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是用劣质的木材建造的,外层的木材很容易被弄碎,像是有意为之,棺材刚打开一些,“啪嗒”一声,整栋酒店的灯全部黑了,姜荔立刻转身双手抱紧黎杭。
    少年的呼吸很灼热,他听见她微喘的声音,两人贴的很紧,她听见楼下的尖叫声,她怕黑,也怕有阿飘,虽然知道世界上没有这些东西,但不可避免还是害怕。
    这个房间是不隔音的吗?
    为什么她能听见楼下的尖叫声。
    黎杭抱紧她,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轻轻的蹭弄着,姜荔觉得被他蹭的很痒,想要躲开又不敢躲开,少年问她是不是怕黑,她沉默一秒,立刻否认说不怕黑,身后突然贴上一具热度很高的躯体,是司毅抱住了她的身体,他们两个把她夹在中间,女孩尝试轻微挣扎却挣扎不开两个人的禁锢,她的衣服被撩起…
    “不行!”姜荔不想在这个地方做。
    司毅亲吻女孩的背,校服衬衫被撩到最高,两个少年一个亲着她身前的两颗乳一个亲着她后脖颈跟背,姜荔揪住黎杭的领子轻微的喘息,身下的校服裤被脱到膝盖处,司毅隔着内裤摩擦着女孩的阴蒂,她想要爬走,身前的少年,“去哪?”
    姜荔不知道要去哪,但她知道待在这里很危险。
    “杭哥你先还是我先?”
    黎杭道,“你肏穴我肏嘴。”
    “我不要…”姜荔不肯张开嘴,司毅吓唬她,“你想我们用玩具?这处玩具到处都是,每一个都能爽到飞,你这嘴能承受几个玩具肏弄?”女孩怔了怔,迅速爬起身拼命的亲吻着黎杭的唇瓣,胡乱的亲吻,“我…我不想口交,我觉得恶心…”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操,你怎么去亲杭哥不亲我啊!”
    “他妈的老子的嘴巴不能亲是不是!”
    黎杭问姜荔,“那你想怎么肏?这里可是有两个男人,你只有一个小穴,你的小穴能承受两个男人同时进去?”不能的,那样她会疼死的,姜荔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手也可以的…我不想…”
    这里黑漆漆的,她看不见这两个少年的神情,司毅拒绝,“谁要你的手,要你的舌头要你的嘴,老子的处男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三分颜色开染坊?你要知道想跟老子发生关系的多的去,别说你们女的,男的也有,个个都想给我肏死!”
    “那你为什么不去肏她们?”姜荔说。
    司毅瞬间哑口。
    少年恼羞成怒般揉疼她两颗奶子,“你他妈还敢顶嘴?现在肏你的是我。”
    “你只给州官放火不给百姓点灯!”
    “放你妈的狗屁!”司毅压着姜荔在落地窗处,掰开她的两腿扶着她的身体直接将身下那根东西想要肏入她的小穴里处,她的小穴还没有经过湿润,这会肏不进去在外层磨蹭着进不去,女孩被蹭疼了想要跑,少年气愤想给她涂催情的药物,“杭哥你那些催情的药呢?给我两瓶。”黎杭精准的找到女孩的阴蒂轻揉着,“那药不适合她用,给她轻些揉出水。”
    还没肏进去外面的灯瞬间亮了。
    所有人都往斯景酒店中间位置看去。
    棺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一些小首饰,像是陪葬品,下面的人尖叫的更大声了些,都说是来索命来了,怨气重变成魂魄去找仇人一个个索命,这次开棺闹的人心惶惶,个个都不敢站在中央。
    姜荔也看见了那空空的棺材,女孩眼角还挂着泪水,她此刻整个人被司毅搂抱着,两颗奶子贴着少年的身体,小穴也被磨蹭着,他已经硬了,这会她没心思做。
    “我妈妈在哪里?”姜荔望着司毅。
    “给我肏爽了就告诉你。”司毅把身下的龟头挤进去了一些,“不许哭!”
    他最不喜欢就是她被肏时哭的死去活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