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同学慌忙的跑过来。
    司机也着急忙慌的下车:“这为同学冷静一点,我保证,我们再也不捉弄你们,我们立马走。”
    路德渐渐有点回神,他往四周看了一眼,一群人又急又惊恐,不敢出声。
    唯一一个有胆子问的,又站在一边懵呼呼的。
    他咽了咽口水,只好自己问:“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你老师!我对你做的只是恶作剧,你看看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江琅炎轻巧道:“你不是我的老师,你只是对我有恶意的陌生人,你既然能把车开到这附近,那就带我们去你的飞船。”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
    我去,还可以这样?玩得有点大啊!
    一脸焦急的四人脸上全是隐秘的兴奋。
    这法子可行!
    我们没想伤老师,我们只是在规定情境下“求助”了陌生人。
    “你威胁我,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平民?”
    他还想挣扎一下,似乎在说:小同学,可别玩砸了。
    楚芫忙道:“你又怎么证明你不是罪犯?你刚刚可是亲口承认过你对我们不怀好意,我们自卫还不行吗?”
    “而且你不能撒谎说自己没飞船,把沙地车都开来了,要是没飞船你骗谁呀?”
    杜西补充道:“我们去的也不是老师的飞船哦,是借住一下你这个陌生人的飞船。”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路德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感觉他不答应,这人真敢动手,他只好道:“行,如你所愿。”
    江琅炎轻佻的笑了笑:“别想耍花招,你打不赢我。”
    他身上有一种淡然自若的阴狠。
    路德想起了三不管之地的亡命之徒,不过那些人可没江琅炎这诡异的能力。
    他无比庆幸,江琅炎是个根正苗红的学生。
    “我不会耍花招,你放心。”
    一群人来到飞船上。
    当众人踏进这里,看到很有现代感的舱门和明亮的灯光。
    有种久违了的兴奋感。
    “我天,原来真可以这样。”
    “我要爽死了。”
    “欸?那别的人不是要气死了?”
    听到这句话,路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那也要能打得赢我才行。”
    “不过我可得说,能给你们住的只有三间房。”
    江琅炎轻轻推了下楚芫,“去选房间。”
    楚芫走路都是飘飘然的,很快选定一间。
    接着杜西和真真一间,他们的队友一间。
    六个人很快选好,路德哼了声,转身离开。
    看到这些现代化设施,干净的床,明亮的地板。
    楚芫突然觉得浑身痒痒的,想洗个澡。
    他出门找路德要了俩套干净衣服。
    路德盯着他的眼神很不善。
    楚芫低头腼腆的笑道:“或许,你也打不赢我?”
    路德简直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一个能拉住马力开满的沙地车的男生,同样恐怖。
    他沉着脸,给楚芫拿了俩套干净的衣服。
    楚芫回房间后甩了一套给江琅炎,“给你要的。”
    然后美滋滋的进了浴室,扫了眼浴室的构造,明明和学校寝室差不多。
    但他就是开心,看见淋浴开心,看见水池也开心。
    他打开淋浴,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澡。
    或许是乐极生悲。
    他在洗完去拿浴袍的瞬间,滑到在了地上。
    “啊!!!”
    “怎么了?”外面很快响起江琅炎的声音,把手被人拧了一下,但似乎是顾忌什么。
    外面的人没进来。
    楚芫趴在原地,又羞又囧,忍不住哼哼,真的好疼啊。
    他试图自己爬起来但真不行,只好说:“我摔了一下,爬不起来了,你进来帮帮我。”
    话音刚落,江琅炎拧开门。
    第34章
    楚芫将脸埋进手臂里, 鹌鹑似的躲着。
    他感觉自己被什么柔软质地的东西包裹着,接着身体腾空, 被人抱了起来。
    倏然腾空,他惊呼了一下,突然瞄到江琅炎的侧脸。
    深邃英挺,居然这个角度也好好看。
    只看了一秒,他又丢脸的低下了头。
    接着他感觉自己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刚一躺下。
    他就哎呦呦的哼起来,五官都要皱在一堆了, 看上去非常痛苦。
    “怎么了?”江琅炎僵在原地, 放也不是, 松手也不是。
    楚芫忍着疼,自己翻了个身, 爬到床上, 脸埋进被子里,闷声道:“腰扭了, 脚也扭了。”
    其实他还有一点没好意思说,屁股也好疼。
    江琅炎无奈,有点没搞懂,这笨呼呼的小狗是怎么能钳制住盛怒之下的他。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厉害又这么笨得敌人都想rua两下的生物?
    正无奈间,他瞥了眼床。
    尽管楚芫腰上围了条毛巾。
    但依然可以看到大面积白皙嫩滑,肩线流畅的背, 腰那里陷下去, 屁股又都是肉。
    毛巾虽然盖着,但松松垮垮, 显得我欲盖弥彰。
    他喉结一滚, 视线立马滑开, “我去找他们拿药。”
    楚芫还趴在床上各种作斗争,“好。”
    江琅炎出去后没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语调客气又疏离的,“能自己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