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三人一早便来到疗养院要探望方母。方仁杰正在柜檯签到,今日值班的是熟识的张小姐。宇阳和麦里欧都感到异常的紧张,当然两人感到紧张的理由并无关联。
    宇阳是担心,当妈妈知道她已经读完日记和昨天发生的事情,会有什么反应。麦理欧则是因为,要拜见有机会成为未来丈母娘的原因而感到紧张。
    张小姐亲切地说:「方先生,你太太今天精神不错耶。她没在房间喔,你们等等去后院的菜园可以找到她。」
    「好的,谢谢。」
    他们来到菜园中,看到谭丽娟正蹲在那拔一些杂草,她听到脚步声缓缓抬起头来。那温柔清澈的眼神,透着喜悦。从她的精神状态和表情看来,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确,昨夜小松到她梦中说明一切,并请求懺悔。
    方仁杰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暑假,她第一次见到丽娟的那天。
    那时正在放暑假,他原本约了好友炳坤和大维要去打球。爷爷说方家新搬来了一对母女,那女孩和她同年,逼着他过去打声招呼。他不耐烦地骑着脚踏车出门,心想只要打声招呼便可走人。
    那日风和日丽,暖暖微风。他见一清秀的少女正蹲在花园中,不知道专注地在观察什么东西。少女大概是听到脚踏车的声音,缓缓抬起头来望着他。清澈通灵的眼神便如同今日一样。
    那时,他还不知道将来两人会有怎样的姻缘,只感到心震盪了一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