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时,他察觉自己的眼尾被人轻轻碰了碰。
    然后江琅炎就放开了他,语调轻巧的:“我又没说你什么。”
    他转身踱着步,眼睛四下搜索,在床上找自己要穿的衣服。
    今晚的楚芫,该聪明的时候愚笨,不该聪明的时候脑子又转得飞快。
    这是奠定他今晚犯傻的重要原因。
    他现在就敏锐的觉得,江琅炎前后两种态度变化。
    是因为看到他哭了。
    不然为什么要摸摸他的眼尾,为什么找那么久都没找到衣服?
    这是他今晚唯一聪明的时候,也是他不该聪明的时候。
    因为想明白江琅炎的态度变化,他心脏那块儿又是酸酸的。
    如果是平时,他会觉得,江琅炎人真好,我以后要对他一样好。
    但偏偏就是今天,情绪压过智商的一天。
    这一天里,他有想过,为什么他的家人还不如一个江琅炎对他好。
    为什么?
    人不能钻牛角尖,越钻,情绪会越上头。
    情绪上头时给脑子下达指令的就是情绪,不是智商。
    比如现在智商就很不明白,情绪为什么疯狂在说:我想江琅炎抱抱我。
    他在原地站了很久,突然开口:“我想你抱抱我。”
    小小声的,有点嗲,也有点娇。
    “什么?”江琅炎正在穿长裤,闻言转过身。
    一般在男生寝室,有室友这种语气说话,还是这么令人吐槽的内容,早嘲笑开了,说不定还会阴阳怪气的模仿。
    江琅炎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让他听着烦的,直接丢出去都有可能。
    但他既没丢人,也没嘲笑,而是快步走到楚芫面前。
    仔仔细细观察了下他。
    确实和平常不一样。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而楚芫的眼神还在催促他。
    那么乖。
    在催他抱他。
    江琅炎伸出手。
    楚芫往前蹭了两步。
    不管是谁提出的拥抱,从动作上看,这个两人都很主动。
    江琅炎比他高了大半个头,轻轻搂着他。
    楚芫嘴角勾了勾。
    他的胸膛都是肌肉,并不夸张,但也不是那种浮的肌肉,一看就很有力量。
    他的腰比肩膀细些,抱着的手感刚刚好。
    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
    楚芫手指不安分的四处敲了敲,果然如他期待。
    抱抱后真的一股安全感。
    唯一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皮肤居然是滑滑的?
    江琅炎在他的头顶开口。
    “受欺负了?没事,我帮你摆平。”
    楚芫没说话。
    过了会儿,江琅炎又轻轻捏了捏他的脸。
    “不信?”
    谁敢不信啊,全校最不能惹的就是你了。
    楚芫手里又抱紧了下,他说:“没被欺负。”
    “那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楚芫咬了咬唇,说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
    “就想抱抱。”他恶声恶气道。
    “好。”
    江琅炎轻笑,又揉了揉他的头。
    大有一股随他抱的慷慨。
    ……
    第二天,楚芫从床上醒来。
    昨晚的记忆慢慢回笼,他倏得眼睛睁大,然后双手抱头。
    啊啊啊啊啊啊。
    !!!!!!!
    他都干了些什么!!!
    昨天也没喝酒啊。
    第32章
    直到了校门口, 楚芫都一直是恍恍惚惚的状态。
    今天是期中考试的第一天,学校要把他们投放到一个赤地沙漠。
    所以现在就在学校门口等着,等校车送他们去飞船台, 再坐飞船到赤地沙漠。
    这可是第一次和班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去别的星球执行任务。
    即使老师说很苦很累,但至少现在,他们都很期待,所以三五成堆的挤在一起, 叽叽喳喳的聊他们会去哪儿, 会碰见什么,兴奋的很。
    楚芫为了不跟江琅炎说话,刻意的站他身后。
    杜西悄咪咪蛄蛹过来时, 就看见两个人跟陌生人一样。
    她朝楚芫疯狂挑眉:怎么样怎么样?进展如何?
    楚芫幽怨的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我昨天都干了些什么……
    但他不会给杜西说的, 一说, 她的脑子就会想歪,接着起哄, 最后再拿兴味的眼神看着他和江琅炎。
    他都摸熟这一套了。
    杜西愣了愣,虽然楚芫没说话, 但从神情来看, 似乎进展的不太顺利?
    她秀致的眉眼皱起, 开始后悔起来。
    她怎么就敢肯定江琅炎对楚芫是特殊的呢?
    万一他就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格, 对楚芫的那一丝丝好感, 根本抵不了被骗的愤怒。
    那会大开杀戒的吧?
    完了,她会不会害了楚芫?
    毕竟是她建议楚芫道歉的,而且信誓旦旦说, 他肯定会原谅你。
    她真的是越想越急。
    就在她焦急如焚时, 老师开始叫大家上车。
    她一抬头, 亲眼看到。
    江琅炎转回身, 见楚芫还在低头玩端脑,便伸出手在他的头顶揉了揉,指尖没入柔软的发丝,“走了,还在玩。”
    那亲昵的姿态。
    那温柔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