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区『资料中心』标案之登记『投标』的前几天,
    『联威资讯』王经理正在外头洽公,突然接到公司来的紧急电话,电话那头,王经理的助理哭泣地说道:「有一帮黑衣人在公司闹,说今天一定要见你。」
    王经理立刻结束洽公,赶紧回公司。一进公司大门,果然气氛不太对劲,公司内外有不少个黑衣人随处走动着。公司会客室内,坐着业界难缠的人物,『杰立电脑』黄先生。
    还没等王经理开口,黄先生直接就说话了:
    「我们来好好谈谈营区的那个『资料中心』标案吧!这个案子,我们是拿定了。王经理是聪明人,如果愿意帮忙的话,好处是不会少你一分的。大家都在业界里走,哪里都遇得到,不是吗?」
    王经理拿出手帕,擦擦额头的汗,并说道,「黄先生,话不是这样说的,大家做生意,就各凭本事。标案嘛!很多也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就看招标单位属意谁啊!而且……」
    黄先生不等王经理把话讲完,直接打断,并说,「这样说好了,你这次就帮我一下,我也不会给你太难堪的。赚来的,就分你三成,够意思吧?军区案子多,不要急,做生意要做长久的。」
    王经理拉了把椅子,坐定了下来,说,「这个案子我也是有压力的,上头交代说,一定要得标。」
    黄先生脸色一变,两手用力往桌子拍了一下,并起身,说道,「好啊!如果你坚持的话,反正你的公司就在这里,也不难找。我的兄弟们,间得很,每天就过来跟你请安囉!」说完又坐下,从口袋中拿出,自顾着玩着手上的都彭打火机。
    空气中,死气沉沉的气氛凝结着,许久,王经理看这个场面,心想也很难谈下去了,叹口气,说道:「那你先说看看,帮你,是要怎么个帮法?」
    黄经理露出诡异笑容,说,「这个简单,首先,就请你们在『投标』完之后,拨个电话给……」
    王经理只能无奈地坐着,听黄先生讲他的计画。最后,回覆说,「这个事情难度颇高我必须跟上头先报告下,听看看他们的意见才能决定。」
    黄先生不耐烦地说,「好吧!那就两天,后天我们再过来拜访。」
    送走了这个难缠的傢伙,强作镇定地安慰助理以及员工后,王经理回到他的办公室。
    当日稍晚之后,公司来了一位访客。来访的是与王经理在业界有过数面之缘,『达克科技』袁先生。会议室内,袁先生一坐定,看着王经理,冷不防说,
    「听说你跟李中尉很熟喔!」
    「李中尉,你是说……」王经理想要转移话题,因为这件事非常敏感。
    袁先生接着说,「业界现在都在传说,你跟李中尉暗地里有些交易,很有机会拿到这个标案。」
    「袁先生,这个误会可大了。我不过就自己所知,介绍李中尉有关标案的电脑產品而已,绝对没有所谓的交易,而且标案是公开的,谁都有机会的。」
    「不要紧张,其实我认识你也不只一两天了,这些话我听到之后,也是笑笑而已。」袁先生向前靠近王经理,说道,「我可不像那个成天在外头乱叫的人,我是生意人,就想来跟你谈笔交易。」
    「你的意思是……」
    「其实大家都看好你在标案的表现,所以才有那些间言间语什么的。我就实话实说了,你们公司这样的规模,实在没办法对付那些业界的小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公司可以入股你们,甚至将你们纳为子公司。你们也不用窝在这个小地方,我们科技园区的大楼里,还有空,你们要把整个公司搬过来都没有问题的。」袁先生拋出他的建议,想看看王经理的反应。
    王经理想了想,由于涉入这个标案,导致整个公司的麻烦,袁先生的这个提案似乎还是不错的解套办法,但是一时之间,要做决定也太快了,心想还是拖延一下,回答说,「你这个提案对公司的发展影响很大,我没办法现在回答,还得跟公司高层讨论一下。」
    其实所谓的高层,也不过就是自己掛名的那几个亲戚,『联威资讯』从无到有是王经理亲手建立,对外说有高层,那是在与客户谈判时,多少有些缓衝的空间。
    袁先生点点头,说道,「当然啦,这是公司的大事,一定要充分讨论,但我只是提醒,标案进行有时程的压力,得要抓紧时间。」
    递出名片,袁先生说,「这上面有我的联络方式,就等待王经理的来电了。」
    送走了袁先生后,王经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着。「眼前有两条路,顺从黄先生的意思,可以度过眼前的问题,但那个人并不可靠,难保加入他们之后、并且按照他的计画、协助他取得标案之后,一脚把我踢开,那又回到原点。」
    「但若接受袁先生的建议,加入大集团,看来不仅度过眼前,在大公司的保护伞之下,也不用再担心,类似黄先生这种业界流氓来找麻烦。然而若是一旦被入股,代表公司的决策权就得交出,不仅往后公司发展无法预期,甚至自己的位置也可能不保。业界有太多的案例,併购者的真正目的,多半是为了取得市场通路,根本不是要永续经营。因此一旦收併完成,都是裁员,除去併购方已经有的人员,例如人事、行政、总务等,有的甚至连被併购的负责人也被迫离职,因为併购者想要百分之百的掌握公司决策权。」
    两个难以抉择的选择题,王经理挣扎着到底往哪边走比较有利。
    隔日,王经理亲自前往『达克科技』,正式拜访袁先生,在细部的条件讨论后,终于达成协议。但此协议为最高机密,在『资料中心』标案未结束前,任一方不得向外公开。
    协议的主要有三大项,
    一、协助『达克科技』进行标案计画并取得标案。
    二、名义上加入黄先生的阵营,了解其对标案的计画,并适时回报。
    三、若『达克科技』得标,则啟动收购计画,聘王经理为子公司负责人,达克科技五年内不介入公司经营。
    做此抉择时,王经理知道将会影响到某些人、某些还在正义的道路上勇往直前的人。「期待日后的某一天,李中尉能体会自己的困难挣扎!」王经理这么地告诉自己。
    几日后,在助理赴营区『投标』之后,当日下午,王经理拨了个电话给李中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