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所有人准备好。
    楚芫做了个鬼脸装可恶的老鹰,又张开手当翅膀,在动的同时喊:“开始!”
    整条队伍像贪吃蛇那样动起来。
    老鹰捉小鸡是个很幼稚的游戏,但很多时候,大家玩得不是游戏本身,而是玩氛围。
    一开始,因为江琅炎的加入,大家都比较拘谨,但也是因为江琅炎的加入,他们玩得越来越开心。
    从前一直尊敬敬仰的人走下神坛和他们一起玩了耶,这回家后还不得吹个百八十的牛?
    一次,楚芫抓人抓得太认真,一不小心扑进江琅炎怀里。
    小萝卜们还不懂。
    在场只有唯一的两个大人察觉到一股暧昧。
    弟弟妹妹们见江琅炎笑得很开心,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龙凤胎妹妹捏着江琅炎的后衣摆,手心都出汗了。
    她今天回去,指定要写篇桃花源记的日记。
    日记就这样写——
    今天出了太阳,暖洋洋的。
    出门前,爸妈说炎哥哥交男朋友了,让我们过去当“陪玩”。
    我很激动紧张,因为很想知道炎哥哥的男朋友是什么样子的。
    真见着之后,我终于明白炎哥哥为什么会年纪轻轻就谈恋爱了。
    因为小嫂子很白很漂亮,一笑起来比这日光还令人暖洋洋。
    我从没见过比他还好看的人,他不仅好看,脾气还很温和,给我买了礼物,我们玩得很开心,我喜欢小嫂子。
    最重要的是,炎哥哥也愿意和我们玩了,他今天很开心。
    所以这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第66章
    老鹰捉小鸡这个游戏玩下来, 一通乱跑,大家都有点热。
    尤其是楚芫,他单手靠在一棵树边, 下面的腿像面条一样软。
    应该是昨晚的后遗症。
    他轻轻啧了声, 笑盈盈的问小朋友们, “玩够了吗,我们去买冰水好不好?”
    小崽子们们下来, 站在草坪上, 一个个热的脸色通红,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看表情, 他们都还想玩, 但又确实累, 所以一时难以抉择。
    楚芫又加大剂量的诱哄道:“待会我们可以一起去游泳,然后玩其它的游戏。”
    一听到待会儿还能一起玩, 小朋友们瞬间不纠结了,纷纷听从安排。
    一人买了一瓶冰水后,大家来到游泳馆。
    酒店经理给他们一人拿来一套泳衣。
    楚芫因为还觉得累, 所以就坐在泳池边看他们玩。
    一边暗自捶腿,一边有点想回房间了。
    不过弟弟妹妹们大老远来一趟, 再怎么说也要等到晚上再说散伙吧。
    如果他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江琅炎肯定会说, “是他们来陪你玩,不是你陪他们玩,不用勉强。”
    楚芫也一定不会赞同, 因为让他今天身体这么勉强的不是别人, 正是江琅炎本人。
    不过楚芫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回去之意, 他还饶有兴致的盯着池子里看。
    池子里除了普通人和半化人外,还有三只白色幼狼。
    有只最小的才巴掌大,是那个最小的8岁妹妹。
    她四只小爪子在水底下划拉,只在水面上露出一个萌乎乎的白色小脑袋。
    另外两只也才半只手臂大。
    泊都雪狼确实比一般的白狼长得更好看。
    毛色更高贵,眼睛更蓝汪清透。
    今天一共来了九个弟弟妹妹,就有三个是能力者,这觉醒能力比普通人高了数万倍。
    连楚芫也不禁觉得,这一家人的天赋基因也太好了。
    这恐怕就是他们家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吧。
    他见过江琅炎兽型的样子,又威风又苏。
    一对比起来,小狼真的好可爱,少了一点霸气,多了点招人疼的可爱。
    楚芫撑着下巴,突然有点想知道江琅炎小时候的兽型长什么样。
    一旦想到他有可能长得萌乎乎,就忍不住想笑。
    坐在旁边的被笑本人还一本正经问他,“笑什么?”
    楚芫更想笑了,他眼睛转了转,突然说:“我想喝奶茶。”
    “酒店里没有。”
    “我不管,你去想办法给我做,还不能让你的经理代帮忙。”
    江琅炎深深看了他一眼,把楚芫都看心虚了。
    这是自己临时起意的,总不会还被看穿了吧。
    就在他想继续不讲理时,对方又一口答应的起来,“行,等着。”
    他又忙加了句:“不要太腻的!”
    好不容易支走江琅炎。
    楚芫对着池子里,一直看他的龙凤胎妹妹招了招手,“小不点过来。”
    小妹游过来,一脸乖巧的坐在旁边,一点不怕生的先打开话匣子,“哥哥找我什么事?”
    瞧这话说的。
    楚芫笑了下,反问她,“你一直盯着我,我以为是你有事给我说。”
    一下被拆穿,妹妹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唇。
    不过她觉得自己的理由很正当,所以并不怕,反而坦白道:“因为你是炎哥哥的男朋友,我们都很好奇。”
    “而且你长得好好看,我好喜欢你啊哥哥。”
    “你在参加兽型选美比赛时我就开始支持你了。”
    楚芫听到的是,原来都知道他是江琅炎男朋友这件事了。
    不过知道也有好处,他再问这个问题就不突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