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安到的时候,薄衍已经坐在温泉里了,他的双臂撑在边缘处,背部贴着池边,闭着眼休息。苏安悄悄走进,蹲下

    身替薄衍按摩紧绷的肩颈。

    薄衍舒服的叹息一声,手抓住在他脖颈处按摩着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在奶奶那待了一整天?”

    “恩,奶奶给了我一条项链,还让我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苏安的下巴靠在薄衍的肩上,双眼微闭:“阿衍,谢

    谢你们,让我又有了家人。”

    “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苏安轻声回答。

    “我还没吃,你要喂饱我。”薄衍手一用力,直接把苏安拉下了水。

    自然又是一番缠绵。

    ————————————————————

    免费章来袭~~

    不要脸的来求一波猪猪 ヽ(??ω?`)

    遭围堵

    苏安离开那天,薄衍亲自开车送她去机场,并且派了两个人陪同苏安一起去意大利帮她安顿好再回国。

    过海关前,两人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薄衍像一只巨型大熊一样抱着自己不肯撒手,苏安觉得还挺滑稽的,要是被

    他的手下看到,冷酷大老板的形象就保不住了。

    “到了要给我打电话,不管几点。”

    “嗯。”

    “不要忙起来就不吃饭,你胃不好。”

    “嗯嗯。”

    “晚上不要乱跑,有空就给我发视频。”

    “嗯嗯嗯。”

    苏安一一应下来,乖巧的不行。薄衍轻叹一口气,抱紧怀里的人,埋进她的发间深深嗅一口发香,闷闷道:“不想

    你走。”

    苏安也被带的有点伤感起来,紧紧抱住薄衍宽厚的脊背,脑袋搭在他肩上。

    无声胜有声,尽在不言中。

    两人温存了许久,薄衍终于抬起头,亲了亲苏安的额头,拍拍她的脑袋:“去吧。”

    “嗯嗯,拜拜。”行李已经有人拿了,苏安只背了一个包,走到入口时,她转身看了眼薄衍。他穿着一身黑的西

    服,单手插兜,一个人笔直的站在那笑看着她,让人觉得很是孤独寂寥。苏安突然想到了薄奶奶的话,不敢再看,

    怕自己会不忍心走,转身进了入口。

    ——————————

    一到佛罗伦萨,苏安就开始忙碌起来:置备各种生活用品,和教授见面,定项目,顺便忙着适应新的学校和当地的

    生活。

    苏安住在学生宿舍里,单人单间中最好的一间,这还是托了薄衍的福,不然依照苏安拿到的奖学金标准,怎么着也

    只能和别人一起,住在最便宜的房间里。

    说起这件事,薄衍很是傲娇:“当然得一个人住,不然我们每天通电话你都想让别人听见吗?”

    苏安表示无法辩驳,而且和别人一起住确实不太方便。

    一忙起来时间就变得很快,三个月后的一天,苏安上完晚课赶回宿舍,她和薄衍约好了要视频,却被几个长相英俊

    高大的男生拦住了去路。

    “这位美丽的小姐姐,要不要和我们去喝一杯?”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声说话很是轻佻,他注意苏安很久了

    ——长得漂亮,是整个学院里少有的中国学生,还住在学生宿舍中最好的一间房里。

    苏安警惕的抱着包,用还不太流利的意大利语拒绝道:“抱歉,我不会喝酒。”她很清楚这些人是谁,被送到这里

    读书的不乏一些来自世界各地富豪的子女,父母大多数不指望他们赚钱养家,所以把他们送到这里来培养艺术情

    操,可惜这些人每天不务正业,只懂得吃喝玩乐。

    竟然被拒绝了,刚刚说话的那个男生走上前,正打算说什么,却被后面另一个男生拉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不喝酒也行,正好我们有几幅作品要交,你帮我们画吧。”男生双手抱胸,傲慢的再次开口。

    苏安皱眉,并不想答应:“凭什么你们的作业要我帮你们做?”

    男生色眯眯的睨着苏安:“要不画画,要不和我们去喝酒,这里没有人,就算我们拖着你走也没人看到。”他高傲

    的轻哼一声:“就算有人看到也不敢说什么。”

    苏安紧紧抓着包,低头思考了好几秒,自己孤身一人在外,最忌讳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如果这样能摆脱这群二世

    祖的纠缠倒也好。她点了点头,答应给他们画画。

    “这才对”金发碧眼的男生将她堵到墙角,刺鼻的香水味让苏安有点想吐,她努力缩着身子低着头,保持最远

    的距离。“下周我们会过来拿。”男人倒是很守信,说完就都离开了。

    至于他们打的什么算盘,当然是玩得欲擒故纵这一套,他们很有自信,以自己所拥有的颜值和财富,这世界上就没

    有钓不到的女人,姑且和这个小姐姐玩玩。

    ——————————

    苏安回到宿舍,飞快进了浴室刷洗了一番。刚刚那几个人的香水味、烟味、酒味混杂在一起,苏安总觉得自己身上

    也隐隐约约沾上了这种味道,很是恶心。

    洗完后,苏安裹着浴袍出来,手机上已经有好几条来自薄衍的视频邀请了,她连忙回拨过去,没几下就接通。

    “怎么那么晚才接?”电话那头传来薄衍刚睡醒略带沙哑的嗓音。现在国内天刚亮,他一般早上醒来就给苏安打电

    话,一个在早上一个在晚上,刚好都是空闲的时候。

    “刚刚去洗澡啦。”苏安坐在床上擦头发,动作略大,浴袍松开了点,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鼓鼓的乳球若隐若

    现。

    薄衍喉结滚动,好久没被安慰过的下身立刻有了反应。

    ————————————————————————————

    <小剧场>

    “如果薄老大也涂味道刺鼻的香水,一股烟味酒味的回家,你会介意吗”

    苏安:不会啊~~他怎么样我都喜欢!

    乳臭未干的外国小屁孩们:…… 感觉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

    麻里酱:小屁孩们坚持住,你们自尊心受到暴击的时候还在后头呢

    自慰【肉】

    苏安擦完头发,才发现薄衍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脸噌地红了起来,捂住胸口,娇嗔道:“你流

    氓!”

    “你哪里我没看过?”薄衍靠坐在床头,动了动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嗓音中带着刚睡醒的慵懒:“乖,把手

    拿下来,让我看看两只宝贝有没有大点起来?”

    诱哄的语气把苏安撩得身体有些发烫,她松开手,雪球半露。又在薄衍的哄骗下把腰带解了开来,完美白皙的酮体

    瞬间展露在他眼前。

    “你好美”薄衍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把手机拿近一点,自己揉奶子给我看好不好?”

    苏安咬着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