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路德的开心,其他人就尤为失落了。
    林雯:……
    楚芫回学校后,哪也没去就先回了寝室。
    他要第一时间告诉江琅炎这个消息!
    结果寝室没人!竟然没人?
    发消息也不回。
    他抿了抿唇,有点着急。
    江琅炎在大学里又没朋友又不爱参加社团,能去哪儿?
    关键是他还不回自己的话。
    他拿出端脑,指尖随意划拉,随便看了看各种群消息,没想到还真被他翻到了。
    有人说:
    江琅炎在被人告白。
    第40章
    楚芫挑眉, 好事啊。
    杜西说,因为他的原因,大家都不那么怕江琅炎了。
    甚至现在还有人给他告白。
    希望有一天, 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江琅炎的好。
    他继续在群里,看到这句话一下炸出很多人。
    “勇士啊。”
    “操, 谁?”
    “不知道, 但我拍了视频。”
    “给我看看!!”
    “我也要我也要。”
    “不, 我怕被打。”
    “???”
    “兄弟你他妈钓鱼的吧?”
    “不是兄弟,我真有,但真怕被打。”
    楚芫勾起唇角笑了笑,找到这个人,私聊。
    “你好,视频能发我一份吗?”
    “别问了不发不发!已经删除了!”
    过了十秒,那边可能看到了他的群昵称, 震惊道:
    “我操?!你是战备系的楚芫?”
    接着对方赶快甩出一个视频:“真只发给你一个人,然后我就删了。”
    “绝对不会乱传播的,你放心!”
    “好的,谢谢。”
    楚芫点开视频。
    日落西斜, 橘色阳光不仅给学校染了一层暧昧的颜色, 也凸显了江琅炎优越的骨相。
    他侧身站着,单手插兜,微风吹着他的额发与衣角。
    他不凶人的时候是真的很有少年感, 也是真的很好看。
    给人感觉是那种, 学校里很受欢迎的学长。
    尽管他现在是学弟。
    站在他面前的是个穿白裙子的女生,黑色直长发, 很素净的一张脸, 很漂亮。
    放在外面应该也是有很多人追的那种, 但女生这么好的条件,在跟江琅炎说话时,还是很期期艾艾和紧张,似乎不敢开口。
    不过江琅炎似乎很温和的看着她。
    不知为何,楚芫的心一下就提起来。
    他甚至放大视频去看江琅炎的脸,确实温和。
    而女生似乎也注意到江琅炎的态度。
    她受到了鼓舞,垂在身侧的拳头攥紧,深吸了一口气:“江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楚芫坐直身体,聚精会神的去看江琅炎的反应。
    却没想他警觉的很,头一抬,一下就往偷拍人这里望过来,眼神十分锐利。
    楚芫感觉就跟自己被狠狠盯了一样,胸腔那里酸酸的。
    视频突然中断。
    也不知道江琅炎的回复是什么。
    楚芫眼神松散,突然发散的想,他知道学校里的那些人为什么怕江琅炎。
    因为那些爱打架的人,性格多半猴急。
    但江琅炎情绪就一直很稳定,他收拾人的时候不会气得大喊大叫,而是一种漠视。
    脱离文明社会,贴近上古时代,像高级物种对低级物种的,收拾你不需费工夫的那种漠视。
    正是这种漠视,他们怕江琅炎。
    可楚芫也很明白,江琅炎对自己人很温柔,对恋人肯定更温柔。
    一想到这,心情更不好了。
    正巧这时,江琅炎回了消息:在外面,马上回寝室。
    楚芫磨了磨牙,又开始想江琅炎的性取向。
    星际世界民风开放,同性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双性恋还是占大多数。
    所以,大概率是喜欢女生?
    他揉了揉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肯定累着了。
    一连过了三个测试,所以现在才会浑身不舒服。
    他起身,没骨头似的走向床边,猛得跌进床里。
    刚好这时江琅炎回来了,心情还挺愉快,“回来了?过测试了吗?”
    楚芫头朝下,埋进被子里,闷声道:“嗯。”
    江琅炎笑道:“过了还不高兴啊?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实验室又寄过来一批笋,给你整个全笋宴。”
    “不去。”楚芫语气还是恹恹的。
    他想,要是江琅炎主动说起告白这件事。
    那就是把他当朋友,他就打算不再郁闷了。
    结果江琅炎只是走过来,手往他的发尾撩了撩。
    他发尾那里都被汗打湿了。
    对方可能就是想到这,所以说:“累了?好吧,那今天就不出去了。”
    楚芫:……
    他立马翻身起来。
    江琅炎唇角扬了扬,“又要出去了?”
    楚芫没理他。带了一套干净睡衣进浴室,打开花洒开始洗澡。
    洗完澡后也是径直上床睡觉。全程都没说话。
    江琅炎以为他是累了,结果第二天还是这个反应。
    第二天上午是古代历史的大课,还是那个头发花白的老教师。
    楚芫和江琅炎紧邻挨着坐,都是手撑头的懒散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