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吗?”你看这个人可恶不可恶,把她压在身下欺负,还问她舒服不舒服。

    “呸!”沈蝶衣啐了一口,可这一声听起来别样娇俏。

    “就是不肯服软吗?”陆珩的笑声低低的,鼻子里呼出的温热气息,喷洒在她的颈脖,越呼越痒。她知道陆珩讨厌,却没想到在床上他这么的讨厌,他居然摸着她下面对她说:“可是你这里,特别的软……”

    “爱妃,你这里面,好舒服啊……”说这句话的时候,陆珩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连手指进去的感觉都这么舒服,要是真的把龙根插进去,一定被包裹的紧紧的。

    “我……我不舒服……”异样的感觉,让沈蝶衣有些不知所措。

    “疼吗?”陆珩轻轻抽动手指。

    “不……不疼……但……有些……涨……”沈蝶衣实话实说,双眼含着泪,使目光看起来更加盈盈动人。陆珩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唇齿交缠之后,他确认问道:“不疼吗?”

    “还……还好……”沈蝶衣不知道,她的这番话,给了陆珩莫大的鼓舞。

    他觉得她够湿了,也觉得自己忍耐的够久了,他觉得自己等不了,觉得她应该可以接纳他了。所以,他将手指拔出来,带出一缕淫丝。

    “唔……”他低头吻了下去,四片热唇的磨擦,陆珩的手更是在沈蝶衣的娇躯上四处游走,到处点火。

    “嗯……”沈蝶衣只觉得浑身都痒,尤其是被陆珩摸过的地方,好像都窜出一丛丛的火苗,还有被陆珩用手指弄过的地方,此时更是觉得……有些空虚,有些需要,有些痒,需要他进来再给她挠挠。

    陆珩见沈蝶衣红着脸,在他身下扭扭捏捏,已然掏出胯下的挺立,抵在她湿润的两股之间。

    “唔……”沈蝶衣只觉得有个热烫的东西,抵在自己的腿心,恍惚之间还不知道那是什么,还嘟嚷着对陆珩说:“你干嘛拿棍子顶我。”

    “啊!”沈蝶衣大喊一声,只觉得被撑的太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