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题目怎么惊悚怎么来,且每个视频都是高赞高评论。
    以至于营销号争相剪辑他,最后形成风潮。
    他的票数喷井式上涨,最后变成遥遥领先的第一。
    得第一后有很多人不服,总觉得他是违规P图,想让主办方查办他,或者觉得他野心勃勃,反正就是不讨喜。
    而此时,看到楚芫兽型的众月朔学子们,彻底炸了。
    “我单以为,认可他兽型好看就不会被打脸了,可谁来告诉我,居然会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可爱?”
    “我也是,我以为顶天了龙猫那种。”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
    “我懂。”
    “我也懂。”
    “什么啊,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快指路!!!我真的好奇死你们在说什么了!”
    “关键词,机甲空间存储器。“
    “再给一个关键词,江XX。”
    “噢噢噢!我懂了,天啦,我头皮发麻了。”
    “所以他们是一早就认识?”
    “不确定,但能确定江XX把楚X的兽型模型当小挂饰一样随时揣着。”
    “一些个小情侣行为。”
    “可他们当时还不是情侣。”
    “我知道,只能说,江宝,别太爱了。”
    “哈哈哈神他妈江宝,你不怕别人捶你。”
    9月25日,海选结束,楚芫以第一名的成绩,高票进入初赛。
    初赛是每个选手录制3—5分钟的视频,前一两分钟是介绍自己,随便聊聊理想抱负,聊聊为什么来参加兽型选美比赛。
    后一分钟是小的才艺展示,随便什么都行。
    依然放到网上,供大家投票,最后投出来的前一千名才有资格前往帝星,参加线下录制,通过镜头,向全世界展示自己。
    楚芫找了个下课时间,让江琅炎帮他录视频。
    “走快点啦,今天好热,录完搞快回寝室。”
    他们来到操场,楚芫今天穿着一身白T黑长裤,很像高中的校服,显得他整个人特别清纯。
    偶然回身时,突然瞥到江琅炎在他看的腰。
    他小声的,不高兴的嘟嘟囔囔,“装什么装呢。”
    平时装得不爱和他亲热的样子,其实背地里偷偷看他腰。
    哪知江琅炎耳朵尖:“你说什么?”
    他忽得摇摇头:“没说什么。”
    江琅炎走到他面前,垂眸细细打量着他,忽得一笑:“说我坏话呢。”
    第57章
    “就说你坏话怎么了?”楚芫眼睛弯弯的, 笑得很甜,“你不好好拍的话我还要骂你。”
    “行。”江琅炎顿时乐不可支,“来吧。”
    说着, 楚芫走到操场一侧站定。
    碧洗的蓝天下, 他一身清爽的穿搭,容貌清丽,这样的他非常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江琅炎比了个开始姿势后。
    他做起自我介绍:“大家好, 我叫楚芫,来自第一星系帝星,现在是第七星系月朔大学的一名在校学生, 读的战斗备用系。”
    “我的性格比较佛系,喜欢吃苹果之类的水果, 最喜欢的是嫩竹笋。”
    他想了想:“还喜欢喝盆盆奶。”
    “最喜欢的课是古代历史,因为老师会讲很多有趣的历史故事。”
    他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一板一眼的介绍起自己。
    如果他之后去看了别人的自我介绍,就会发现那些人都耍了很多“小心机。”会搞一下反差, 或者填笑料包袱。试图在第一眼,就让观众注意到自己。
    在所有高票选手里, 他的介绍是最普通的。
    不过因为他人型也是最好看的, 倒不会让观众太失望。
    他接着说:“我来参加这个节目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同类。下面是我的节目表演。”
    边说边走, 镜头跟着他转, 出现几堆垒好的红色砖石。
    他拿起最上面的一块砖头介绍道,“手劈砖头。”
    “都是实心砖哦。”他强调,说完手一落, 只听咔嚓一声, 五块砖全裂开。
    镜头很上道的在这时放大, 特写他的手。
    他人皮肤白, 又瘦,手掌看上去秀气娇贵,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结果一劈劈开五块砖,不得不说,他在某机缘巧合下,掌握了观众喜爱的反差萌。
    接着又把剩下的几堆砖劈完,难度逐渐增大,八块,十块,十二块。
    最后收手的时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下:“我的节目表演到这儿,谢谢大家的喜欢。”
    视频戛然而止。
    他将视频上传后,编辑文字,带上他爸妈创建的熊猫网站的链接,点击发送。
    这些视频将会在9月28日早上八点,由主办方同一时间公布,接着开启为期五天的第二轮投票。
    9.28这天是周六,不少人清晨起床就守着端脑。
    时间一到,他们就蜂拥而至,楚芫无疑是最受欢迎的那个。
    “之前看证件照就觉得好看了,没想到真人这么靓。”
    “跪着入坑,会一直投你到总决赛!”
    “盆盆奶是什么?”
    “不知道,反正可爱就完事儿!”
    “啊啊啊啊进半决赛就可以看见芫芫兽型了,激动!”
    不过除了他之外,其他的高票选手人气也不低。
    像其中一个兽型是金钱豹的男生就说,“我来参加比赛的目的就是为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