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英坐在车上路过了韦家旧屋,虽然早已换了主人,但还是原来的门巷。她鼓足勇气想下车看看,可正在开车的佘淳之却对此毫不理睬。冷嘲热讽都无济于事,她只能俯身去抢方向盘,却已经开了过去,到了不远的陆斯家,碰巧遇到陆斯站在门口,看着她发泼的样子摇头发笑。一架钢琴不知怎么砸到路中央,急刹车后,钢琴后躺着赤身裸体的杨金。
    是个梦,韦英悠悠醒来,身边躺着的佘淳之还在熟睡。她把男人压在自己身上的手挪开,拽了件披肩起身下床走到窗边。窗外是极绚丽的秋叶,黄得晃眼,红得烧人,像在发泄生命最后的癫狂。她闭上眼,想感受阳光的温暖,脑海里却闯进昨夜泳池里梁菁憋着胎头的呻吟,而自己也曾在众目睽睽之下夹着佘淳之的丸药。唯一的区别,可能只是她有个名分,有个合理合法被这样处置的名分。她还是有些冷,抖了抖身子,却被佘淳之从身后紧紧拥抱。“别冻着了,我的钢琴家。”佘淳之在她头顶轻吻,低声说道。韦英眼眶有些湿润,努力吸了吸鼻子,佘淳之听到赶紧又把她抱回被窝,”哎呀,都有些受凉了,今天就好好歇着吧。王妈,把早饭端过来“,韦英看着门前男人的背影,不自觉地笑了笑。可当她正面瞧上佘淳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男的是在心虚。
    她挑了挑眉问,”那老先生还好吗?是谁啊?“”上官明他爹,上官部长,没什么大事。“佘淳之把早饭喂到韦英嘴边,忽作一副生气的样子,“昨晚老傅直接睡过去了,醒来后看到你给他留的字条才屁滚尿流地来医院找我,我赶回家看到你睡在那儿才放下心来。一天天的什么事都做不好,等会儿我就把老傅给辞了。”韦英看了他一眼,没有搭话。佘淳之又叹了口气,”可还是他嘴严,这时局再找别的也是麻烦。“韦英岔回话题,“你昨晚跟上官部长谈什么生意呢?那么忙。”她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假装没有看到佘淳之舔了舔嘴唇,思前想后的模样。佘淳之终于下了决心,揽上韦英肩膀,一下下顺着,”你可千万别生气。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非逼着我把你肚子里一个孩子过继到上官家。“佘淳之托住韦英手中晃动的杯子,急忙道,”阿英,这孩子将来过去是要享福的,上官家一个儿子都没有,上官明那个性你也是知道的。而且你和她那么交好,以后见孩子不也是很方便吗?“韦英使劲把佘淳之稳住的杯子推开,温热的牛奶就这么喷到了他的脸上。”滚,滚出去,你算老几,做这个送子观音?“韦英怒吼,全无往日端庄的形象。佘淳之抹了把脸,恼羞成怒道,”你又是什么身份,弹个钢琴还真以为自己不食人间烟火了,上官家以后所有家业都是这孩子的,你这在犯什么昏!“
    韦英心里清楚的很,却不愿意在佘淳之面前承认。她止不住的颤动,用着全身的力气把佘淳之往床下推去。佘淳之已经后悔说了重话,怕她伤到自己,只好顺着她。韦英又起身继续把他往门外赶去。佘淳之锁住她的手,想让她冷静下来,可韦英竟然又扭腰想用自己高挺的肚子撞上他,逼着他退出房去。韦英啪一声把房门关上,终于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只能靠着门板,抱着肚子坐在地上,无声地掉泪。佘淳之趴在门外,听屋内毫无动静,也叹了口气,无奈地拍了拍门框,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