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赟手搭在罗奕肩膀上,从镜子里看着他,你别说,柳惜现在行事作风越来越像你了。要不是知道你俩这层关系,都怀疑你们是亲兄妹。

    是嘛。罗奕对着镜子摸了摸下巴,这说明她长大了。

    -

    初夏第一场高温来得猝不及防,柳惜顶着烈日排了半小时队才买到赵嫣最爱吃的小笼。进了舞蹈教室后,她对着空调的风口狂吹,一张脸在冷空气下愈发没有血色。

    赵嫣吞下第三个小笼后才搭理她,过来过来过来,对着冷风吹,待会儿倒在我这儿,我还得给你叫救护车。

    柳惜避开风口,找了颗瑜伽球坐上去,看到照片了?

    赵嫣想起祝赟那副故作伤感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就他这样还想结婚呢,玩儿勺子把去吧。

    你俩得了啊,闹了小半年了,我光听你们俩这点破事都听烦了。

    赵嫣瞥见柳惜在跟男人发微信,凑过去:这谁啊?

    新欢。

    靠。

    柳惜抬头看着赵嫣:怎么了姐妹。

    赵嫣朝她摆摆手,继续吃早餐,您聊您的,您开心就好。

    柳惜背过身拍了张自拍给对方发过去,对方很快发过来一条语音气色不错,明天来我办公室找我吧。

    声音还挺好听的,乍一听,跟你大哥有点像。人长得怎么样?有罗老师帅吗?话说我有段时间没见过罗老师了

    走了。柳惜穿上她的防晒衣就要走。

    喂赵嫣踢了一脚她刚刚坐的瑜伽球。

    柳惜听见动静,回过头冲赵嫣眨了下眼睛:亲爱的,明儿再来看你,现在我得去机场接我后爸了。

    这人一谈恋爱心情就好,一提她大哥就很不耐烦。赵嫣吞下最后一颗小笼包,气鼓鼓地给祝赟发了一连串乌七八糟的表情包。

    -

    罗海生没想到柳惜竟是打车来接她,后备箱里还放着她的自行车。两人上了出租车后,他问柳惜:家里换的车开不惯?

    柳惜:技术不好,还是给罗奕开吧。

    你妈偏心,这车挑的是罗奕喜欢的。再给你买辆适合你开的吧。

    真不用,我用车的地方少。柳惜从包里翻了瓶水拧开递给罗海生,这次去探店都还顺利吗?经销商代表都见到了?

    你呢?也歇了半年多了,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说到这件事,罗海生语气放缓下来,惜惜啊,罗奕那家伙一心搞他感兴趣的,不是块做生意的料,你也快二十五了,家里这点烂摊子以后还是要交给你的。

    罗奕有他自己的追求。柳惜笑了笑,下个月中旬吧,订货会开始之前我回公司帮您。

    罗海生和他堂弟共同经营一家家纺企业,规模算不上太大。只是几年前,在罗奕的帮助下,有几个联名款单品销量不错,让公司在家纺行业里杀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一跃成为国内高口碑的小众品牌,目前在年轻人的市场里颇受欢迎。

    柳惜大学毕业就进了公司,从小采购做起,凭着人精属性,用两年的时间在公司站稳了脚跟。

    中小企业结构没那么复杂,大家都默认罗海生退休后,公司会由他这位继女接班。罗奕对此也没有异议。

    柳惜倒没想那么多,她十岁不到亲生父亲就因病去世,十八岁遇到罗海生,待她和柳恬极好,一家人七八年相处下来,她早就将罗海生视作亲人。

    公司若做大,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是必经之路,如果稳步发展,她再进修进修,也不一定带不动。

    柳惜是名校毕业,专业也吃香,当初不进自家公司未来的路也不一定窄。说到底,她是牺牲了自己的职业规划成全了罗奕的自由。这点也是罗奕这几年来对她还算客气的唯一理由。

    -

    罗奕和裴之越约在老地方见面,两人说了不到十分钟的话后就各自离开。裴之越给了罗奕一箱东西,他放在副驾,直到车开到目的地才打开箱子看。

    看见那些东西,他心里还是有波动的,坐在车里看着自家大门,柳惜价格不菲的自行车停在院子里,黑色系,男生款,上面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亮晶晶的东西。

    柳惜骑车比开车要猛多了,柳恬只是摔伤过下巴,她曾经跟人家玩死飞摔伤过胳膊肘,还打了一个月的石膏。

    大哥罗悄悄蹲在二楼的阳台上叫车里的罗奕,小脸被太阳晒的绯红。

    罗奕收回思绪下了车,走到门口,又绕回到副驾拿了箱子里最上面一层东西揣进口袋里。

    大哥,给你吃。罗悄悄已经飞奔下楼迎接罗奕,把她最爱的冰激凌塞一口进罗奕的嘴巴里。

    这是她表达最爱的方式。

    爸爸回来了吗?罗奕将罗悄悄抱到流理台上,给她清理脸上的奶油。

    回来了,爸爸给我带了好多礼物。罗悄悄捧住罗奕的脸,大哥,我只分给你,不给惜惜和恬恬好不好?

    小东西,你大姐和二姐对你不好吗?罗海生的声音从楼上书房里传出来,他看着正认真看经销商反馈的柳惜,你妈说悄悄这性格跟你小时候最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