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的是她和姜晞一样生不了,或者说大周开国以来生前即得到封授的正统皇后,至姜晞为止无一人有成活的子嗣。姬琮的两位皇后倒终于顺利产下二男一女,但最后成活的只有那位公主。
    其余嫔妃都畏惧着长久以来的“子贵母死”,导致了姬琮一朝皇嗣零落,到他死时只有一个成活的皇子。
    姬琮也对这个使姬氏免于绝后的皇子母宋氏格外开恩,让她成为了大周史上第一位被赦免的太子生母。
    只是连姬衍都没想到这一赦就赦出了事儿,在这两个孽障夫妾的共同努力下,姬氏江山毁于一旦。
    后人甚至有猜测,这皇后生不出,唯一一个存活的帝母就倾覆了周朝江山,或许都是那些前代无辜死去的皇子生母们的诅咒。
    姬琅因为貌美有才,在皇兄死后被这位在和吕氏夺权斗争中胜出的寡嫂宋氏逼幸。
    一开始他还知道有违人伦,羞耻难堪,可到后面他好像认了命,且宋氏对他也大方,借着小皇帝的名号给他升到了太尉,奇珍异宝像流水一样送进清河王府,他就真的安心同寡嫂好到了一处。
    姬衍看到姬琅在宋氏生辰给她献宝摘花,晚上你侬我侬进了凤仪殿那不堪入目的样子,险些成了第一个被气死的灵体。
    后来宋氏有了新欢,更信任另一个宗室姬俅,而姬俅在积攒权势之后并不甘心屈居人下,于是发动宫变囚禁太后宋氏,并矫诏召姬琅入宫。
    他这个四子就在宫道上被姬俅埋伏的刀斧手活活砍死。
    五子姬珲和姬琮同母,为吕氏所出。但他不亲他的亲兄长,而是和姬玮沆瀣一气,抱起团来骄奢淫逸,包庇贪腐官员。姬琮一开始只是申斥了他俩,但他们自恃天潢贵胄丝毫不知悔改。
    姬琮念在二人同母,颇有先见之明地把姬珲软禁在皇宫里,使他没了机会和姬玮一起闹事。自然,后来姬玮谋反案也没波及到他,苟存一条命。
    只是在姬琮死后,他自恃是大行皇帝同母弟闯到太极殿西侧廊,向新登基的小皇帝哭号要拜见自己的胞兄,只是被尚书令一眼看出他是想趁乱仗着叔叔身份想不敬新帝讨要好处。
    年逾花甲的尚书令柳凭是被姬衍提拔起来的叁朝老臣,忠心不贰,他用拐杖重重点地,向姬珲说起前朝太尉赵奚持剑在灵堂上整肃亲王们不按位次哭祭先帝之事,暗讽他司马昭之心,但自己愿效法赵奚,不会让任何人冒犯天威!
    这逆子听罢知道自己的心思已被看穿便灰溜溜地走了,后面还知道怕被追究派人给柳凭道歉。
    这也是他唯一一个没有死于非命的儿子。
    六子姬瑄和姬琅同母,为郑氏所出。这个混账东西荒淫好色,好的还是男色,还去找了个妖道和他修习房中术!
    他的王妃出身名门,十分贤淑,眼见丈夫如此多番规劝,可这孽障不仅不听还反过来鞭打王妃,还将她当作奴婢一样使唤。
    当时已成为太后的宋氏听闻之后十分惊诧,将王妃唤来了解经过后又令她撸起袖子,上面被鞭打出的血痕都还未消散。
    宋氏即刻下令,各位亲王正妃若有疾病百日未愈,必须上报天听,若再有私自对王妃行暴力之事,即刻削去封爵。这才令姬瑄的王妃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到了姬琅被姬俅害死后,他不仅不为胞兄悲伤,反倒急吼吼地去问姬琅的长子继承到了多少遗产,能不能分他一点?
    姬琅的长子不愿意给,姬瑄就私下把人叫了过去,然后关起门来打了他这个侄子上百下刑棍!硬生生把人打没了半条命,抬回清河王府后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姬瑄还假惺惺地去探望,称呼侄子为“阿儿”,好在这个侄子死之后有理由去分清河王府的财产。他这个孙儿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没办法揭穿这个孽障的真面目,死死瞪着他几息后被气死在了床榻上。
    到后来洛阳被破,他逃往梁国,以成帝亲子之名投奔梁主。姬衍在大周威望甚高,名号实在好用,梁主马上笑纳封了姬瑄为周王,讥嘲大周已经投降梁国,为梁藩属。
    姬瑄就这么继续过了几年锦衣玉食的日子之后,梁主也逐渐对他的头衔失去了兴趣,最后收回了所赐的王府和用品,让他冻死在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