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凉风吹起,许朝一出门便冷的哆嗦,可她还是不管不顾的跑到了周暮的房门外,    敲了俩叁声后里面的人终于开门。
    周暮看着许朝,和她大眼瞪小眼,再看到她身上凉薄的衣物时,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将许朝的胳膊一拉,将她拽入了房中,随后环顾了四周才关上房门  。
    “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周暮有些不可置信,这女人是疯了吗?他昨夜穿着外套在外面都冻僵了。
    “我....”刚刚许朝来势汹汹,此时却有些说不出口。
    见周暮转身要往里走去,她心下一急拽住了他的衣袖。
    “周暮,我好像有些难受。”
    周暮以为许朝病了,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摸了摸。
    他看着许朝的脸微微羞红,便明白了,她这是穴痒了,来找他止痒呢。
    “不行,我今日并没有兴致。”周暮昨晚想了一个晚上,脑海里最多的就是一定不能再因为一时情动和许朝做情爱之事了  。
    许朝并不知道周暮的想法,大着胆子走到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偌大的胸脯压在了周暮的胳膊上。
    柔软的触感上身,周暮情不自禁的麻了一下  ,他看着身旁满脸春色的女人,坚定的拒绝:“许朝,回去睡觉。”
    许朝被拒绝多次,多少有点拉面子,见周暮真的没有要肏她的意思,气的说话都夹枪带棒:“你是不是在外面吃饱了,所以不想肏我了!”昨夜他可一夜未归,去哪儿浪了也是指不定的。
    周暮松开了许朝的手,走到床上坐下,说出的话十分郁闷:“你可别胡说,娶了你我娘说接下来一个月里我除了学堂哪也别想去,昨夜我可是罚跪了一个晚上  。”也不知道是哪个下叁滥的跟他娘说了那日在马场的种种,天杀的,他真的只是和众公子一起去比赛而已,那群女子,他是一个也不认识啊!
    许朝有些幸灾乐祸,他昨晚居然在西院跪了一晚上,搞了半天他就是因为这个不想和她行房事了,那可不行。
    为了自己的身体得到满足,许朝拍拍胸脯:“这不好办,只要你今夜让我满意了,我明日就去向娘求情。”
    谁知道周暮听了这话不为所动,反而躺进了被褥里,侧着身子同她道:“许朝,你自己解决吧,我们一纸婚约总有一日作废,若是鱼水之欢做多了,往后恐怕会离不开对方的。”
    “况且,你若真有了身孕,我想我们都不大乐意被一个孩子困住。”
    许朝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无非是自己若和他有了个孩子,他们二人和离之后,他到时真心相待的女子无法接受她们的孩子。
    既然他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许朝倒也没了兴致,说到底她也只是贪图那点情色罢了,图的又不是周暮他这个人。
    屋外这么冷,许朝已经不想再跑回去了,干脆也一同进了被窝,反正俩人都已经睡过好几晚了,她也没什么好矫情的了,只是周暮这床,为什么永远这么硬!
    那晚之后,俩人半月没有见面,许朝一点也不关心周暮去做了什么,只是她夜里经常因为情欲辗转反侧。
    许朝再看到周暮是在学堂,当朝皇帝下令,所有官中子弟,没有入朝或者成为武将的,都必须在书院里获得嘉奖,才能离开书院,私自开府居住  。
    许朝虽为郡主,并已出阁,但还并未设立郡主封号。
    皇舅早在她及笄之日,就同她承诺,今年的冬猎以及书考,她若是能够过了先生的要求,便为她自立门户,送她一座府邸。
    而周暮就不大相同了,他就是想早日离开书院,这样他就能早日被封称小侯爷,从此做一个闲散之人,游山玩水,届时他再也不用受爹娘的束缚了。
    到时候他提出和许朝的婚约作废,也比现在有了许多的底气  。
    一入学堂,俩人就跟往日里一样,坐在屋中的俩边,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若不是他俩成婚的事早就满城皆知,倒还真以为俩人还是那看不对眼的死对头。
    屋里的众人虽不知他俩成亲的缘由,却也心知肚明,万万不能提及此事,若是惹毛了他俩其中一个,那就不太好收尾了。
    更何况二人拜堂时,明显的俩人隔着一段距离,根本不像是一对夫妻。
    夫子上午并未上课,只是告知大家冬猎还有俩个月举行,下课后皆可报名,以及年前的书考,希望大家认真准备,过不了的明年还要补考。
    剩下的时辰夫子已经离开,待他走后不久屋里便嘈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