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身上挺清爽的,没有黏糊糊。
    应该是昨晚最后洗了个澡,但他已经没有这个记忆了。
    所以他深刻怀疑,昨晚的最后他晕了过去。
    操。
    一想到这他就咬牙切齿, 只能咬着床单泄愤。
    他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挺了解江琅炎的, 但显然了解的还不够。
    就昨晚, 他有幸见识到了对方人面兽心的一面。
    那绯红嘴唇里蹦出的话,简直像被人穿越了一样。
    不过他自己更像被人穿越了,爽得头皮发麻时,什么哼声和祈求都说得出来。
    想到这,他又裹紧了被子。
    江琅炎知道他是害羞了,缩着身体装死,漏出的脊背单薄白皙,上面还留有绯色的红印。
    看到这块,江琅炎嗓子微哑,他很清楚,要是现在还拿昨晚兴头上的那些话闹他,人肯定会发火。
    所以他没上赶着踩人雷,而是好声好气的说:“累了今天就不出去了,在酒店里好好躺着,嗯?”
    楚芫睁眼,疑惑道:“你的弟弟妹妹们今天不是要过来吗?”
    “那就叫他们回去。”
    楚芫想了想,“算了吧,人说不定都在来的路上了。”
    午饭是在房间里吃的,又睡了会儿。
    估算着弟弟妹妹们到的时间,楚芫三点钟起来,磨蹭到完全洗漱好换好衣服后,已经是四点了。
    他们走出房间,到了酒店大厅。
    一男一女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坐在沙发上。
    楚芫盯得好奇,江琅炎解释道,“他们是对龙凤胎,12岁了。”
    楚芫点点头,盯得更仔细。
    这对龙凤胎长得很稚气,毕竟才12岁嘛,但五官都很精致,有种雌雄莫辨的漂亮,这么看来,老江家的基因不错。
    他们本来乖乖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见楚芫他们走过来,就起身异口同声的喊:“哥哥好。”
    脆脆的两声。
    听得楚芫心情大好,当即打开端脑,让他们随便挑礼物。
    两个小萝卜先看了江琅炎一眼,看到对方点头后,才接受了楚芫的礼物,接着又是一声声乖乖的,“谢谢哥哥。”“哥哥真好。”“我很喜欢。”
    因为人还没到齐,楚芫现在又不想动,便让俩小萝卜单独去玩。
    龙凤胎没感觉什么不对,蹦蹦跶跶的走远了。
    楚芫看着他们的背影,感觉心都被萌化了:“你的弟弟妹妹都好听话。”
    “嗯,他们一直都很听话。”
    一开始楚芫以为这个“他们”代指的就是这对龙凤胎。
    他那些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有人很好的,也有混世魔王,每次混起来搅得家里不得安生,还不止一个。
    他原以为龙凤胎只是家里教得好的个例,但没想到,江琅炎说的这个“他们”是指所有弟弟妹妹。
    稍晚一些,所有人到齐,这次一共到了五个弟弟,四个妹妹,年龄在8到16岁之间。
    相处一两个小时后,楚芫和他们玩熟了,走到哪儿,身后都跟着一群小鸭子,好像他才是这群人的哥哥一样。
    但他们对江琅炎的态度,统一都是亲近不足,尊敬有余。
    楚芫觉得,正是因为“尊敬”,才显得他们在江琅炎面前特别乖,没准在家里就是混世霸王。
    他们一块打了排球,又到了电玩室,这期间江琅炎一直都是双手插着裤兜,站在最外围看着他们玩。
    混乱热闹的一片里,龙凤胎哥哥对妹妹说:“炎哥哥看着我们玩,我有点紧张,你说我们要不要拿个第一?”
    “只是游戏你放轻松点,而且炎哥哥看得又不是我们,是嫂子。”
    哥哥点头,一脸“我妹真聪明”的表情。
    他往四周一看,不止他,其他人也暗暗叫着劲儿呢。
    就是玩游戏,也想在炎哥哥面前好好表现。
    一通厮杀后,大家都有点渴了,一通人涌出来买。
    路过一截草坪时。
    楚芫突然想到一个绝妙主意。
    “男朋友!”他举起手,满脸笑意的招了招。
    江琅炎眉梢一挑,就冲这“男朋友”三个字,待会儿楚芫说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身旁这群小朋友忍不住哇的很大声,虽然来之前就懵懂的听家里大人提过,但真亲耳听到时还是觉得震惊。
    “我们来玩老鹰捉小□□。”
    呃——
    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拒绝。
    “你们玩就行,我在边上看着。”
    “不嘛。”楚芫过去把他拖过来,让他站到小朋友的面前,“你当鸡妈妈,我当老鹰,就这么说定了。”
    江琅炎一脸无奈,但还是配合,“行,那来吧。”
    楚芫笑盈盈看向小朋友们:“你们觉得呢?”
    小朋友们一脸新奇兴奋,跃跃欲试,但却没有一个敢说好的,也没有一个有勇气出来当第一只小鸡仔的。
    这时,龙凤胎妹妹走出来附和道:“好啊好啊,这游戏别看幼稚,但是人多玩起来是真的好玩。”
    她轻轻牵起江琅炎的衣摆,紧张道:“那我就站第一个了,站前面不容易被抓。”
    江琅炎笑了笑。
    其他小朋友见是这样,争先恐后的排好了队。
    “我要当二鸡仔!”
    “我也要当炎哥哥的小鸡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