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呜呜的呻吟声。白嫩的身子被男人掐出一道道红痕,微微颤抖着。小屁股也被拍的红红的,脸蛋泛着迷离的粉红

    色,性感诱人的不行。

    薄衍每一下都插进最深处,用力顶开里面那张小嘴,嫩肉吸着棒身,极其舒爽,觉得自己真是捡了个宝回来。

    苏安被上上下下疼了个遍,等结束时天已经黑透了,被清洗一番后抱上床,迷糊间听到薄衍抱着自己,在她耳边

    说:“以后你有我。”

    ——————————

    这章写死我了(躺倒)

    出国

    年关将近,苏安和沈哲君也变得忙碌起来。这天,君若工作室来了一位五官深邃的外国客人。

    “噢!君,好久不见!”热情的老外操着一口卷舌口音的英语向沈哲君张开双臂,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菲斯,欢迎你来玩。”沈哲君微笑着回抱一下。

    这位叫菲斯的中年男子看向苏安,诧异道:“没想到你找助手了,让我看看她有什么本事能吸引到你?”

    苏安有点茫然的站在一边,不知该怎么回答。沈哲君拍拍菲斯的肩:“你别吓着人家小姑娘。”转头对苏安介绍

    道:“这位是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里很有名望的菲斯教授,我曾经在那当过客座讲师,所以关系很好。”

    苏安了然,连忙礼貌地打招呼。

    “走吧,我们去外面坐坐。”沈哲君带着菲斯去了客厅。

    苏安愣了会儿神,随即摇摇头抛弃脑中浮现出的想法,继续完成手上没做完的工作。

    —————————

    菲斯享受的喝着茶,不经意地问道:“你这徒弟有兴趣出国深造吗?”

    沈哲君愣了愣,放下茶具:“你想带她?”

    菲斯点点头,他这次来国内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招生,他很看重中国的生源,刚刚他看到苏安的画画手法很是讲

    究和熟练,可塑性很高。

    沈哲君若有所思,颇为无奈道:“我猜她会想去的,不过你还得问问她的意见,她的男朋友比较难搞。”

    菲斯有点迫不及待了,立即去画室找了苏安,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这是一个绝佳的学习机会,你或许知道我们学

    院是世界顶尖的,如果你愿意来,我还可以协助你申请奖学金。”

    苏安本来就有读研的打算,若是刚毕业或还没毕业的时候她可能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了。可是,现在她的人生中出

    现了薄衍,若是决定出国,就意味着他们要分开一整年。她真的没把握薄衍会答应,自己也舍不得离开他。

    可是,她真的很想把握住这次那么好的机会,思考一番后苏安请求菲斯给了她几天时间考虑,菲斯也很爽快的答应

    了。

    沈哲君感慨的摇摇头:“你要真去了,那小子估计得恨死我不过苏安,你若想要和薄衍靠得更近,就必须不断

    的往上爬。”

    苏安心一缩,点了点头,暗暗下了决心。之后的一整天苏安都有些心不在焉,沈哲君直接让苏安提早下班,自己和

    老友叙旧去了。

    苏安去了趟菜场,大包小包买了一堆菜,一回到家就钻进厨房,一直忙碌到夜幕降临。

    薄衍最近天天准时下班回家,晚饭有时会吃外面餐馆送来的菜,有时两人自己动手简单的做一顿饭,腻歪在一起,

    珍惜每天只有几小时的二人世界。

    但今天实在有点奇怪,他一进门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餐桌上摆满了热腾腾的菜,苏安平时回来的也晚,工作太累

    一般不太会那么折腾。

    苏安听到动静,拿着锅铲探出一个头来:“你换一下衣服,最后一道菜马上就烧好了。”

    薄衍目光深邃,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但他没有追问,乖乖进卧室换了一套家居服。出来的时候苏安已经摆好盘,

    坐在位子上等薄衍了。

    “你尝尝我的手艺?我从来没一次性烧过那么多菜,也不知道口味怎么样。”苏安眼睛晶亮,表情殷切地递上一双

    筷子给薄衍。

    薄衍看了苏安一眼,接过筷子,却没有急着吃。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什么事?”

    苏安被戳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否认:“没没什么啊。”

    薄衍单手支着头,眯眼:“肯定不是盗,奸的话你想奸我还不容易?还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被拆穿了,苏安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低声说:“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件事?”

    讨好

    薄衍坐在那里,听完苏安的话,脸色一片阴沉。

    苏安也有些不安,她怕薄衍会拒绝,会不让自己去。

    但她其实想错了。

    薄衍对苏安确实有很强的占有欲,在苏安提出想要出国留学时的第一想法也是拒绝;但冷静下来后,他觉得不能因

    为自己的私欲而阻止苏安去追寻自己的理想,让她永远都只做一个助手。苏安很优秀,他不能永远束缚住她,她有

    权利获得更好的。

    可他又舍不得放她走

    薄衍是那种出了任何事,表情都看不出变化的人,就在他抿着唇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看得苏安心惊胆战的时候,其

    实内心正在做激烈的天人交战。

    “如、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不去的”苏安最终还是被这气场折磨得受不了,忍不住先开了口。

    “不,你去吧。”薄衍打断苏安。

    “诶??真的吗?”

    “真的,我不反对。”薄衍看着苏安明显变得兴奋的表情,自己的心情反而不太美好了,但他仍旧没有表现出来。

    “谢谢你。”苏安扑过去抱住了薄衍的腰。

    薄衍摸摸她细软的头发,没说话。

    事情虽然就这么解决了,但家里的气氛有些莫名的诡异,薄衍没吃多少就进了书房。这么一大桌子菜就算两人胃口

    大开的吃也吃不完,苏安早做了心理准备,所以也没觉得有多可惜。

    收拾洗漱完躺在床上,薄衍一直没有回房间,苏安有些落寞,她有点怕冷,之前每次她上床时薄衍就已经给她暖好

    床了。

    此时的苏安一个人躺在床上,将被子盖了个严实,仔细思考自己到底哪里惹薄衍不高兴了。

    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个结果来,苏安本来想等薄衍回来,最后却熬不住先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她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一股温热包围住,她习惯性的靠近,蹭了蹭令她安心的胸膛。薄衍轻叹一口气,

    收了收手臂,将苏安抱紧。

    ————————

    第二天中午,苏安难得主动点,想要去找薄衍吃饭,却在途中收到他的短信,说临时有事,需要出差去x国一趟。

    苏安有点失落,但还是回了一条祝平安的短信给他。

    两人分开的一周里,虽然天天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