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效果会大打折扣,楚芫心道。
    他乖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妈,我会好好考虑的。”
    范兮禾走后,他俩火速办了离院申请,因为已经到晚上了,不能玩其它的,只得先去酒店。
    星车后排,楚芫问江琅炎,“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如果此时他但凡弯一弯腰,看看身侧之人的正脸,就能知道男朋友此时很不高兴。
    但他没弯腰也没看见,只听着男朋友的声儿,很正常的对他说,“如果对你有好处,可以试一试。”
    江琅炎确实很不乐意楚芫去,他这一生唾手可得的东西有很多,最无法与人分享的就是小熊的可爱。
    但偏偏只有这个,他无法拥有独有权。
    楚芫没心没肺的笑道:“好啊,那就去。”
    他们开的房间很大,楼层很高,有整整一面墙的落地窗。
    外面底下就是灯红酒绿的世界。
    楚芫哒哒哒的回身将房门关了,又哒哒哒的回来,激动的推着江琅炎,“快变狼快变狼。”
    江琅炎无声的叹口气,下一秒,房间里出现了一只纯白的雪狼。
    它威风凛凛,瞳孔像雪地里的湖泊,美得惊心动魄,仪态相貌比傻乎乎的萨摩耶要好很多。
    毛发飘逸顺滑,白中带银,银中带光,一看就很贵。
    楚芫惊叫一声,一下就抱住雪狼的脖颈,兴奋道:“啊啊啊大狗狗大狗狗。”
    他将脸埋在雪白色的毛里,感受其温柔舒适的触感,“太可爱了!”
    雪狼很上道,和他扑腾了几圈。
    人狼开始在柔软地毯上摔跤,一会儿狼压着人,一会儿人压着狼,惹得楚芫咯咯的笑。
    猛得一下,楚芫被狼扑到在床上,他刚好舒舒服服的躺下,“不来了,休息会儿。”
    他感觉浑身越来越热了。
    身上的狼变成了人,看着他的眼神格外深情,却令他头皮发麻。
    楚芫后知后觉的想到,医生说,他还有几波余潮。
    第56章
    江琅炎在他眉骨, 侧脸,颈侧和耳后的位置轻轻碰了碰,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皮肤上, 引起他阵阵颤栗。
    以至于他只得死死拽住对方垂下来的衣服, 忍不住轻哼。
    江琅炎轻易挑起了他的兴奋, 可对方隔靴搔痒的方式令他的耐性尽失。
    他睁开眼就说了一个字:“你——”
    江琅炎轻易刹住车,两手撑在他两旁, 目光讳莫如深:“我什么?”
    楚芫懊恼道,“看玫瑰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
    他不喜欢太主动,但又很喜欢和江琅炎亲热。
    一般时候, 男朋友自己一个人主动就可以了,他只要配合享受就好。
    像看玫瑰时,男朋友下手就很重,直到坐上去医院的星车,楚芫都觉得自己胸间, 腰间还有双腿之间, 还残存着触感。
    搞不懂他为什么现在轻飘飘的。
    江琅炎沉默半瞬, 然后抚上他的侧脸:“我想确认一下,你确定剩下几波余潮不打针, 而是和我一起过?”
    楚芫沉溺在他的温柔里,肯定的道:“确定!”
    然后他顺理成章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男朋友的主动和强势。
    他也明白了, 江琅炎之前表现的不想和他度过发情期, 和刚刚的隔靴搔痒都是假的。
    只是装的厉害而已。
    现在乱舔人的狗才是真的!
    一时间, 房间里衣服裤衩乱飞。
    两波过后, 楚芫蜷着腿躺在床上。
    或许是他人长的玉面冰肤, 就是这汗津津的样子也不难看, 反而像浑身撒了细闪的金粉,透着别样的性感。
    他反手拢了拢头后面的枕头,想让自己枕得更舒服一点。
    枕得更舒服后,他看向江琅炎,一脸餍足。
    原来有男朋友是这样的美妙滋味。
    他再也不说“在没在一起”区别不大这种胡话了。
    区别何止大,谈了男朋友之后的日子简直赛神仙!
    他正迷瞪,飘飘欲仙时,江琅炎突然说:“你舒服了?该我了。”
    楚芫一脸懵的看着他,什么叫该你了,不是该结束了吗?
    只见江琅炎从抽屉里拿出一管什么膏,倒出里面白色透明的啫喱状东西。
    直到自己屁股一凉,楚芫浑身一激灵,他才不可置信:“你,你你来真的?”
    他们刚刚什么都做过了,只差真的了。
    江琅炎目标明确,行动力之高。
    似乎在说:不和你来真的,难道来假的?
    楚芫吓得一脚踩他胸膛上,“不不不,我觉得这样不好。”
    细看之下,那腿还在颤抖,显得整个人我见犹怜。
    见江琅炎无动于衷,他又委屈的嘟囔:“才刚在一起,我确实觉得不好嘛。”
    说完这句,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左转右转,古灵精怪的掩盖了事实。
    真正的原因是他怕疼,尤其看过男朋友的大宝贝后,他觉得更可怕,心理上觉得自己会更疼。
    所以能赖掉就赖掉。
    江琅炎叹口气,他总是有办法治自己。
    察觉到男朋友的松动,楚芫讨好的凑过去抱了抱对方,“大不了,你怎么帮我,我怎么帮你呗。”
    对方这才放过他。
    那之后,楚芫就爱上了这种情侣互动,一有机会就黏着男朋友,连开学后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