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祝祷结束后,达拉的仪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是祭神乐,进行方式主要是两人一组,在乐器弹奏的乐曲中对战,最后由主祭从胜负、姿势与技巧上判断最后由谁胜出。
    本来,为了画面呈现上的精采度,都是会拣选达拉也杰出的战士来进行,但这次却独独没有看见津梁──津梁向来从不缺席。
    判出最后的胜负后,本年度达拉也杰出战士也就诞生了。俐栩帮那人戴上竹编的桂冠时,那人显得有些靦腆,还忍不住低声问她:「俐栩小姐,怎么没看到津梁啊?」
    俐栩也不知道原因,只好假装没听到,微笑着完成了这个阶段。
    今年的达拉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首次邀请了政府的高官出席,这其中自然也有着想要游说那些大人物,解除这次达姆姆造成危机的意图。
    不过,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在有安全疑虑之下,高官当然还是几乎都婉拒了,只有一位文化局的高官,表明自己被多年交情的友人说服,才愿意出席这次的达拉仪式。
    祭神乐阶段,俐栩正目不暇给地观看对决,而她身后的清纆却几乎整场都在看那个教授。熬过那场命劫的教授一脸高兴,时不时拍着手大喊精彩,还不断跟旁边的高官认真讨论,两人的说话声是有点造成干扰,但似乎有希望能为达拉也做到一些帮助。清纆不经意瞥到旁边族人的困扰表情,暗自祈祷他们能顺利离开达拉也。
    另外,作为主祭身分的俐栩跟其中一名长老一起,与那位文化局高官签署了和平协议书。
    「达拉也的人不会遗忘那场灾难的发生。」俐栩神情凝重地说完后,便跟长老们一起向那人弯下了身,「请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全场沉寂,每个人都流露出沉重的神情。
    高官镜框下的眼睛端详了她一会儿,最后释出善意地露出笑容。
    「您还如此年轻,却已经是相当出色的头目了。」
    俐栩笑着摇了摇头,平静回着:「您可能误会了,我并不是头目。我只是担任着这次仪式主祭的族人。」
    高官先是惊讶跟疑惑,但看到旁边长老点头附和之后,顿时一脸了然于心。
    「是这样吗?那么我想,在达拉也,想必有很多优秀有才华的年轻人吧。」
    那人的这番肺腑之言,让全场瞬间哄堂鼓掌。
    「是的,能够生为达拉也的孩子,我感到非常骄傲,真的很感谢您。」
    在一片欢欣鼓舞的喝采之中,俐栩终究还是悄悄红了眼眶。
    达拉的仪式终于即将进入尾声。
    在签署了和平协议后,又经过长达一小时,族人一起围绕营火唱歌跳舞后,大部分人都已经有些疲倦了。此时此刻,俐栩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沉淀好心情后,再度站上了全场的正中央,准备进行最后的阶段。
    就在这时候,她左前方的族人忽然间缓缓退到了两边,开出了一个人可以通过的通道。
    俐栩转头看去,正好与站在通道尽头的那人对上了眼。
    她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在她身后,清纆笑着退开,现在场中央只剩下了俐栩独自一人。
    津梁缓步向前,通过了族人帮他开出的道路,来到了俐栩面前。
    「俐栩小姐,看过这么多精彩的对战后,您要不要也来试试呢?」津梁摊开了右手,宽厚扎实的手心里的那把刀,是俐栩的刀。
    俐栩凝望着他,这时候清纆走了上来,帮俐栩卸下了厚重的外袍后又迅速退开。
    「如何?」津梁的眼神闪烁着。
    在她眼前的这个人,属于他的自信与坚定全写在他的眼神里,即使是在这样的夜晚里也让人无法轻易忽略。
    俐栩回想起在达姆姆前祭的前夕,有一次津梁在半夜问她「要不要试试」,然后在那个夜晚,他告诉她,他们注定要成为平行线的两端,而他有可能会必须要杀死她。
    俐栩接过了自己的刀,牢牢地握在手里。
    无论无数次中的哪一次,只要面临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她都是选择那条必须与他站在两面的道路。
    即使是注定不可能赢得了的胜负,她也绝对不能认输。
    因为,只要认输,那么从一开始她就输了,她不会有赢得了这个人的机会,不会有让他信服、让他认可的机会。
    俐栩缓缓抬起了眼,他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稍微拉开一点距离后,俐栩主动开展了攻击,她突刺了几刀未果后马上退开,津梁手上的刀锋从她的脸颊边划过,她顺势用手肘撞击他的胸口,不过也只稍微碰到一点点他就避开了。
    两人一拉开距离,换津梁攻了上来,几个精准的刀法把她逼得直后退,俐栩在闪躲的时候气息已经开始变得紊乱,就在眾人意识到俐栩就快要输了时候,俐栩忽然双脚瘫软地跌坐在地,津梁连忙收回挥出的刀。
    没想到下一刻,俐栩迅速放开了自己的刀,并举起空下的双手反抓住他的刀柄,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整个人都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后才把他的刀夺下,他本能地迅速伸手掐住她脖子,把她压制在地上,而俐栩则立刻用夺下的刀刃直指他的喉间,势均力敌之下,两人的动作同时停住。
    战意稍微冷却下来后,津梁诧异地望着她,见她粗喘着气,疲态尽露,却仍握紧着刀柄,不打算放弃。
    现在的俐栩是充满破绽的。
    虽然她成功夺下他的刀,但以两人现在不对等的位置而言,他既可以轻易用另外一隻手反制住她的刀,或者使出力气掐断她的脖子──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做。
    他慢了一拍才放开掐住她的手,刚才俐栩的反应让他猝不及防,以至于出手重了些,看着她的脖颈上有着明显的红痕,让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我认输。」退开后很快站起,津梁挫败的颓下肩膀,露出苦笑说着:「是你赢了,俐栩。」
    俐栩撑着地板坐了起来,摀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喘息着,待她呼吸稍微平復下来后,他朝她伸来了手,她笑着握住了,靠着他的扶持下重新站了起来。
    「津梁真的很出色。」俐栩笑说,伸手把刀递还给他。
    津梁很快收回刀后,脸上扬起了好看的笑容。
    从头到尾,即使已经结束了,全场都还是一片鸦雀无声。直到一个格外突兀且压低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津梁,快说啊,你还在等什么。」
    俐栩偏头看了看迅速藏起身的亮,再回过头来,发现津梁寧静下来的双眸正凝望着她。
    在再度陷进寂静的达拉也土地上,俐栩跟津梁两人对望着,好久好久都再没有人发出半点声音。
    久到犹如过了一世纪后,津梁低下头抿唇笑着,眼里还有馀光,「俐栩。」
    「你要跟我成婚吗?」
    重新抬起头时,他的眼神再度改变,那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能容纳万物的浩然星宇,温暖的,温柔的,只对她的感情。
    在族人们共同见证的目光下,俐栩抿紧了唇望他,眼眶泛泪着。
    「津梁,我答应你。」
    在那之后的事情,俐栩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只知道津梁把她抱进了怀里,族人们纷纷围绕过来祝贺,现场有各式各样的声音。
    在一片吵杂之中,她的倦意洗捲了上来,身体摇摇欲坠,津梁巧妙地帮她掩饰着,迅速结束掉剩下的仪式,就这样抱起她离开了现场。族人们将继续在原地饮酒作乐,逐渐远离那个热闹的氛围后,四周安静了下来,津梁望着她沉睡的脸庞,拨开了她的瀏海,偷偷亲吻了她的额头。
    「津梁……」
    俐栩突然辗转着醒来,他的耳根子瞬间红了起来。
    「怎么了吗?」他状似冷静的回着。
    在他怀中,俐栩朝他微笑着问:「伤口,你会在意吗?」
    这回,津梁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实在没輒的深深叹了口气。
    「拜託你饶了我吧……」
    她开心笑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