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半天,他们就跟从汗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浑身乏累酸软。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下了课,大部分队友两人, 相互搀扶着去了食堂。
    江琅炎一般不会去食堂吃饭, 但今天突然想睡个长点的午觉,便去了。
    食堂里人多,他打好饭,慢悠悠的转身, 不经意的抬眼间, 看见了楚芫。
    对方确实很显眼,这食堂位置那么挤,就他那一小片是真空的,空了好几个位置。
    他脊背单薄,低头吃饭的样子,吃得很香。
    想想昨天他俩的氛围,江琅炎一阵头痛, 刚抬脚要走, 转眼又看见了杜西。
    杜西就在他面前, 弯着腰, 拿餐盘挡自己的脸, 什么都挡不到, 还各种偷袭逃跑的样子要绕开楚芫。
    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想不注意到都难。
    大概看了一秒,江琅炎就知道杜西是故意躲着楚芫的。
    如果是别人都还好,但这个女生他记得,是楚芫很要好的一个朋友,再加上楚芫那消瘦单薄的背影。
    他脸一沉,上前站在人背后,冷淡的“喂”了声。
    杜西吓得肩膀一抖,端着餐盘转过来,一脸尴尬的:“嘿嘿,江同学你好。”
    江琅炎下巴一抬,示意着楚芫那个方向:“怎么不跟他一起吃饭?”
    “你不知道吗?”杜西压低声音靠近他,神神秘秘道:“上学期顾太子说了,不让我们任何人和楚芫说话。”
    江琅炎挑了下眉,没忍住的嗤笑了下。
    来了,来了。
    杜西心里尖叫道:这不把顾太子当回事的样子,好他妈帅!
    不过她面上还是一片对顾温席的忌惮与尊敬。
    江琅炎又说,“你昨天不还是和他聊的好好的?”
    杜西迟疑了下,微妙的看了江琅炎一眼,又耷拉下眼神。
    江琅炎耐心耗尽:“有话就说。”
    “这不是……你昨天和小楚芫的训练不太默契嘛。”杜西闭了闭眼睛,下了剂猛料:“然后那边觉得他又可以支棱了,我就又被警告了下,现在不就不敢了嘛。”
    说完这句话,杜西的心脏狂跳,其实她今天没有收到警告。
    是她刚刚看到江琅炎盯着楚芫看了许久,又不愿意过去,才想出来的昏招。
    如果江琅炎一点都不在意楚芫,那当她一通演戏全白搭。
    而且她也不算完全说谎,现在全校绝大部分的人,为了不触顾温席的霉头,还是能避就避,只有她和他们班的几个同学会和楚芫说话。
    杜西注意着江琅炎,好在他一直看着楚芫,没注意到自己的表情不自然。
    江琅炎颔了下首:“知道了。”
    潜台词:你走吧。
    “好嘞。”
    杜西麻利的溜掉。
    走至一个拐角,即将转弯时,她端着餐盘,微不可察的转了下头。
    视线里,江琅炎径直往楚芫那方向走去。
    她扬了扬嘴角,这才真正走掉。
    楚芫正高兴的吃着营养液,对面光影突然一暗,坐下一个人。
    他嘴里的动作放缓,扫了一眼对方。
    江琅炎的头肩比例很好,所以怎么穿衣服都好看。
    日光打着他的肩头,格外耀眼。
    他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江琅炎抬了抬眸,好笑道:“这会儿只有我愿意和你吃饭,你还对我翻白眼?”
    不提还好,一提这茬,楚芫脾气就有点炸,“那你也不要坐这里啊?”
    他的眸子比平常更水润了点,看起来不像是哭了,但肯定是委屈的。
    江琅炎噤声。
    楚芫这一吼,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兴奋:卧槽,劲爆啊!
    这两位可都是学校里的红人,他俩之前是怎么组队的,这件事他们能说四年。
    至于组队后的生活,大家也很好奇。
    也不知多少人竖耳留心着这里。
    只听过了没几秒。
    江琅炎不太高兴的说。
    “又不是我惹的你。”
    嗯,怎么说呢。
    虽然语气是不太高兴。
    但就是微妙,非常微妙。
    上一个这样语气跟江琅炎说话的人,下场如何了?
    可能已经死了吧。
    楚芫不可置信:“你还说?”
    那双睁圆的眼睛似把剩下的话补充完:你还说不是你惹的我?
    那是谁把他的话当放屁的?
    是谁?
    江琅炎也是没脾气了,一副摆烂模样欠欠的。
    “你是不是真要比我们俩谁更缺德?”
    楚芫被他唬住,警惕的看了对方一眼:“你什么意思?”
    江琅炎没答,而是看向桌上的营养液,“你先吃饭。”
    他这句话说得挺温柔。
    楚芫对他是有点吃软不吃硬,闻言真的低头认真的吃起来。
    小口小口的,还蛮乖。
    偷偷竖起耳朵的众人:哦呦。
    有点刺激,又不那么刺激。
    这就完了?
    吃完饭,两人回到寝室。
    一进门,楚芫就在身后迫不及待的问,“你凭什么说我缺德?”
    江琅炎慢步往自己的床走,楚芫就绕过来,堵到他面前。
    这个小动作恐怕连楚芫自己都没注意到,有点任性,更是完全不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