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苏安顿了顿接起。

    电话那头苏雪关心地问道:“姐你这几天都去哪了?我上次在酒店里等了你好久都没等到你,我可担心死了。”

    苏安早已习惯了她的假惺惺,淡道:“我没事。”

    苏雪为了防止被人怀疑,那天并不在酒店,事后也再没有联系过她安排的人,之后又联系不上苏安以至于苏雪认为

    自己已经得手了。

    这会听到苏安语气中的有气无力更是确定,得意道:“姐你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啊,我这几天一直都联系不

    上你,又不知道你住在哪,你告诉我你住在哪我好去安慰安慰你呀。”

    告诉她地址让她以后再找人来骚扰自己?苏安想忽略她语气中的幸灾乐祸都忽略不了,继续讲下去气的还是自己,

    说完:“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来看我。”后便挂断了电话。

    吃完饭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后,苏安穿着睡衣趴在床上,原本应该睡意浓厚的她突然睡不着了。

    前几天忙着无暇回想,这一下子空闲下来,又经过苏雪这么一提醒。

    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天晚上男人的深邃的双眼,微张吐气的薄唇,宽厚的肩膀,精瘦的腰身……每每动作下自

    己那前所未有的陌生的感觉……

    苏安猛地拿被子盖住头,脸红的不行,懊恼的将脑子里的画面拂去,心里默默催眠着明天又要开始奋斗找工作了,

    她要尽快摆脱苏家,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再见

    转眼间就到了毕业典礼,苏安还是没能找到心仪的工作,油画专业在国内本就没什么太大的发展空间,几个叫的上

    名的画廊都想找高学历的人才。

    苏安并不是没有读硕士的想法,但她更想先摆脱苏家,她打算等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再考虑继续深造。

    但她没想到自己会被评选为优秀毕业生,苏安看着自己临时抱佛脚赶出来的油画,哭笑不得。教授告诉她优秀作品

    会被陈列在展厅一段时间,毕业典礼时她还需要跟所有的优秀毕业生一起上台领奖,苏安一一应了下来,想来这也

    算是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回忆了。

    ————————

    很快就到了毕业典礼当天。

    苏安穿着学士服,和其他院系的优秀毕业生们站在一起,等候上台接受表彰。然后意料之外却情理之中地碰到了梁

    音。

    “安安你也在呀!”

    梁音欢快的跟她打招呼。

    “恭喜你也当选了!我还以为毕业前都看不见你了呢。”

    苏安微笑着回应。

    梁音,人如其名,“绕梁三尺,余音袅袅”,她出生在著名的音乐世家,大学也选择了古音专业,和苏安一同就读

    于最高艺术学府。由于小时候住得近,苏安和梁音从小就认识,苏安性格偏冷清不擅交友,梁音也算是苏安上大学

    以后唯一的好友了。

    “哎你可别说,听说今天校方最大的投资人也来了,以前都是一个老太太参加的,今年据说是个大帅哥哦~~”

    梁音作为一个颜控兴奋极了,第一次觉得颁奖也是一件好事,能够近距离的看帅哥谁不高兴呢?

    苏安笑了笑,看到工作人员已经在点名排队了,和梁音说好之后再聚,也没再多说什么,安安静静的排队后场。

    ————————

    薄衍刚回国就被人暗算,自然没放过给他下药的那伙人,之后又派人去查了苏安的底,果然是干干净净的身家,除

    了从小过得不太舒心以外,也算是富裕人家中出来的乖乖女。他粗略看了一遍之后就没放在心上。

    家里的老太太也不是没有催过他找女朋友,但是他一对女人不感兴趣二想以事业为重,再加上自己脚跨黑白两道,

    不想让人抓到把柄,所以压根就没想过找女人。清心寡欲到连他身边的特助都觉得自己的老板是不是性冷淡。

    那晚之后,不是没人不怕死的往他身边塞过女人,薄衍想尝试着接受看看,但他洁癖又挑剔,不是嫌长得没她好看

    就是身材没她好,都比她好的,意图又太明显,没一个让他有硬起来的欲望,反而莫名的怀念起那天晚上她的滋味

    来……

    所以当薄衍坐在主席台上,听校领导将优秀毕业生的名字一个个的念出来,当眼角瞥到一抹学士服都遮掩不住的纤

    细的身影,耳边听到“苏安”二字时,薄衍抑制不住地勾起了唇角。

    苏安在看到他时,就已经呆住了,要不是后面的同学推着她往前走,她可能就呆立在了原地。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晚的男人竟然就是梁音口中最大的投资人!他们竟然在这种场合再次相遇了!

    苏安呆呆地看着薄衍缓缓起身,高大笔直的身上穿着严谨考究的西装,接过礼仪小姐递上的奖状,迈着长腿走到在

    她面前站定,微微低头,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里透着只有她看出来的玩味,和她对视,薄唇轻启:

    “恭喜。”

    轻缓又充满磁性的嗓音一下子就酥掉了苏安半边身体,脑子里又想起那晚他在她耳边低低的喘气声。苏安回过神

    来,猛地接过他手里的奖状,却被他的手指划了一下掌心,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薄衍不动神色的后退一步,看着苏安慌乱的跟随队伍下台,捏了捏刚刚触碰过苏安的手指,内心蠢蠢欲动。

    苏安自再见到薄衍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浑浑噩噩地等到毕业典礼终于结束后就一股脑地往外冲。

    却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拦了下来。

    “苏小姐,我们先生请您一叙。”

    —————————————————

    第二更!谢谢大家的资词!我会努力日更的!!TAT

    包养

    苏安跟着西装男子走到校外的一家咖啡店,隐约猜到了是谁想找她叙旧,心里隐隐有些紧张。

    说是叙旧,可他们总共才见过一次面,能有什么旧好叙的。

    那天他说她勾引他,总不会是来算账的吧?她自己还丢了第一次被吃了豆腐呢,怎么想也是自己比较亏!苏安下定

    决心一旦他指责起她来就立刻反击。

    程特助将苏安带到咖啡厅最角落的位置就离开了,苏安看着眼前的男人,角落的位置没有阳光,薄衍整个人陷在阴

    影当中,只有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来在他俊美的脸上留下一道光晕,看着格外邪肆。

    薄衍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举手投足间都是风景,他皱了皱眉,将咖啡杯放远了点,抬头示意苏安坐下。

    苏安落座后,薄衍开门见山:“苏安,你想摆脱苏家吗?”

    苏安一愣,想到他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你调查我?”

    “我应该知道勾引我的女人是谁,不是吗?”

    “都说了没勾引你,我也是受害者呢……”苏安嘟囔道。

    薄衍盯着面前乌发包裹着的小巧的脸蛋,眼睛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