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到大,只要淋雨……就一定会发烧的……」
    「啊?!」要不是还被丽儿抱着,炎哥差点儿就原地蹦起了。
    他原本以为这丫头喜欢淋雨是因为她身体好,谁想到她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一定发烧还要淋雨,是脑子已经烧坏了吗?
    他赶忙摸了摸丽儿脑门,不烫……又抱住女孩肩膀,张开手摸向她滑嫩的后背,所到之处,一片冰凉。
    丽儿在瑟瑟发抖,显然是冷得厉害。
    「你都抖成筛糠了,干嘛不肯走啊?留这儿作死呐!」他有些生气,大声嚷嚷起来,还试图将她强行从椅子上拉起来,「走走走,快给我起来!」
    胸罩滑落在地,女孩上身变得一丝不挂,湿透的肌肤滑得跟泥鳅一样。
    「Emm……」她轻易挣脱,扭着身子表达拒绝,白皙挺翘、圆润丰满的胸部晃来晃去,却像个小女孩一样撒娇,「不嘛不嘛,我今天就是想试试,炎哥哥送给我的阳气管不管用……」
    「——咔嚓!」一道刺亮的闪电划破天际,雷声紧跟着在耳边炸响。
    炎哥心头一凛,身子猛地一颤,小护士的声音虽然很轻,音色也很好听,但听起来却比那雷声还吓人。
    阳气……实验……
    他顿悟了,原来她刚才所说的实验是直这个啊!
    射进她体内的所谓「阳气」,是不是真的能驱邪避难,逢凶化吉,强身健体……
    靠!这特么能验证吗?都是瞎编的啊!
    那射进去的不过就是泡浓精罢了,怎么可能会有那种功效!
    炎哥惊得都有点恍惚了。
    但是,看着女孩那一脸纯真的憧憬、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他一时之间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他不想丽儿护士为这个生病,但是想要让她放弃实验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场承认自己骗了她。
    可这能说吗?
    姑且不论他对这女孩还有相当的好感,如果说出真相,毫无疑问就意味着两人的亲密关系就此结束;而且天知道这个有点傻又很较真女孩,在梦想幻灭后会不会会对他进行报复,而且是同归于尽的那种……
    他突然想到了那把红柄弯刃的园艺剪刀。
    不,不行!绝不能说!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可是,如果这回真像她说的那样,她淋了雨又生病,那该怎么解释?
    阳气敌不过风雨,失效了?
    感觉像是拿来骗小孩的。
    虽说雨很大,感觉像淋浴一样,而且还忽热忽冷;湖边风也大,呼啦啦地吹在身上带走体温,不生病只能算是奇迹。但是阳气已经被他吹的神乎其神,宛如仙丹般的存在,是更高维度的神物,还会怕雨淋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这可咋办?
    炎哥百爪挠心,怔怔看着女孩不知所措。
    既舍不得现在就放弃,也不愿眼睁睁看着她生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炎哥哥……」女孩坐直身子往后靠了靠,嘴角弯起漂亮的弧度,眉眼间全是幸福。她抬起小手,从那圆润挺拔的酥胸上滑过,摸上平坦的小肚子轻声说道,「你的阳气,一定能保丽儿平安的……对吧?」
    炎哥看着近乎全裸的女孩,猛然间回过神来,挠着头傻笑道,「……那个嘛,必须管用啊!呵呵呵……」
    心中却在呐喊,
    管用个屁啊!
    就算老子把你身上所有的洞都射爆了,你还不是该感冒感冒,该发烧发烧啊……
    「太好了,」女孩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抬起头看向天顶,口中喃喃道,「丽儿不怕淋雨了……外公,外婆……你们再也不用为我担心了。」
    「这有啥好得瑟的?!」炎哥没好气地说,「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雨伞啊?要不我回去送你十把,咱们赶紧走吧。」
    「……」卢鑫丽看向他,含笑摇头,眼角却不断有水珠滑落,身子也抖得越来越厉害。
    炎哥分不清那是雨水还是泪水,心中是又吃惊又郁闷。心道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想想办法。
    他眼珠子滴溜乱转,突然瞥见长椅边那盏蘑菇形状的路灯,半圆形的灯罩上正冒出丝丝缕缕的烟气,应该是雨水受热蒸发……
    他突然计上心来,光着身子一屁股坐在女孩身边,伸出两腿把身子尽量放平,坚挺的纯阳大屌直指天际。
    他拉着丽儿的手催促道,「快,快上来,我送你些阳气暖暖身子。」
    此刻除了剧烈运动,他想不出别的办法让她身子热起来,总不能让她绕湖跑上一圈吧。
    况且,他还没射呢,一场激烈的女上位性爱,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啊?真的吗?」女孩秀目圆睁,满怀惊喜地望着他,而片刻过后又变得有些犹豫起来,「可是……你还在修炼……阳气很珍贵的……你师父他……」
    「——没事没事!」炎哥不耐烦了,撇着大嘴打断她道,「我就愿意送你怎么了?!这儿没人管得着,你还担心个啥?快给老子骑上来!」
    「嘻……那好吧,」女孩捂住嘴笑了,悠然起身,脱去内裤,动作性感撩人。
    只见她面带娇羞,抬起腿跨于下身,双腿弯曲跟骑马似的。
    「丽儿就……却之不恭咯?」她轻声说着,扶住肉棒贴在她耻丘上,按着柱身在那萋萋芳草地间轻轻摩擦起来。
    ……
    炎哥小腿竖直,撑着女孩的重量,屁股已经完全移到了椅子外面。他下巴夹着脖子,有些费力地说,「但是你得答应我,送完阳气之后,你就马上跟我回去。」
    「哦……」丽儿顽皮地鼓鼓嘴巴,跨坐在人肉长椅上,笑眯眯玩弄着手中硬物,「炎哥哥,好硬啊,果然是纯阳小王子呢,还这么烫……」
    哪怕雨再大,也冲不掉她脸上的喜悦。
    「硬就别磨蹭了……」炎哥努力挺着腰,支棱起眉毛说,「阳气聚的够多了,快插进去啊。」
    「嗯,我来了。」女孩答应一声,抬起身子,扶住肉茎将龟头顶在小穴口,轻轻碾动。
    温热酥痒瞬间从阴茎顶端浇下,刺激得炎哥心头一颤,腰板随即绷紧。
    看来她的身体还不是彻底凉透了,至少那个地方还挺热乎,而且还黏黏的,插入条件极佳。
    手握肉棒,稍作润滑,丽儿拧着眉头开始慢慢往下坐,红色龟头随之顶入小穴之中。
    炙热滚烫,紧实有力,滑腻异常……
    阴茎挤开层层嫩肉,慢慢插入女孩体内,越陷越深。
    「唔……」炎哥忍不住低吼起来,末了还挺了挺腰身,肉棒噗的一下连根没入,女孩也被冲得身子后仰,发出一声娇媚的哼叫。
    两人下身紧紧相贴,又一次深深连接在了一起。
    大雨中,广湖畔,两具白皙的赤裸肉体,摆出了如同行为艺术般的造型。
    ……
    炎哥心里美得直冒泡,但只兴奋了一会儿就有些纳闷了。
    丽儿竟然一坐下就不动了,仰起头撑着他的腿,轻咬着下唇双眼微眯,复杂的表情既痛苦又享受。
    「你,你咋了?」炎哥撑着脖子,努力睁着被雨滴不断敲打的眼睛。
    「又,又胀满了……好舒服啊……」女孩娇声回答。
    「快点,快动起来……」炎哥嗓子有点发痒,抬起双手,虎口大张,掐住女孩胸部下沿,想帮她快点动起来。
    但是,一触碰到那对圆润丰满、结实挺翘的乳房,他的手就像是突然失去了控制一样,转着圈攀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