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琅炎恨不得立马把他抱到怀里狠狠揉,一方面,他很喜欢追楚芫的过程。
    可另一方面,他真的想光明正大的狠狠亲他,把他亲哭。
    江琅炎笑得美如冠玉,温柔又克制:“好,都听你的。”
    这个电影是江琅炎买的,却是楚芫选的,是个和《能力者.雪狼》一样的系列电影,有精彩的打斗,起伏的剧情和包袱不断的笑料,他很喜欢,所以看得很认真。
    中途江琅炎好像凑上来跟他说话了,他没听清,直接把人推开,“别打扰我。”
    一共两个半小时,他看得格外认真。
    电影开始谢幕的时候,大家纷纷站起来要走。
    除了坐楚芫前面的两位,他们吻得难舍难分。
    楚芫一脸“哇哦”的表情,把江琅炎往外推,一出电影院他就吐槽,“又不是爱情片,这么好看的电影他们居然在亲嘴!”
    “欸你说最后的彩蛋是什么意思啊?我怀疑大反派没有死。”
    “不知道。”江琅炎淡淡道。
    “不知道?”楚芫意外,他挑片子时,是觉得江琅炎也会喜欢他才选的啊。
    “你坐我旁边,我根本没心思看电影。”
    楚芫皱眉,是他影响到对方了吗?
    没有啊,他看得很投入。
    江琅炎隐隐有点无奈,刚刚楚芫和他分享八卦的神情,和现在的吐槽,像极了以前还是朋友的样子。
    见他又娴熟的靠上来,江琅炎直接后退一步,在楚芫怔愣的表情里。
    他说:“我希望你能分清,今天这场电影,你是和追求者江琅炎看的,不是和朋友江琅炎看的。”
    “还有,你抱我我会很激动,能明白?”
    第50章
    为什么他总是能用这么正经, 这么理直气壮的语气,说出这么令他羞恼的话。
    楚芫忍住尾椎骨那股发麻的痒意,正经道:“知道了。”
    之后他还真和江琅炎保持着身体距离。
    然而对方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还追他追得很认真。
    有些小细节让他很感动,比如无论他做什么傻逼的事,说什么无理的话, 江琅炎好像都觉得自己很可爱,会看见自己就真心的快乐。
    有些小细节又让他觉得,他是不是看了恋爱宝典照本宣科来的。比如他说最近自己爱上了练字的感觉,隔天就能收到十个漂亮本子,还分复古,简约,小清新,各种杂七杂八的风格。
    很搞笑, 但搞笑完之后, 他又觉得甜甜的。
    两个人就这么卡在中间的暧昧期,不上不下。
    时间就这么到了周五晚上。
    楚芫最喜欢的就是周五周六的晚上,这意味着他可以熬夜打游戏,吃炸鸡, 喝肥宅快乐水, 度过美美的一晚,然后第二天睡到自然醒。
    想起上次算是半失败的看电影经历。
    今天下午下课后,楚芫去了趟小吃街, 买上大包小包好吃的提回寝室。
    一进寝室他就挥挥零食袋子兴奋道:“今晚我们一起找个片看吧!我买了好多零食。”
    江琅炎当然说的是好。
    楚芫舔了舔唇,尽量自然道:“那就在我床上看吧, 刚好我该换洗被子了。窝在床上肯定比坐在椅子上舒服得多。”
    “对吧?”
    他说的条条是道——
    我是因为快换洗被子, 不怕零食渣掉床上, 才邀请你上床的哦。
    是邀请你看电影,为了坐着舒服才邀请你上床,请不要多想!
    江琅炎动作顿了顿,看了他一眼:“听你的。”
    虽说不怕脏床,但楚芫还是在被子上铺了层透明塑料袋,才撩开棉被,拍拍身侧的空位,霸气道:“上来吧。”
    江琅炎穿着宽松的睡衣,显得整个人很温和无攻击性,不过他一上床,楚芫就感觉特别挤。
    毕竟他这个是单人小床,他只得往旁边又挪了挪。
    其实可以把江琅炎的床推过来,并成一张大床,这样就不挤了。
    楚芫没提是他忘了。
    另个人没提是他故意的。
    两个人这样贴着躺被窝里,楚芫不仅可以感受到江琅炎修长的四肢和蓬勃的肌肉,还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热量。
    他只好偷偷把一只脚滑出被子外,他经常喜欢这样做,会凉快一点。
    降了一点点温后,楚芫正正经经的问:“看什么?”
    “看你喜欢的。”
    “那就看部爱情片?”
    江琅炎挑了挑眉,“好。”
    一开始,楚芫随意搜了一个青春校园题材的,点播放,然后把端脑放在被子中间,以白墙为背景,影像投射在空中。
    这片子一共播放了十分钟,他尴尬了三次。
    最后一次,他忍不住伸手去拿端脑,“这题材可能比较适合十年后再回味,不适合正青春校园的我们。”
    江琅炎轻声笑了下,没说什么。
    听到这声音,楚芫心跳快了一拍。
    他面上不显,很快搜到一个高分的,评价很好的爱情电影,再次点击播放。
    这是个文艺片,需要很多感情经历和阅历才看得懂。
    前几分钟,楚芫还看得津津有味,接着就越来越没劲。
    中途用心吃了会儿零食,接着看就更看不懂了,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上下眼皮在打架,昏昏欲睡。
    江琅炎突然说,“要不我们换个同志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