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侧身往旁边转了转,尽量不去看楚芫,而是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道:“谁叫你一直说我?”
    “那你就说要亲我?”楚芫瞪着眼睛。
    “不然呢,打你吗?”
    江琅炎语气太理所当然,以至于楚芫都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他只好点头,软绵绵的。
    “好吧。”
    当天晚上,他俩躺在床上各自玩各自的。
    楚芫舔着唇,玩着端脑里的小游戏,在收到江琅炎的消息后,他立马退出了游戏。
    江琅炎居然对下午的事,做出了郑重的解释。
    大概意思是,他幼年时期的那些同龄人,是能力者或半化人的,会被他震慑,不敢靠近。
    是普通人的,又被父母教导着事事奉承他。
    所以他一直期待有一个朋友,却又一直没有。
    今天楚芫说起大贵族那件事,他知道是玩笑话,也因此打闹得很开心。
    楚芫这种大方自然的态度对他,其实他很快乐,感觉找到了真正的朋友。
    就是最后,他光想着不能动手,所以脑子抽了。
    楚芫表示理解,江琅炎一看就是光动手,不动嘴的那种,一下要他动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但他只想着解释合情合理,从没想过行为合理不。
    都在一间房间,为什么不用嘴说,要用文字交流?
    甚至按照江琅炎本来的性格,他都不屑多余去解释。
    甚至在最早最早时,江琅炎不乘势继续调侃他,而是一副很娘的说,“谁叫你一直说我?”
    这种种,是不是不太合理呢?
    可惜楚芫这时没有狗头军师杜西在旁边,他现在也不爱把这些事讲给杜西听了。
    就她那八卦劲儿,啧,没有都被她说成有。
    所以他只能兀自烦恼,江琅炎开玩笑说要亲他后,他就一直在舔唇。
    对方的解释合情合理,他却有点奇怪啊。
    不过他不能让江琅炎看出来,所以他很正经的回。
    “知道啦。”
    “我没在意的。”
    “我的兽型很罕见,比起你们泊都栗泗的雪狼都要罕见的多,甚至比你们的历史还要古老。在神话书里都是有原型的,确实很厉害,但就是很难觉醒,所以几近灭绝,就连我了解都不多的。”
    江琅炎把楚芫的前两句话看了又看。
    看到那句“我没在意的”还发神,以至于一直看不进最后一句话。
    就算看进去,也不想思考。
    大概很久之后,他的大脑才接收到讯息,楚芫在回答他之前好奇的问题。
    他没见识过这种物种,所以他就细致的解释给他听。
    直到这时,江琅炎才有点回神,带了点脑子的想,楚芫的物种肯定来头不小。
    不过他回复后,楚芫已经睡着了。
    他也只好放下端脑。
    这时月至中天,正是一天最冷的时候,但他却很热,而且脑子一片清醒。
    第二天,校园路旁,一套石头做的桌椅面前。
    路德被两人叫过来,听到楚芫也想去蓝湾。
    他气得差点半兽型都要变出来,“我们是去做任务,会死人的!不是去玩!”
    眼看楚芫刚想说话,路德先声夺人,他双手做了个停止姿势,嘴也在说:“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你能打赢我?”
    楚芫说话的动作顿住,他确实想这样说。
    路德一哼,“我就猜是这样,我承认你确实有点东西。”
    “毕竟我也不能拉停一个开足马力的山地车。”
    “但我们去的地方,吃人肉喝人血,人均八百个心眼,你被骗了还帮人数钱。”
    在一旁懒散坐着的江琅炎眉梢一挑,突然坐直。
    他想看看,楚芫会不会用同样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不会被骗。
    然而楚芫只是不太高兴道,“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会不会被骗?”
    “你的气息不会出错。”
    楚芫冷冽的笑了笑。
    他本来是很乖的长相,做这种冷血表情不违和,反而意外带感。
    “我杀你时,我的气息也在同你问好。”
    路德眯了眯眼,如果楚芫说的是实话,那确实有可能会成为杀手锏,因为他很容易让人放下防备。
    “不过你能确定你敢杀人?”
    “只要是危害我们国家的罪人,有什么不敢?”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回去向上级请示一下。”
    路德要走,江琅炎便说要送他,让楚芫先回去。
    楚芫乖乖道好,真就回去了。
    路德却觉得这人实在太不怀好意。
    果然,在快出校门时,江琅炎冷不丁的说:“他不去,我也不去。”
    路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一眯,恶狠狠道:“我们出行的任务危险,你真舍得带上你的男朋友?”
    “真有危险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反正比你安全。”江琅炎慢吞吞的道:“还有,我俩不是情侣。”
    “放屁,不是小情侣能这么腻歪?”
    最近刚刚想通楚芫是他最重要的朋友的江琅炎,心情比较愉快,没有理会路德的抬杠,而是笑眯眯的炫耀:“他是我朋友啊,难道你没朋友吗?”
    路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