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可没她这么皮。柳惜抱着一叠资料走出书房,趴在栏杆上看着楼下,罗悄悄,家里你最喜欢谁?

    大哥、妈妈、爸爸、恬恬。罗悄悄绕到罗奕身后躲起来,抱着罗奕的腿抿嘴偷笑。

    明天我会带恬恬一个人去水上乐园。柳惜懒洋洋地说。

    还有你,臭惜惜,哼!罗悄悄叉着腰,拖着罗奕往她的儿童房里走,大哥,我们走!

    柳惜自始至终没看罗奕一眼。

    直到一家人坐下来吃晚餐,两人才不得不交谈几句。吃完饭后,罗悄悄又缠住两人陪她玩,让他们不得不产生交集。

    花园里还挺凉快,去坐会儿?罗奕怀里抱着正玩玩具的罗悄悄,说话时眼睛也看着小孩儿。

    柳惜像是没听见,扯了扯罗悄悄的辫子,明天给你换个发型好不好?

    还在生我的气?罗奕轻描淡写地来了这么一句。

    柳惜这才抬眼看罗奕,她勾着一边唇,轻轻地啧了一声。

    罗奕早上过来吃早餐的时候,柳艾珍特意问他吊坠的事情。吊坠是柳艾珍在地板上发现的,当时从他外套口袋里弹出来。柳艾珍知道东西贵重,交代柳惜早点还给他。只是柳惜记性差。

    好好谈谈?罗奕又发出邀请。

    柳惜是真的不想搭理他。她对他笑着:对不起这三个字,你是不是永远也学不会?

    第4章 04

    晚上柳惜骑自行车回东边,罗奕的车跟在她后边。她往旁边让,罗奕也不肯加速,她只好骑得飞快。

    脾气不对路,性子相差太远,又有些绕不开的往事纠葛。这些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始终磕磕绊绊的。

    柳惜时常觉得自己在蓄力,就像罗奕半年前的那次爆发,总有一天,她会再次用力踩住他的痛点,彻底撕破两人之间的伪和平。

    门铃声响起,柳惜慢吞吞走过去开门,她刚洗完澡,只穿了一件吊带裙。打开门后,探出一颗头。

    罗奕没看她,只是丢了个东西进来,顺带对她说:这个道歉你应该会喜欢。话说完转身就走。

    是裴之越的结婚请柬,新郎当然不是罗奕。裴之越还给他的一箱子旧物里,只有请柬是重点。

    罗奕把这东西在口袋里藏了一晚上,最后皱皱巴巴地丢给柳惜。

    他觉得这是柳惜愿意看到的东西。

    柳惜看着罗奕笔直的背影,没打算去捡地上的请柬。她原封不动地将东西踢出门外,赶在罗奕开对面的门之前,关上了自家门。

    又过一会儿,她像是进行一种无聊的防备,她删除了门上罗奕的指纹,修改了开门的密码。

    这晚,柳惜破天荒的开了直播。她没开麦,镜头也没给自己的脸,只是做手工。她有个粉丝说失踪博主回归的猝不及防,连续给她送了好几个礼物。

    赵嫣晚上也在直播,她跟舞蹈团的成员们排练了新的舞蹈给粉丝们看,看见柳惜在线,立刻找她连麦。

    那我们俩就跟大家说会儿话吧

    说什么好呢

    哎呀你个脏东西

    虎狼之词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今天剪了个团舞视频,稍晚点传上来,大家记得素质三连哦

    多三连,她想接广告,她真的好穷,饭都吃不起哈哈哈哈哈

    在罗奕看来,柳惜跟赵嫣凑在一起直播,大部分时间说的都是垃圾话。可她们俩为数不多的粉丝偏偏爱听这些没营养的话。

    如果柳惜长得丑一点,她应该连这点粉丝都维系不住。罗奕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对她美貌的认可还是对她无趣灵魂的嘲讽。

    赵嫣还是比柳惜好一些的,她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学生莫名其妙的思考间,罗奕关掉了叽叽喳喳的直播。

    两套房子的阳台挨得很近,很晚的时候,罗奕看到对门主卧的灯还亮着。

    柳惜收到群消息提醒,昨晚那节课的录播视频已经上传,可以在线回看了。她在临睡前点进去听,既自然又刻意地听到了关于那颗白瓷豆子的来历。

    老师说:朋友手工做的。

    柳惜懒得再去翻当时大家的聊天记录。从朋友到女朋友再到婚否,对待男神一般的老师,比起职业,大家更愿意了解他的私生活。

    朋友

    柳惜洗完澡后吃过药,关了灯后,很快就睡着了。

    罗奕看见灯灭,偏过头,远处万家灯火也渐渐熄落。初夏的晚风带着些微温热,他却想起去年初冬。

    他冬天的一句话让她出走半年,她夏天回来,他再次惹恼她。

    罗奕忽然有些想念柳惜不在家的日子。柳惜就像台风,不见面是风平浪静,见面是狂风暴雨。

    他年纪大了,只求岁月安稳。

    -

    楼道里那张请柬一大早便被清洁阿姨清理走,柳惜早上出门走得格外顺畅。她今天起晚了,没去西边吃早餐,出小区后找了家小店吃路边摊。

    罗奕开车经过,一眼看见柳惜。她化了精致的妆,坐在那儿自拍,摆着做作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