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晞被王观请进东厢,里面的屏风后蒸腾着氤氲水汽,一列捧着铜盆、毛巾等物品的宫人对她盈盈下拜。
    这地方她并不陌生,宫里仅开凿了两个浴池,朝外开出一个类似于炕口的加热处每天有十个时辰派人值守保证温度。
    上辈子到姜叁被废之后,她已经得宠到太极殿除存放军机卷宗的西殿外其他地方都可以随意进出,跟自己宫里一样。自然,这常温浴池也没少被她征用。
    熟悉的地方让姜晞松了神经由着侍女摆弄,自个儿则没个站相,半靠在梳妆台的边缘上耷拉下眼皮。
    衣服脱到一半时她听见了脚步声,而宫人们却仿若不察,继续着手上的活计,险些让姜晞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忽然出现在地上的身影印证了这不是幻觉,她马上抓着衣服边角想拉回去,正帮她更衣的小侍女似乎有些茫然没松手,两人跟较量似的将一片衣料左右拽得绷紧。
    姬衍站定在屏风旁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进来的是他。
    姜晞一时间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姬衍更不会对她讲究什么非礼勿视转头不看,扯起了嘴角表情明晃晃地似想嘲一句“你这是在干嘛?”
    她闭了闭眼撒手,带上前世那十几年他们也真算老夫老妻了,再论什么羞不羞的着实矫情。
    只是姬衍这时候出现是要干嘛,想和她洗鸳鸯浴吗?
    “你来做什么?”
    “这是太极殿的、御用的,浴池,你问我来做什么?”
    他的表情更像在嘲讽她是不是脑子不正常了,说话间还着重咬着“太极殿”“御用”这几个词。
    果然,另有两个宫人上前开始替他解下衣冠,手脚之麻利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赤裸相对。
    姜晞有些无语地又开始盯着自己的足尖,没了鞋袜的遮挡,一只白嫩的玉足显得尤为惹人垂怜。
    姬衍目光从她圆润粉俏的脚趾上挪开,挥退了侍女将她一下抱起来,大步走进了池子。
    温热的水正好没过她的乳尖,姬衍没有放开,一直把她抱在怀里手抚着纤细的背脊好一会儿后才出声打破这沉默的氛围。
    “你不是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现在又摆个臭脸做什么?历朝历代谁像你这么当嫔妃的?”
    她娇惯惯了,怎么会低头?梗着脖子又开始顶嘴:“我就是这样了,看不惯你找别人,你是皇帝,小家碧玉、名门贵女多的挑,别来看我臭脸!”
    出乎姜晞意料,他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一激又和她吵起来,只是重新沉默了下去。
    显得她无理取闹了一样。姜晞在心里啐了一句,但又忍不住心里的疑惑和不安偷偷抬起头看他。
    姬衍也正低头看着自己,表情无悲无喜,似是在出神。
    看到她偷看也不意外,只是短促地笑了一声:“说是这么说,但我要真去找别人,你不会又哭鼻子罢?”
    她那次宫道拦御辇放话不许嫔妃进幸实在嚣张,姬衍把她叫到太极殿后她也是半分软不肯服,当场就尖叫着要和他吵架:“我不许她们见你怎么了?你就这么喜欢她们?!”
    “你现在是左昭仪,马上就要正位中宫,如此跋扈善妒,宫里宫外别人怎么议论你?我不说别的,就说你这样做,对你自己有好处吗?”
    “谁议论那就罚谁,再不服就杀谁!你是皇帝,只要你愿意,又有什么是做不成的?无非就是你不舍得那些如花似玉的美人罢了!你干脆以后都别来见我,去找她们,随你怎么找!”
    身为妃嫔不仅没有半点妇德,还堂而皇之地指点胁迫皇帝,真是平时太过骄纵她!
    姬衍对她彻底没了话说,看也不看还跪在地上的姜晞,直接拂袖离开了太极殿,如她所愿去了郑氏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