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芫转身一看,才知道他亲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背后。
    他眼睛转了转,突然凑过去,对亲爹轻声说,“二大爷以前特别瞧不起我妈,还几次说话给她难堪。”
    说完悄悄话后,他站直身体,一脸无辜和自信,“我可没说谎,不信你问我妈。”
    看到亲爹眼里的意外,和随之而来的霸总怒火。
    楚芫笑了笑,绕过他,美滋滋的上楼去。
    之前他还小,不告诉亲爹是怕伤了范兮禾的面子,而且他们之前也总吵,他还以为吵架就是关系不好呢。
    但自从谈恋爱之后,他对感情上的理解突飞猛进,他敢保证,他对二大爷的最大的惩罚,就是刚刚给亲爹说的那件事。
    他还只是说,以后不再合作了,他爹听了这件事,说不定会把人搞破产。
    夫妻之间就不要计较面子问题了,这招准没错。
    说完他就溜掉了,一回到房间,踩到自己的地盘上,嗅到房间里熟悉的令他安心的味道,他一下有点不高兴了。
    不是因为看见了一直讨厌的人,那二大爷就算个屁。
    他生气的是,二大爷提起的,江琅炎童养媳那件事。
    关键是他对这事也有点印象,上网一搜,好家伙,果然是历史悠久的大豪门么,对挑选教育童养媳的心得,记载了好几本历史书。
    不过那都是星际元年之前的事了,按新历法算年份之后,养童养媳这事算违法,所以近几千,都不聊这事了,谁聊谁是老古板。
    可不知道为什么,楚芫心情还是不好。
    第68章
    这种严苛的挑选条件和富庶的培养方式,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手笔。
    说是童养媳,还不如说是一个从小就按要求长大的完美的头狼夫人。
    整个江家谁能享受这个待遇?那必然只有江琅炎。
    按旧星历历法来算,他男朋友会有个家族帮他细心培养的, 各方面都很完美且很符合他心意的童养媳。
    他知道江琅炎没有童养媳,所以倒不至于发火。
    只是通过这件事他明白了,自己比想象中要更喜欢江琅炎。
    这都多久之前的老黄历了, 但他还是能因为一个假设而心酸。
    年前最后一天, 按习惯,大家不再拜访, 而是和自己最亲的人一起团聚跨年。
    每个家庭的习惯不一样,有些亲人相聚是几世同堂一大家子人, 有些只有父母和孩子三四个人。
    他家往常是一大家子人, 热热闹闹的。
    但他今年刚刚骂了二大爷, 所以今天过年,偌大的别墅群只有他家三个人。
    楚芫觉得这样挺好, 清净,没人烦他。
    今天一整天, 他一边和江琅炎聊天,一边帮他妈洗菜。
    范兮禾准备亲手做菜给他们吃。
    开始,他干活还干得哼次哼次, 直到楚胤舟也进来帮忙,让他去看下范兮禾养的花。
    楚芫起身的时候心里嘀咕, 这花明明在工人放假前就照顾好了,他现在去浇水有什么用?
    出了厨房,他才想起自己不知道浇花的水壶在哪儿, 刚一转身往回看, 就看到他爸一脸笑意的走向他妈。
    那笑容在别人眼里是明媚招人的俊美总裁。
    在他眼里就是狗腿。
    两人靠的很近, 小声的说着话,一片温馨。
    他妈温婉的笑了笑,几分羞涩之意。
    得嘞。
    楚芫明白,现在过去问水壶在哪儿就是不地道了。
    楚胤舟也没想他真去浇花,只是想他别当电灯泡。
    他出了主楼,在自家院子里逛起来。
    望着天上明月,他无奈叹口气。
    他爸妈能一起过年,看得见摸得着彼此,恩恩爱爱十分腻人。
    他和江琅炎却只能待家里,陪着各自的家人。
    昨天他还觉得,结婚这事还早,不考虑。
    现在就忽然觉得,早结婚也不是不行,至少如果结婚了,那么现在江琅炎就可以陪他。
    这是他和江琅炎在一起后,过的第一个年,结果异地。
    更让他有点烦躁的是,早上江琅炎秒回他,到晚上人就消失了。
    他戳着端脑,语气有点小委屈,“为什么不回话。”
    因为无法面对面一起跨年,所以他想在零点到的那一瞬卡点说“新年快乐,来年还请多指教哦男朋友。”
    结果江琅炎忙自己的事去了,看来不是个有仪式感的人。
    在第十声叹气后,楚芫进了屋,和父母一起吃晚饭。
    席间他们问道,“年后和小江有什么安排?”
    楚芫戳着白米饭,闷声道:“不知道,还没定。”
    范兮禾一下就听出来了:“怎么?吵架了?”
    “没有。”
    楚芫虽是否定了,但语气还是恹恹的。
    “你说出来我们才能给你撑腰啊。”
    见他们想象的那么严肃,楚芫忙给出一个解释,“真没什么,就是没回我消息。”
    “这样啊。”范兮禾了然。
    一旁的楚胤舟说,“我在他这个年龄说不定还没他忙,但依然很忙。”
    范兮禾继续说,“他们家比较注重礼节和规矩吧,今晚可能还有什么仪式。”
    父母话里话外都是对方忙,让他理解一下,这些他自己也知道啊。
    他小声的嘟囔:“我又没说什么,是你们自己非要问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