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篇】第十二章:帮你揉揉(微)

    沈蝶衣躺在床上不肯起来,陆珩便自己爬上床去。沈蝶衣还是呈打字的躺着,一点位置都不肯让给他,说什么:“我身上疼,动不了!”

    她在埋怨他,可因为天生一副好嗓子,让她听起来像是在撒娇。

    陆珩也不多话,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陆珩!你别得寸进尺!”沈蝶衣有些恼,条件反射就要去推他,还抬起脚准备替他。可是,却被陆珩用双脚缠住了脚,且将脚大大的分开,让她下半身动弹不得。

    “我不进去。”陆珩对她说话向来直白。他的手抚摸着她不施粉黛的面颊,又顺着她好看的脸一路往下,在后钻进她的亵衣,告诉她:“我知道你身上不爽,帮你揉揉。”

    “我不要你给我揉……唔&”沈蝶衣刚想骂他,可当陆珩的指腹按在她的乳尖上,她哼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小红豆这么快就硬了?”陆珩的声音带着笑意,手上的动作却是不停。

    “还不是你弄的!”沈蝶衣想骂他,可是一开口,声音竟是如此水媚柔软。

    陆珩压在她身上轻轻的笑,大掌将她柔软的胸部揉圆搓扁,沈蝶衣心中本来有火,可当陆珩手上动作不停,且如雨点一样密集的亲吻落在她颈脖间,并且伸出舌头,时快时慢的在她身上舔舐的时候,她只觉得身躯更加无力起来。

    像是喝醉了一样,发出喃喃的:“嘤嘤……嗯嗯……”声。

    几次陆珩用力的时候,沈蝶衣都想要叫出来,可她将这是做一件羞耻的事情,总是咬着唇不肯出声。陆珩让她:“叫出来……”她却也只是发出微弱的呻吟。

    陆珩怕她咬疼了自己,移动着嘴唇贴上沈蝶衣樱红的热唇,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向里面探索、游动着。沈蝶衣一开始想要推拒,舌头迎战着,却在不知不觉中与陆珩紧贴着嘴唇,缠绕着、吸吮着,势均力敌。

    “唔……嗯……唔……唔……”一阵热切的亲吻,陆珩的手缓缓往下,伸进沈蝶衣的亵裤,灵巧的手指很快就找到了沈蝶衣的此刻已有些湿润的小穴。

    陆珩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我给你的琼花蜜露……”

    他想,她肯定没有好好涂在那里,不然这里也不会这样的紧,像一张小嘴,紧紧吸附着他的手指。

    “我扔了!”沈蝶衣气呼呼的说道。

    “无碍。”陆珩不知什么时候掏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白瓷瓶,对沈蝶衣道,“我备着呢。”

    “……”沈蝶衣落败,蹬着蹬不动的腿冲陆珩嚷嚷:“我不要涂!我……我才不要将手指伸进……伸进去了!太臊了!”

    “原来衣衣是在害羞?”陆珩一句打开了瓷瓶,在沈蝶衣的一声惊呼声中,扯下她的亵裤,将那琼花蜜露倒在她的花阜上。

    一阵冰凉,沈蝶衣气的想骂人。而陆珩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沾着那粘稠的液体,再次把手指缓缓塞入她的穴中。

    “唔……”一阵冰凉,加上异物的入侵,沈蝶衣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陆珩瞥见她脸上并无不适的表情,遂开始缓慢的抽插,嘴上却温柔的说道:“即便昨晚我再小心,到底还是弄疼了你。涂上这个,你便没那么难受了。”

    抽插了许多下,陆珩又加塞了一根手指。

    毕竟这琼花蜜露还有着润滑的作用。

    ————————————————————————————————

    放心,陆珩说话算话,不会争的欺负沈蝶衣的。

    (_喜歡本書就上Ν2QQ點℃哦M閲讀更多書籍灬

    【后宫篇】第十三章:帮我(微)

    陆珩说只是帮她上药,不插进去,当夜还真没有再把那根磨人的肉棒塞进她下面。即便她把手塞进去了,抽插、甚至是故意在她那里转动,揉捏了几下,可那蜜露涂上之后,她下面确实舒爽不少,便也没那么恼他了。

    只是他的手放在那里确实羞人,涂完琼花蜜露之后,沈蝶衣便用被子蒙住了头,不去理他。

    陆珩让丫鬟给他脱了衣服,这才重新上了床,将背对着他的沈蝶衣搂在怀里。

    沈蝶衣推他,他便搂的更紧,甚至一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又来到她软绵绵的胸脯上作恶。沈蝶衣羞恼,几次三番推拒他的手,可他捏着他胸的手只要稍一用力,她身上就软了下来。

    陆珩的指腹在她乳尖打转,说什么:“衣衣,你这里都硬了。”

    “下流!”沈蝶衣红着脸,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让他占了便宜,伸手往背后一捞,势均力敌的对陆珩说道:“你不也硬了吗?”

    她是无心的。没想那么多。可她的小手软若无骨,往他坚挺上一握,原本就肿胀的分身一颤,只觉得十分舒爽。

    沈蝶衣要抽回手,陆珩却按住了她。

    “帮我……”陆珩的声音有些哑。沈蝶衣不明白,可当陆珩指引着她的小手伸进他的裤裆,让她紧握那跟烫热的肉棒时,沈蝶衣起的抬脚就要踢他:“臭流氓!”

    陆珩身手敏捷,抬了条腿压在沈蝶衣身上,她便动弹不得。

    陆珩威胁她:“你不肯用手,我就只好把它插进你的小洞洞……”

    “别……别插……”陆珩说着就要伸手来脱她的裤子,可想到昨夜那一番折腾,身上一整天的不适,还有被陆珩涂了药,湿乎乎的下体。沈蝶衣怂了。

    她只好按照他的指导,握着他双腿间的那根肉棒,来回撸动,只到他搂着她,低吼一声,将一团烫热且粘稠的液体射在了她的手上。

    陆珩觉得有些对她不住,找了快帕子准备替沈蝶衣将手擦干净,却不想沈蝶衣一脸嫌弃的把手上的灼精一把抹在了他的亵衣上,厌恶说道:“咦!好恶心啊!”

    陆珩的脸黑了,他强忍住怒气和欲望,告诉自己,要不是看她“有伤在身”,他定然要将这龙根插入她甜美的花穴,狠狠抽插,插得她上下摇晃,香汗淋漓,紧抱着他,紧绞着他。

    Q1569195420.独.家.整.理

    陆珩越想越气,翻身压在沈蝶衣身上,埋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

    下章吃肉了~

    【后宫篇】第十四章:摘花(微)<一见男主就腿软(H)(栀九)|PO18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汜住首橃棢阯нǎIτǎИGsんЦщЦ(嗨棠書箼).℃㊣M
/7625842

    rosemary

    【后宫篇】第十四章:摘花(微)

    陆珩颇有些生气,原因还是沈蝶衣。

    这几日他都没有去找沈蝶衣,一是担心她破了身子,还需要几日休养,二是担心他日日去她宫里,那些朝臣又要在他耳边叫,要他雨露均洒。

    陆珩是个明君,且必须做个明君,伟大的社稷抱负不说,他龙椅还没坐热乎,可不能让人弹劾了。

    可是呢,他没有去找沈蝶衣,沈蝶衣也没有来找他!陆珩起先还想,都说女人破身,身上要不爽上几天,兴许沈蝶衣是身上不舒服,这才在她的绮芳宫不出来。于是,他差太监偷偷去看了,可是太监说是什么?说:“柔妃娘娘睡到晌午才起,吃了饭,在院子里荡了会儿秋千又扑了会儿蝶,和来串门的庆嫔娘娘喝了会儿茶,这会儿用了晚膳,在御花园里散步消食呢!”

    “有时间逛御花园,没时间来看我?”陆珩很气,更气的是:“她和庆嫔很熟吗?和庆嫔说什么话?整个宫里,和她认识最久,关系最好的难道不是我吗?她怎么不来找我?”

    “摆驾绮芳宫!”沈蝶衣没有去找陆珩,陆珩心里着实憋着慌。

    沈蝶衣回到绮芳宫的时候,陆珩已经坐在屋里头等她了。沈蝶衣手里摘了串花,哼着小曲,也没在意自己院子里多出来的那些人。毕竟宫里头人多,反正她也叫不出来名字。

    沈蝶衣笑靥如花,踏进屋里,吩咐道:“金珠,拿个花瓶帮我把花养起来。”

    跟着进屋的金珠银宝没有回话,颤巍巍的跪下去,恭敬一拜:“奴婢参见陛下!”

    顺着他们跪拜的方向,沈蝶衣转过头来,看见面上冰冷冷的陆珩,“哦!”了一声,甚是无所谓的说道:“你来了?”

    “过来。”陆珩朝沈蝶衣伸出一只手。

    他现在毕竟是皇帝,沈蝶衣并非不懂事,在外人面前,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她拿着花,乖乖走到沈碧沉面前。

    此时,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金珠和银宝早在四福的眼色下,退了出去,关好了门。

    “唔!”沈蝶衣刚靠近陆珩,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手腕一紧,一阵天旋地转,待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陆珩揽腰压在墙上,唇贴着唇,一阵亲吻。

    炙热的吻,在她唇上辗转,带着他沉重的呼吸,伸出他湿热的舌,强势的撬开她的牙关,灵巧的在她的唇齿间搜刮。

    “唔唔……”沈蝶衣一时被他吻的有些呼吸困难,同时也觉得身上发热,甚至下体有一种异样的温暖,一阵阵的,更有一股股热流翻滚着,一丝丝酥痒的感觉在那不可明说的地方骚动着。让她……有一点想挠。

    沈蝶衣夹紧了腿,陆珩察觉到她的异样,直接将身体贴了过来,他袖长的腿挤入她的双腿之间,虽然隔着衣物,但是随着他的深吻,他的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疑,一直顶在她的双腿间,且摩挲着!

    “嗯……”一种肌肤磨擦的快感淹没了沈蝶衣的思绪,她被他吻的晕头转向,或者说,被他吻的有些忘情。她的双手环住他,是害怕自己虚软的身体无所依靠,却被他认作邀请。

    不待沈蝶衣分辨得出他胯间忽然变得坚硬的东西是什么,已经是一声惊呼,被陆珩抱起来丢到床上。

    沈蝶衣手上还拿着一枝花花儿,陆珩见了,低低笑了:“你摘了我的花儿,我得向你讨回来。”

    快打卡,下一章就是了!

    感谢小可爱:鸡蛋面、前塵如夢、Mandy的珍珠~

    特别感谢Mandy的捉虫~

    是的,陆珩有点儿腹黑,还有点儿孩子气。不过他孩子气的一面,只在他的衣衣面前~

    【后宫篇】第十五章:进去了(H)

    一阵绵绵长长的吻,将沈蝶衣吻得晕头转向。虽说她终于在实战中学会了换气,却还是被陆珩吻得呼吸困难。

    她推开他,气喘吁吁:“你怎么老喜欢啃我!”

    陆珩的声音也有些喘,看着怀里双颊绯红的佳人,只见沈蝶衣双手环抱着他的颈项,媚眼里波光盈盈,娇羞的模样惹人爱怜。松散的衣襟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让他心马意猿。

    “我不但喜欢啃你,还喜欢干你!”陆珩心想,沈蝶衣真是个妖精,他一面想着自己以后兴许就死在她身上了,一面把手伸进沈蝶衣的衣襟,捉住她胸前那一对雪乳揉搓。

    “嗯……嗯……嗯……”沈蝶衣被陆珩揉搓的忍不住呻吟。这猫儿一样的叫声,就好像是弥漫在空气中的催情香,不一会儿,他那儿就肿胀难耐了。他等不及了!

    于是,陆珩含住沈蝶衣的一只蓓蕾,吮吸舔弄,一手揉捏着她柔软的,一手难以掌握的雪乳,而另一只手则是上下点火,在沈蝶衣柔滑的身体上四处抚摸着。

    沈蝶衣因为羞涩,多少有些抗拒。陆珩的手摸到哪,沈蝶衣的手就捉他到哪,挡着他,不让他触碰。可沈蝶衣那小小的力气,又能阻挡陆珩多少?陆珩将她吻得晕头转向,不能呼吸时,手指已经来到了沈蝶衣的大腿根处。

    “唔……”沈蝶衣自然的夹紧双腿,却一并把陆珩的手也给夹住了。

    陆珩的手指头勾了一下,哑声笑道:“衣衣,你都湿了。”

    沈蝶衣有些窘迫,也有些愤怒,粉拳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锤了一下,娇嗔道:“还不都是你!”

    “怪我怪我……”陆珩的手指轻轻在沈蝶衣的大腿根摩挲,她就虚软的并不拢腿,陆珩再接再励,抚摸着她的小花唇,低哑的声音在沈蝶衣耳畔说道:“怪我想要衣衣,可是,衣衣就不想要我么?”

    “我要你干什么!”此时,陆珩正按压着她藏在花唇里的小珠,引得讨她一阵阵的颤栗。而陆两腿岔开珩整个人压在她身上,让沈蝶衣的双腿根本无法并拢。

    “不是说了,干你吗?”陆珩说着下流的话,可因为天生一副好皮囊并着好嗓子,让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情话一样动听。

    他的手指,被她的花蜜打湿。他知道,自己可以进去了。

    在沈蝶衣“嘤嘤呀呀”的呻吟声中,陆珩先用肉棒在她的大腿内侧附近挑逗,然后按压着她的花缝上下游移摩擦,用他的肉棒揉捏着她敏感的小珠,引得沈蝶衣一阵一阵忍不住的浪叫。

    最后,陆珩将肉棒沾满了沈蝶衣的花液,对准穴口猛一挺身!

    “啊!”沈蝶衣身子紧绷,惊呼了一声。

    “疼吗?”陆珩紧搂着沈蝶衣的腰不敢动。

    “疼……”沈蝶衣的声音软了下来,实话说道:“也不能说疼,还可以忍受,比那天……没那天那么疼……”

    陆珩放下心来,缓缓将肉棒继续插入,快插到底时,他略用了些力,沈蝶衣又是一声呻吟,搂紧了他,怯生生的问道:“进去了?”

    “进去了。”陆珩抱紧了他的小人儿:“我要开始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