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县作为一个普通的36线小城市,能在近十几年发展迅速房价飙升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一切都得益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以及连通南北的铁路。
    滚滚向东的崇江将途经的崇县一分为二。
    经济上两边东富西穷,东岸有着最高的大楼、最好的学校,和最繁华的街道与广场。崇县大部分人都在崇江东岸生活着,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东岸县城的房子。
    而与之相对的西岸,只有无尽的稻田,绵延的群山,以及稀稀落落的村庄。
    在跨江大桥没能建起来的曾经,联通东西岸的唯一方法是船渡。西岸的人们坐船来到东岸工作上学,又在重大节日涌到渡口,大家或站或蹲,有些人的肩上甚至挑着扁担,身边堆着装满东西的蛇皮袋、竹篮,不论是谁,无一不在等着停泊岸边的大船载自己回家。
    东西岸一贯的经济差异让留守西岸的人越来越少,作为一个山环水抱平日里又人迹罕至的地方,西岸成为了一些人的“化粪池”和“聚宝盆”。
    ——藏污纳垢,偏又暴利生财。
    林罪六岁时在西岸的山林中待了半年。
    其实笼子里不只有小孩,还有女人,有些笼子甚至会装一两个成年男人。
    大部分笼子最后都被运走了,只剩下几个装着小孩的笼子留了下来。
    “啪嗒。”
    烟被点燃,林罪深吸一口。渡口的大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许凌乱,烟草的火星也燃得明明灭灭。
    崇县交通最新调整,废弃崇江渡口,不再提供船渡服务,而这一决定是从昨天开始实行。
    既然已经废弃,那这一带的监控损坏无人维修也是合情合理,至于政府还没来得及处理的渡船在岸边突然失火,也早就找好了替罪羊。
    小风刚才把一切处理妥当,岸边的几艘渡船上燃起熊熊烈火,林罪转了转手里的打火机,生生压下将它抛出去的冲动,重新放回兜里。
    这是他送给薛伟的第二份大礼,也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这么重要的东西,可不能被破坏了。
    他的眼睛像是黑色的深潭,映出不远处冲天的火光。
    真美啊,林罪欣赏着这一切,叼着烟的嘴里哼着歌。
    小风站在他身后,默默拿着手机录像。
    ......
    谢晓到家时,沉云秋还没回来。
    她拿着沉云秋给的钥匙开了门。
    行李箱被她提到客房,将轮子用湿纸巾简单擦试过一遍后,谢晓掏出自己的手机,又从箱子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准备工作。
    沉云秋给她发了消息说中午出去吃饭,不需要煮饭,但她可能会晚一些回来,因为要顺路去公安局拿谢晓的医学鉴定报告。
    她回了个好,然后继续回其他未读消息。
    之前合作过的网剧导演给她发消息希望继续合作,谢晓想了想,将自己的情况如实说了,回复他自己现在正在南方采风,暂时没有精力和时间进行线下工作。
    导演表示了理解,但仍然问她接不接线上能干的活儿,还给她发来一个文档。
    谢晓点开大致浏览了一遍,是完成度很高的剧本。
    导演汪柳又发来一条消息:“买回来改编的现代小甜剧,小说原着不算大火,梗不错,就是有些地方估计过不了审,我已经改的差不多了,但还需要再润色,你替我看看,价钱你来开。”
    确实是不算费时的工作,谢晓接了下来,只不过没按市场行情要价,只是意思意思开了一千的工时费,就当是白菜价练手了。
    汪柳之前对她不错,也教了她不少,是个很难得的前辈,谢晓也想还他的人情。
    小成本网剧资金紧张能省就省,汪柳确认了谢晓是真心只想收一千以后,很快发来了合同,完成电子签约。
    一千块也顺利到账。
    谢晓将到账短信顺手删除。
    下一秒,新消息弹窗提醒。
    一串陌生的数字发来一条彩信。
    13*******75:[视频]
    点开视频后,入耳就是呼呼的风声,谢晓看到几艘正在燃烧的大船,拍摄的人似乎站在坡上,视频的视角明显向下,不远处的火光和浓烟都格外清晰。
    彩信视频最长只能发送三十秒。
    第九秒,视频中出现了风声以外的声音。
    “好看吗?”
    说话的人站在画面外,视频中看不到他的脸。
    视频被关掉,风声也骤然停止。
    房间内一片寂静。
    谢晓看着页面上方那串陌生的数字,她突然间感觉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