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母歪在床上哼哼唧唧地装病,目的无非就一样:你们不能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头,你们就得来伺候我。

    冯玉姜看看几个孩子,个个一脸的不愿。冯玉姜不怕伺候老人,可冯玉姜怕够了钟母骂人作妖。

    钟母翻翻眼皮,问道:“你们不得回来过年吗大过年的,谁个过年不来家”

    冯玉姜有些为难地说:“妈,我们一家子,肯定都想回来家过年,可是我们连床都搬到那边去了,这好几口人,实在没法子住啊。”

    钟母一听,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声音也拔高了许多。

    “那恁就不打算回来了撂我一个人搁家,这年叫我怎么过”

    冯玉姜说:“妈,你要是愿,我们接你去街上过年。就是吧,地方小,你得跟二丫一起挤挤。二丫那个床,有点小,你得委屈一下子。我还寻思,你要是总这样病着,不如就搬去街上跟我们住算了,我们照顾你也方便。就是那地方有点偏,平时邻居什么的上班上学都很忙,我们一家子更忙,就怕你找不着人说话拉呱,闷得慌。前屋饭铺客人多,你又不方便去,我怕你一个人整天关在后院小屋里闷坏了。不过,我白天忙,顾不上你,你倒是可以跟小五玩。”

    钟母眨巴了几下眼,愣了愣,才躺回到棉被卷上,说:“我不去,我就搁家里。死也死搁家里。”

    钟母听明白了,她要是去了,不光没有自己的屋子,还得跟二丫挤一张小床,那个二丫,牙尖嘴利的,实在叫她欢喜不起来偏还拿着没办法。要是跟二丫住一个屋,还不得把她气死!

    更何况,听冯玉姜这么一说,她要是去了,没地方溜门子,没有老头老太说话拉呱,就得跟个猪似的圈在一间小屋子里,还得给她看小五,那不比现在还难受吗

    钟母脸色就更差了,一副恨恨的样子。

    冯玉姜既然这样说,也是心里盘算好了。钟母这回费事扒拉地装病,还专门使唤钟老大去她家递话,肯定是一个人在家不好过了。钟母既然闹上了,无非就是还想跟她一家子住一块儿,重新让人伺候着,重新过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骂谁骂谁的消闲日子。

    冯玉姜想,等着钟母开口,还不如她主动提出来,把孬话先说在前头。

    她寻思钟母多数不能去。要是她这样说钟母还非得要搬去,那倒也好了,就像钟母想的那样,饭铺子,那是冯玉姜硬气的地方,你钟母去了,没人跟你东家长西家短,没人有功夫配合你作妖,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小屋子里好了。

    冯玉姜说:“妈,你要是不去的话,大年初一我叫小孩都来给你磕头拜年。我给你买了些东西,你还想吃啥,跟我说我去买。”

    “啥也吃不下,早死早好。我白养了一回儿子,有什么用一大把年纪了跟前连个人都没有。”

    冯玉姜说:“妈,看你说的,山子爸他不是上班忙嘛!再说不是还有大哥在你跟前呢吗人家大哥都跟我说了。昨晚大哥上我家去,饭都没吃就赶紧回来看顾你了。”

    二丫在旁边说:“奶,你别说气话,你看你也就才六十几岁,身体又好,你再看前头老胡奶,她比你还大两岁,整天在地里干活,儿媳妇还嫌她这个那个,跟老胡奶比,你多好的福气。”

    钟母见断了想头,又被二丫这么一说,装不下去了,索性翻脸骂人。

    “我算看出来了,都嫌我累赘,都巴望我死啊,我死了恁就轻快了,恁就畅快了。现在这人都孬种,光顾着挣钱,钱是她爹,家里爹娘都不要了,人良心不要的,良心渣子都没有了……”

    冯玉姜无奈地看了看几个孩子,本来念着钟母毕竟是老辈,还打算叫几个孩子在这陪她过个小年,现在看来,钟母就没打算叫人过安这个年。

    山子说:“奶,你别生气,你不是有病吗,有病你消消气,我陪你去卫生室看看吧,先治病要紧。”

    二丫扭头看看山子,在背后偷偷给他哥竖了个大拇指。山子看到了二丫的手势,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就要叫钟母去看病打针。

    “不治,死了正好,死了恁有名有利。”

    冯玉姜说:“二丫,你奶不想去看病,你去把那苹果洗一个拿来,叫你奶尝尝。山子,你抱小五出去溜溜,我去把家院子扫扫。”

    冯玉姜这么一支使,娘几个便纷纷从屋里出来。

    二丫出了东堂屋,在锅屋转了一圈,清锅冷灶的,想找口热水洗苹果都找不到。这钟母,也实在是懒到家,邋遢到家了。想当初她一家还没搬走时,钟母干净得要命,衣裳顶多穿两天就得洗,反正不用她自己洗呗!二丫想起这些事,心里忍不住好笑。

    这天寒地冻,水缸里厚厚一层冻,砸都砸不开。二

    丫只好自己去挑水。她人还小,就只打了两半桶,一路挑回来,自己动手烧了半锅热水。

    二丫正在洗苹果的时候,钟老大家的抱着孙女彩彩来了。

    “呦,他四婶子,你娘几个都回来啦他奶怎么样了”钟老大家的说着,就进了钟母的东堂屋,一边询问钟母好些了没有,一边眼睛就在屋里滴溜溜转了一圈,在冯玉姜拿来的年礼上头明显多看了几眼。

    钟老大家的抱着彩彩在钟母床沿坐下,陪着笑对钟母说:“妈,咱家可没有他四婶子有钱,我明天炸萝卜丸子,炸好了给你两碗过年吃,过两天还要做豆腐,再给你一块豆腐。”

    钟母哼了一声,干脆就扭头没理。

    二丫洗好了两个苹果,一个给了刚子,一个拿去给钟母。钟母气鼓鼓地坐在床上,根本不理她,二丫就把苹果放在床头,自己又去袋子里拿了一个,转身出去洗干净拿去给彩彩。

    彩彩也就才两岁,小手缩在棉袄袖子里,两手去拿苹果没拿住。钟老大家的替彩彩接了苹果,对彩彩说:“赶紧谢谢二姑,你二姑最有钱了。”

    “大娘,看你说的,我哪来的钱!”二丫说。

    “你妈开着大饭店呢,肥起来了,看你家送得这老些子礼,鸡鱼肉蛋的,叫你奶一个老太太吃到出正月也吃不完。对了,二丫,你家回来过年不”

    二丫说:“回来没地方住,床都搬走了。”

    “哎呀,那你奶一个人怎么过年”

    二丫说:“不是还有你跟我大伯吗,大娘,我大伯那么孝顺,听见我奶生病立刻就着急了。叫我说,正好叫奶跟你家一块过年,多热闹。”

    冯玉姜这时扫完了院子走进来,正好听见了二丫的话头,再看看钟老大家的,眼睛总是忍不住朝她带来的年礼上头溜,冯玉姜心里就有了数。

    钟老大家的爱占便宜,看样子,八成是对这些东西动了心。

    冯玉姜说:“大嫂,你要是担心他奶,不如就按二丫说的,叫他奶一块过年,一个人过年,吃鱼吃肉也没有味,正好一块吃。”

    钟母听着没吭声。不能去冯玉姜家了,她自己也愿去大儿子家过年,不然她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过年,在村里可就没脸了。

    钟老大家的说:“我倒是想叫咱妈去咱家过年,可就是咱家穷,什么东西也不够吃。”

    冯玉姜说:“我买了鱼买了肉的,咱妈去你那儿过年,肯定都拿去一起吃。”

    钟老大家的顿了顿,又说:“咱家人太多,孩子多,怕他奶吃嘴不到肚的,叫他奶吃不足,受屈。”

    冯玉姜一听,这是想让她再给添东西啊!

    “大嫂,我明天就叫山子给你送一袋二十斤的大米来,再给买点糖疙瘩什么的,给咱妈跟侄子、侄女吃。妈,你看这样行吧”

    钟母脸板的死死的,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同意了两个儿媳妇的安排。

    当地都是丘陵,不种水稻,大米价钱也贵,还是很稀罕的。钟老大家的一听高兴了:“那怎么好呢怎么好要你的东西!”

    冯玉姜说:“没啥不好的,都是自家人。”

    只要把钟母安排好,能让她一家人过个安生年,别说一袋大米,两袋冯玉姜也愿意给。

    钟母的事既然解决了,冯玉姜便松了一口气。娘几个也没能留在老宅吃小年饭,趁着太阳还没落,娘几个一路步行走家去。

    一路上,几个孩子的心明显好了很多,虽然割地赔款送大米,但总算一家人可以过个安生年了。几个孩子兴致勃勃地讨论要怎么过年。

    “妈,包牛肉饺子行不行我还没吃过牛肉饺子呢!”

    “妈,包羊肉白菜的,我听老师讲故事,里面说羊肉白菜一兜油,那饺子最最好吃了。”

    “妈,过年咱多买几挂鞭炮吧,每回过年,鞭炮都没玩够。”

    “再多买点糖疙瘩,还有大红枣。”

    “妈,过年咱买个自行车吧,这样走路我又累了。”

    “妈,……”

    冯玉姜忍住笑,说:“行啦,你几个小东西,当你妈是大地主、大老财啊!一个比一个会吃。”

    山子笑着说:“妈,咱几个都这么大了,要是还不会吃,跟小五似的都等你喂,你还不愁吗”

    他这样一说,娘几个一下子哄笑起来。

    冯玉姜笑过了,心里又暗暗叹口气。想要多过几天安生日子,光这样不行,得想个法子把钟母的事解决好。

    作者有话要说:十一假期就要结束了啊啊啊啊啊,怎么感觉还是不够长

    好多人下午就要动身返程了吧所以今天的两章同时更新了,都是十点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