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来找苏安,陪她度过了一段黑暗的时光。

    那时苏安还小,分不清她对徐轶是什么感觉,只是对他心存感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但这一切终究扛不住距

    离和时间的摧残,徐轶高中就被送出国去念书,而苏安为了摆脱苏家,也一早就搬了出去。徐轶回国的时候根本见

    不到苏安,于是两人就断了联系。

    “我前几年回国拜访苏家都没见到你……你过得还好吗?”徐轶关心道。

    “我挺好的,谢谢你。”毕竟是好几年没见了,苏安说话带着点距离感。

    徐轶也没有勉强,他温和的说道:“我是来帮我父亲取画的,但我想再买一幅画送人,幸好是你是行家,能帮我出

    出主意挑一幅合适的吗?”

    苏安点点头,带着徐轶先去跟沈哲君打了声招呼,沈哲君寒暄几句,摆摆手,让苏安带着徐轶随便挑。

    苏安带着徐轶去库房,一边感慨道:“没想到徐叔叔和师傅的关系如此好。”

    徐轶跟在苏安身边,点头:“父亲和沈大师是大学好友,父亲热爱收藏,经常会向沈大师买画……哎,这幅挺好看

    的,有什么寓意吗?”

    苏安缓缓跟他解释,接着又给他推荐了几幅作品。徐轶看着女孩吐气如兰,以前脸上的婴儿肥没了,出落得越发标

    致漂亮。徐轶的心里是有点懊悔的,如果当时能跟苏安保持联系,他们之间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那么疏远?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等。

    ————————————

    下班时间到,一辆拉风的骚包跑车停在工作室门口。见到室内静悄悄的,薄衍戴着墨镜,巡视一周,探出头对着花

    园内正在种花的沈哲君打招呼:“沈叔好,苏安呢?”

    “臭小子,好不容易见到你沈叔就知道找别人?”

    薄衍迈着长腿下车,摘下墨镜,勾唇:“您不是有我奶奶关心着么,我哪敢跟她抢啊?”

    沈哲君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又想到了好玩的事:“苏安在仓库带客人呢,你赶紧去找她别在这碍我的眼。”

    薄衍听了,皱了皱眉,往仓库走去。结果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男人温和的声音:“今天多亏了你帮我,晚

    上有空吗?好久不见,一起吃个饭吧?”

    苏安想了想家里还有人,摇了摇头,委婉拒绝道:“抱歉今天恐怕不行……”

    徐轶有点失落,但也没强求,点了点头:“前段时间我见到梁音了,等你有了空,我们一起聚一聚吧,我们好久没

    在一起聊过天了。”

    语气中还带着一点可怜巴巴的意味,苏安轻笑,再加上本就还欠着梁音一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点头应了下来。

    “实在抱歉打扰你们的雅致了。”室内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苏安和徐轶一起转头看向声源。

    薄衍站在门口,背着光,脸上的神色阴沉难辨。

    苏安看到来人,愣了愣,紧接着往他的方向走去:“你怎么来了?”

    “接你下班,我肚子饿了。”稀疏平常的话从薄衍口中吐出,苏安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怎么有一种自己要被宰

    了吃的感觉?

    就在苏安停顿在路中间没想明白的时候,薄衍神色越来越冷,一把上前拽住苏安就往外走。

    “等等!你是谁?放开她!”身后传来徐轶急切的声音。

    “没关系,他是……”苏安回头,正准备解释,却发现自己无法解释她和薄衍之间的关系。薄衍接了她的话,他转

    过头,眼神如冰冷的利刃一般扫向对面站着的男人:“我是她男人,听明白了吗?”

    等徐轶回过神来,苏安已经被塞进车里带走了。

    ————————————

    ?惹火了小衍,后果很严重,下章次肉肉~

    欺负【长肉】

    跑车飞驰在路上,苏安紧紧抓住扶手,吓得心惊胆战,转头看了眼薄衍,冷峻的面庞正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苏安

    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他第一次对她冷脸。

    “吱———”猛地一个刹车,车停在红灯前,苏安差点没被甩出去,靠在车座上平复呼吸。

    薄衍点燃香烟,狠狠抽了一口,吐出白蒙蒙的烟雾,才总算忍下暴虐的心理。

    “他是谁。”

    苏安反应过来,轻声解释道:“他住我…苏家对面,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哦?还是青梅竹马?”薄衍冷笑。

    苏安皱眉:“我们已经很久没碰过面了,这次遇到是偶然,他来工作室……”

    话被打断,是因为薄衍翻身凑近她,捏着她的下巴,双眼冷冷的望着她:“苏安,我不管他是谁,你是我的人,我

    不准你对别的男人笑,不准对别男人有紧密的联系,你听到了吗?”

    苏安咬唇,停顿了很久才点了点头,身后的喇叭急促的响起,薄衍翻过身,发动车子。

    这几天他受伤,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让苏安几乎忘了她和薄衍之间的关系。薄衍这么一说,让苏安突然就清醒了

    过来,他们之间原本就是不平等的,她是他的情人,她要接受薄衍提的一切要求……苏安突然有些失落,却不想深

    究这些失落来源于何处。

    车子停在薄衍的公寓下,苏安来过一次,所以还记得。

    进了门内,薄衍一把把苏安压在门上,吻住了苏安的唇。

    苏安仰着头承受薄衍的吻,他的舌头伸进苏安的口腔内,舔过她的牙齿,勾缠着她的香舌共舞。口水控制不住的从

    唇角流下,两人也无所察觉。

    直到苏安快喘不上气才被放开,薄衍沉沉地看着被他吻得红肿的红唇,只想把她狠狠的欺负她,把她肏到下不来

    床,让她再也不敢去勾引人。

    苏安被拦腰抱起放在客厅的地毯上,薄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衫扣

    子。

    “自己把衣服脱了。”薄衍沉声说。

    苏安咬着唇,心知现在绝对不能再惹薄衍生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了手。她今天穿了件连衣裙,脱起来也很方

    便,没几下身上就只剩下内衣内裤了。

    薄衍手上不停,眼睛却赤裸裸地看着苏安:“继续。”

    苏安觉得羞耻,脸带着眼眶一起泛红,她解开内衣,两只浑圆的白兔跳脱出来,一晃一晃的勾人。

    薄衍命令道:“揉你自己的奶子。”

    两只白皙的手摸上奶子,苏安抖了一下,小手包不住大奶子,微微一使力,乳肉就从指缝中溢出。指尖不小心刮到

    奶头,苏安就忍不住呻吟。

    “啊薄衍好痒”

    薄衍脱下衬衫,解开皮带脱掉裤子,大肉棒挣脱束缚挺立着。他蹲下身,手从苏安背后抚过敏感的腰窝,陷入臀

    缝。

    苏安在被亲的时候就湿了,薄衍轻笑,指尖勾抹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