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本人:……
    楚芫笑了笑,“他们都这么说我,可能我脾气比较好吧,对了,我昨天看见一个长得挺好看的人。”
    他形容了一下金池的长相,“你知道他吗?”
    “是个研究员,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楚芫点点头,然后就看到小蒜一脸兴味的看着他,“怎么了?”
    “刚说完你老实不会骗人,结果你转头就好奇别的男人,你还有男朋友!”显然,小蒜以为楚芫好奇金池是因为长相。
    就让他误以为是长相好了。
    楚芫眨了眨眼,理所当然道:“对啊,我们gay都是颜控的。”
    他不自然的舔了舔唇。
    我们gay。
    嗯,说得好熟练。
    这时玻璃大门打开,一个带着金色镂空面具,穿着常服但气质出众的男人进来了。
    楚芫猜他就是赫山,比他想象中要年轻点,他还以为是那种纹着纹身的花臂大哥,这么一看还挺温文尔雅的。
    不够楚芫一看到他的面具就出戏,感觉不是斯文,是斯文败类。
    见赫山朝他走过来,楚芫低头。
    赫山问,“你是江元的男朋友?”
    江元是江琅炎用的假名字,楚芫点头,“嗯,老板好。”
    赫山的声音也不是粗鲁那一类,很和气那种,“好好干,你男朋友很有前途。”
    楚芫心想有前途那你倒是给他安排核心业务啊,光画饼有什么用?
    不过他心里吐槽归吐槽,还是抬起头笑道,“我们会的,老板,能进来内环,我和我的男朋友都很感谢你。”
    他说完这句话后,赫山没有回他,而是细细的看着他。
    带着面具的脸就露了嘴巴鼻子和眼睛,那眼睛注视着哪儿,真的很明显。
    楚芫差点被他看得起鸡皮疙瘩,难道他易容暴露了?
    不能吧。
    然后他听到老板说:“你的眼睛很漂亮。”
    “噢。”他带点尬笑:“谢谢老板。”
    “你以后来收拾我的办公室。”
    “……好的老板。”
    晚上回到房间,四人视频。
    楚芫说起这事,他也觉得奇怪。
    像赫山这种人,不会无缘无故说‘你眼睛很漂亮。’
    果然,林雯在听完这句话后,反问楚芫:“你对他没有一点熟悉感吗?”
    楚芫摇头:“完全没有。”
    “可是男人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和你眼睛很像的那个人,一定在他心里很重要。”
    楚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还叫我明天去收拾他的办公室,我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第45章
    江琅炎因表现优异, 直接越级进到研究部的中级组。
    他离偷到快乐纸的研究资料和找到行山只差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之遥,也不知道要花几个月才能完成,不过他待在这里,也不算没有收获。
    中级组最近有一个任务, 是要研究出一种迷药木仓, 不仅要迷昏十头大象, 还要见效快, 射速快, 准头高。
    他们准备去捕获城南的一个能力者。
    一直以来,大部分普通人对能力者都是畏惧加尊敬的。
    但也有少部分丧心病狂的, 他们想要做人体实验,想要明白能力者或半化人体内基因的秘密。
    他们幻想着, 弄懂这些秘密, 他们自己也可以质的飞升。
    城南一头黑白色的熊就是他们的目标, 这个能力者一直以纯兽型示人。
    不过来紫曜之洲的人都有点自己不能说的秘密, 不奇怪。
    他们盯上这头熊是因为这头熊特别寡, 没有一个熟人或朋友, 而且熊还善良, 不愿轻易发狂伤到周围的普通人, 这限制了她的战斗力, 更是下手的好目标。
    江琅炎在会议上知道这件事时,怒气值飙升, 这完全是反人类的。
    尤其他们意图谋害的熊, 简直是放大版的楚芫,这叫他怎么不气。
    他旁边的同事手肘怼了怼他, 嬉笑道:“看傻了?”
    江琅炎凉薄的勾起嘴角, “确实没看过这种种类, 挺可爱的。”
    “那可不是?这头熊来这里已经两年了,之前我们就下手过一次,对方战斗力贼高,我们一共去的三个人,回来都是半死不活的。”
    那人狠狠道:“这次一定不会在出错了。”
    ——
    江琅炎回员工宿舍时,满身怒火。
    楚芫本来是趴在床上,拿着端脑和小蒜套近乎,看到他这样子立马关心道:“谁惹你啦。”
    “给他们一起说。”
    江琅炎立马给林雯和路德打了通电话,说起‘瘾’丧心病狂的实验。
    楚芫就在旁边听着,愤怒握拳:“我单知道他们不干人事,没想到这么没下限!”
    这还只抓两个人干嘛?把这群犯罪的一起抓了得了!
    林雯像是知道他俩的顾忌,立马道:“你们放心,我都安排好了,等我们把赫山和行山这两个头脑抓住,剩下的小鱼虾会有大部队来负责。”
    她冷声道:“一个都逃不了。”
    之所以现在大部队不来,是怕人多嘴杂暴露了,只有等抓到两个头脑,才不用担心人多嘴杂,让这两人浑水摸鱼溜掉。
    接着他们四人又商量了下怎么救那个能力者,才挂了电话。
    楚芫还沉浸在“瘾”这个组织不干人事的恶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