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金自顾自上前单手弹起了他只会的半首曲子。韦英索性走到钢琴前,暗下夹紧阳具,扶着屁股缓慢的坐到他旁边,只觉得粗大带着精液和春水缓缓滑进充满自己整个花径,撑的很是舒服,差点呻吟了出来,还是忍不住轻微抖动了一下,但立马和些杨金弹奏起来。这些小动作全部纳入杨金眼底,此刻他的老二也已经抬头撑起小帐篷,弹琴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满脑子想的就是捧着女人的屁股好好的从后面干的她水流满床
    佘淳之没发觉杨金的不自然,他所有注意力全在韦英身上,想的是她现在夹着个假鸡巴装作淡定双手轻轻弹琴,明明爽到了也一声不吭,十个月后她就要捧推着大肚子,夹着个胎头扭来扭去,就算一回生二回熟,可看她还有这份气定神闲么。佘淳之越想越焦躁起来,恨不得当场就再给她花径里再灌些种液。
    很可惜,造化弄人,还没等两人弹完,佘淳之就被迫离开。对头郭老板偏偏又来自家行里闹事,还带了几十个打手。杨荣贵听了立马说自己带着兄弟一道帮忙去,佘淳之看着还在弹琴的韦英和杨金,心里说不出道不明的不放心,但想着也不至于在自个儿家戴绿帽子,在韦英耳畔低语一句“好好夹着”,就转身带着众人离去了。
    韦英本来极力固定着腰身,减小假鸡巴在体内的晃动,见众人离开也慢慢放松了下来。伸长手臂弹琴连带着花心磨过阳具凸点,终于忍不住喘了一声。杨金早就按耐不住想把韦英推在钢琴上,把她叉开到大腿根的旗袍狠狠撕开,好好满足她的所有呻吟索求。于是故意问道,“我看人家弹琴,都是用脚踏板,我也不会用,不知道二太太能否指点一二。”韦英正想着晃动双腿让花心多多被凸起擦拭,于是满口答应。她本来为了让椅子抵住阳具和佘淳之留下的精液刻意往后坐在椅子上,于是向前挪了挪丰满的屁股,让阳具刚好抵在椅子上既不至于掉出来也有足够的摩擦。她踏上踏板,只觉得阳具在花径里好好抚慰按压每一寸饥渴,让她舒爽到忍不住多踩错了许多节拍,双眼微闭,下身把假鸡巴夹的越来越紧。她好想直接把手指葱琴键上移开伸进底裤好好抽插自己的花穴。杨金在边上只听得女人的呻吟越来越明显,可又像是专注在弹琴,不敢打扰。终于,韦英弹完了曲子,微微抽搐着在杨金眼皮子底下达到了高潮,累得不行又不想趴在钢琴,于是只能借杨金来点支撑,却一不小心摸到了他又涨又硬的裤裆。杨金只觉得自己下身快要爆炸,又被逮了个正着,面红耳赤的,风流的脸上倒添了些许憨稚。韦英觉得好玩,倒装作精疲力竭晕倒瘫在杨金身上,一边慢慢摸起杨金的老二来。杨金其实还是个处子,哪经受的了这种香艳。眼见着佘家的佣人们也不在跟前,索性乘没人打横公主抱起韦英。韦英低声骂道,“呆子,卧室在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