “我天,居然这么刺激!”
    “宝贝,你的大学生活才叫多姿多彩。”
    她的大学生活哪叫多姿多彩啊,就是爱玩罢了,跟楚芫一比啥也不是。
    “希望下学期别这么‘多姿多彩’了,我想安静读书。”
    杜西知道楚芫的性格,连忙安慰:“不会的不会的,你看啊,江琅炎又罩着你,虽然你说他是为了救命之恩,但我觉得不止,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有他在,顾温席不敢来骚扰你,你现在又没打工的烦恼了,我的宝以后肯定是开开心心读书的。”
    楚芫发了个嗯嗯点头的Q版小白狗过去。
    “对了。”杜西问起自己最想问的问题:“那无毛的小东西真的是你的原型吗?不是你在网上随便找的图片?”
    楚芫乖乖道,“交给老师的东西,我不敢撒谎。”
    杜西一个大震惊:“你真的觉得那玩意儿可爱吗?”
    “嗐。”楚芫叹气,很快打字道:“那只是我刚出生的样子,后来很快就长毛了。就……”
    他破罐子破摔:“就跟黑白色的小狗一样。”
    “又像狗又像熊,反正不难看。”
    杜西想象了下,毛茸茸的小狗狗或者小熊熊,确实不会难看。
    她更好奇了:“那你为什么要交那张照片上去?”
    这话算是戳到楚芫心坎了。
    他凝神想了好几秒,最后说:
    “因为我不想有个人认出我,他认识我的纯兽型。”
    “你在这学校还有认识的啊?有仇吗?”
    “有冤吧,我觉得我对不起他。”楚芫说。
    嗝。
    今天的聊天简直震碎杜西的世界观,她感觉自己知道了好多不得了的秘密。
    “那你有没有想过道歉呢?”
    楚芫暴躁的揉了把头发,把自己弄炸毛:
    “我如果敢的话,就不会隐藏自己的纯兽型。”
    “好吧。”本来杜西还挺好奇楚芫的纯兽型是什么。
    但聊到这儿,她懂事的不继续问了。
    只是说起黑白色像小熊的小狗,就莫名让她有种熟悉感,但她也确实想不起来,在哪个地方看到或者听说过。
    之后两人聊起快开学,杜西说她准备带些东西去学校分给同学,队友,也给楚芫带了份。
    这倒是提醒了楚芫,快开学了,要不要给杜西和江琅炎带点东西?
    短暂的寒假很快过去,大学生们纷纷开启了返校之路。
    楚芫带了换洗衣物和一袋雪梨上了飞船。
    这个雪梨是他上网查了好久,决定给两人带的礼物。
    因为这雪梨又白又大,汁水甘甜,咬一口香甜清脆,是这个地方的特产。
    虽然江淮区也有,但江淮区也是从贫民区进口的。
    而且也不便宜,他挑挑捡捡买了三个就一千多块。
    在这趟旅途中,他最期待的就是看到江琅炎,可他却不知道,江琅炎并不想看到他。
    另一条航线,一艘从帝星飞往月朔星的高级私人飞船。
    这飞船里面不像平常那种,挤满着座位。
    更像栋别墅,有客厅沙发厨房泳池。
    还有来往的,训练有素的佣人们。
    在这些来往忙碌的人里,只有一个人没有活干。
    他比他们年轻很多,穿着明艳的衣服,窝在客厅中心的沙发里,单手搭在屈起的膝盖上。
    在光影的一片阴影与亮色里,他的五官更加立体,利落分明。
    佣人们不敢走他面前过,更不敢出声打搅他。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赫然躺着楚芫的生平。
    上面还有张楚芫在帝星时的一张照片。
    在奢华至极的白色宫殿内,灯是水晶做的,汤勺是银子做的,地板亮的反光。
    富豪太太们戴着华贵珠宝,优雅的与人聊着天。
    男人们也在高谈阔论,一看就是些成功人士。
    那些市面上被炒到天价的食物,在这里面随处可见。
    但他们甚至不屑看一眼,而是忙着自己的交际。
    穷奢极欲,极尽名利场。
    然而扫眼一过去,这张照片里最亮眼的竟是一个小男生。
    他的穿戴或许没有名媛们那么夺目。
    但是他笑时的样子,从眉眼到唇角,都非常自信快乐。
    过了很久。
    江琅炎伸出手,将那张照片捏在手里,反复端详。
    第24章
    江琅炎到寝室时, 楚芫正坐在桌子前,单手支着下巴,看着桌上的三个大白梨。
    他进门发出了一些响动。
    楚芫眼睛一亮, 快速起身跑到门口, 扬起一张笑容满面的脸:“好久不见!”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张笑起来灿若琼花的脸。
    但江琅炎能。
    他掠过楚芫, 径直的走进去, 弯腰放行李,就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