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山察觉到他停顿的动作,抬头一瞥:“怎么?”
    楚芫慌忙低下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一时看呆了。”
    赫山笑了笑,就算带着面具楚芫也能察觉到他在笑。
    他把相册拿到手里,语气温柔缱绻:“这是我的恋人。”
    楚芫被他的语气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太恶心了。
    这是他妈!
    他的妈妈!
    关你这恶心男人屁事!
    楚芫羽睫颤动的厉害:“那她现在在哪儿呢?”
    赫山的脸色瞬间垮下:“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滚出去。”
    楚芫不想离开,他现在激动的全身发抖。
    他想知道答案。
    答案近在咫尺了!
    赫山突然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探究。
    楚芫被他这探究的眼神激得心脏狂跳。
    露馅了?
    他低头假装惶然无措的:“对不起老板,我这就滚。”
    拿着簸箕就开溜。
    然后,他感觉到赫山起身,跟在了他的后面。
    他的心瞬间提起来。
    从赫山的办公室出来,他感觉到对方还跟在身后。
    像头上悬着一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正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让他时刻崩紧了神经。
    他心理承受能力太弱了,就因为突然之下知道妈妈的消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要是赫山再跟着他,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下冲动然后把对方劫持了,逼问他妈妈的情况。
    但如果是那样,后果不是自己能承担的。
    就在他惶惶不安时,他在公司一楼门口看见了江琅炎。
    对方单手插着裤兜,姿态散漫。
    就算易容了后脸没有那么好看,但是他沉稳的气度和宽阔的肩膀,像一束光照进了自己的记;世界。
    楚芫小跑助力,猛得扑进江琅炎怀里。
    对方还被他撞得笑了:“今天这么热情啊……”
    他没有任何思考,垫脚,亲上他的唇。
    说实话,江琅炎有一瞬间的诧异。
    但很快,他发现楚芫浑身都在发抖。
    他心瞬间揪住了,不管楚芫为何亲自己,他现在只想安抚他,拥抱他。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不含任何情.欲。
    却吻的很长久。
    第46章
    楚芫知道自己正被喜欢的人抱在怀里, 宽阔的胸膛和鼻尖的味道,都让人很有安全感。
    这让他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不再像刚刚那样情绪失控。
    再然后, 他感觉到江琅炎在亲他。
    很意外, 江琅炎的嘴唇软软的, 不像他的脾气那么硬。
    一点点的, 他的身体开始僵直。
    苍天啊!他都干了些什么?!
    这可不是江琅炎想亲他,是他主动亲别人!
    察觉到楚芫似乎回过神来, 江琅炎松开了他:“还好吗?”
    楚芫下意识摇摇头, 不好, 一点都不好, 这还能好得了?
    但过了一瞬之后他又猛得点点头, 挺好的,你别再问了。
    “那……”江琅炎的声音慢悠悠的,带着笑意:“现在回房间?”
    楚芫又猛得点点头,脸色涨得通红。
    从公司楼底到员工宿舍他们房间, 经过一路的消耗,楚芫现在已经冷却下来了。
    进屋后,江琅炎也是拿公事公办的语气问他:“怎么了?刚刚发生什么?”
    幸好没再拿调笑的态度对他,不然他真的想死。
    他梳理了下情绪,说起在赫山办公桌上看到他妈妈照片的事, 说完后他又疑惑:“你说赫山是不是我妈的那个前男友啊, 就那个周合川。”
    江琅炎在沙发上坐下来, 长腿一伸:“很有可能, 我听他口音也是帝星的。”
    楚芫抱住双臂, 浑身哆嗦了一下, “我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所以你要理解我, 我在其他地方看到我妈的消息应该都会很冷静,但是在那个环境,那个人旁边,我就特别激动,又怕又想弄死他。”
    说完,他水润有光的眸子死死的看着江琅炎,似要听到对方的回应。
    江琅炎迟疑了一下,他总觉得附和楚芫对自己不利,但他又无法不附和。
    “感觉到了,我抱你时你全身都在抖。”
    楚芫满脸笑盈盈的,说出最终想说的:“我当时真的没办法了,只想找个更刺激的东西去吸引我的注意力。”
    “噢。”江琅炎一字一句慢条斯理,似在碾磨楚芫的羞耻心。
    “所以你要来亲我?”
    楚芫一愣,脸色一红,嘟嘟囔囔的委屈道:“他当时还要跟踪我呢,特别可怕。”
    他水润润的眸子看着江琅炎,似在谴责:你要是这都要怪我!那就过分了!
    江琅炎叹口气,他起身走到楚芫面前,越过人与人之间的舒适距离,过于近的,说道,“我只是希望你下次亲我是真的想亲,不是因为其它原因。”
    楚芫这下彻底宕机了,一个星期都没回过神的那种。
    脑海里不断的回想当时那句话。
    渐渐得,他也咂摸过味儿。
    江琅炎也是喜欢他的吧?
    只是当务之急不适合说这个,才没继续说。
    他回味似的摸了摸唇,无比感谢江琅炎对他说了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