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兮禾和楚胤舟见问题不大,都笑了笑,没再继续追问。
    一家人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看节目。
    这些节目十分特有,只有过年才有,一年一次,衬得年味很浓。
    楚芫坐在最边上,手肘垫在沙发扶手上,手撑着头,一副懒懒的性子。
    还差五分钟到零点。
    早已编辑好的消息躺在他的端脑里,只等零点卡点发出。
    突然,震动的端脑吓了他一跳。
    看到来电人的那一刻,一直不太有兴致的他突然来了精神。
    “喂,你怎么才打电话过来呀~”
    范兮禾和楚胤舟相互对视了一眼,听到儿子软软糯糯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对面是谁。
    他俩心里突然有点不好受,总觉得自己娇养的大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不知是不是听错了,楚芫听到电话那头有风声,衬得江琅炎的语气都带着凉意。
    他笑着,语气温柔缱绻,“对不起。”
    “我想你了。”楚芫直接问:“你今天很忙吗?”
    “是很忙。”
    “那行吧,我们能打着电话一起过年就行。”
    江琅炎又笑,声音酥酥的,感觉他现在心情挺好。
    “别在电话里过啊,你出来,我们见面过。”
    楚芫愣了一下,腾得起身,往大门外走,伸长脖子看,但外面是他家的堂前花园,什么也看不到。
    他只是下意识做了这个动作。
    过了两秒,他不可置信的问:“你在我家门外?”
    “对,你要不要出来。”
    江琅炎看了眼时间,还差四分钟。
    “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通过他的话,父母猜到了内容。
    一个惊讶道:“小江过来找你了?”
    一个热情道:“那赶快叫他进来坐坐啊。”
    看了一晚上父母的姿势,电灯泡突然有了底气:“不要,我们要过二人世界!”
    他捞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往外走,离开之前还特意说:“对了,他不回我消息,是因为他要开车过来找我哦!”
    说完这句话,他就风驰电掣的跑出去了。
    楚胤舟保持着头看向门外的身影,十分震惊,“他刚刚是什么意思?在向我们秀恩爱?”
    虽然范兮禾也是那个意思,但是她还是给足了儿子面子,“没有吧,芫芫那说的事实。”
    说完她还白了楚胤舟一眼,“别人小江可比你年轻的时候要忙吧,你看看,大过年飙车过来就为了跟芫芫跨年。”
    楚胤舟正了正身子,儿婿比他浪漫,让他很有压力呀,但他没露怯:“我年轻时不是这样的吗?”
    “你放屁,你那时还挺端着。”
    “……”
    楚芫头一次嫌弃自己家为什么这么大。
    在疯狂的奔跑中,他的心跳急速上升。
    江琅炎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和急促的呼吸声,笑了下。
    他手肘搭在车窗上,紧紧盯着楚家的大门:“不着急,慢慢来。”
    “可是我好想快点见到你。”
    因为这句话,江琅炎的心口也有点热。
    他从主驾驶里出来,关上车门。
    楚芫出来时,就看见男朋友一双大长腿随意交叠,靠在车边等着他。
    他没有犹豫,直接冲过去,江琅炎底盘很稳,很轻松的抱住他,两人交换了一个热烈的吻。
    当头顶开始同时炸开烟花时,他们才分开。
    四周全是巨大的礼花声,说话只有凑近才能听到。
    “新年快乐啊男朋友。”
    “我爱你。”
    两人同一时间说话。
    楚芫眼睛睁大了瞬,因为江琅炎给他说,“我爱你。”
    原来生活在冰川雪原上的狼也会有那样热烈的情感。
    他像第一次听到告白那样,手上抓紧了男朋友衣领,心脏砰砰跳,“我……我也喜欢你。”
    说完之后他突然想到童养媳的事,应该是今天琢磨了一下的原因,现在突然想到了。
    但为了不扫兴,他还是没说什么。
    江琅炎把他放下来。
    楚芫心情很激动,哒哒哒的像小兔子一样围着他问,“你为什么会过来?不是忙吗?突然决定的吗?我们现在去哪里,玩什么?”
    “算突然决定,因为特别想见你,但忙完手里的事过来还是晚了。”
    楚芫摇头摇得头都要掉了,“没有晚,刚刚好。我们现在去干嘛?”
    “随便走走?”
    “好。”
    今天绝大部分商家都关门了,他们没什么去的。
    只有压马路了。
    “你父母知道你出来了吗?”
    “知道,还知道是跟你。”
    “好。”
    整个楚家悬浮在空中,附近只有他们一家,平时的晚上,这里会很安静。
    但今夜不仅有啪啪的烟花声,夜空也被渲染成彩霞一样。
    江琅炎突然问,“你刚刚在想什么?”
    “什么?”
    “就是我说我爱你的时候。”
    一般时候他不想这么计较,但是这句话不行,他必须弄清楚芫当时为什么异样。
    楚芫眼睫颤了颤,软软的拖长音调,“这个啊,你别问了,感觉挺丢脸的。”
    “我永远不会觉得你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