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不远处的罗悄悄忽然洒向柳惜一捧水。

    柳惜一避,水全数落在罗奕的身上。她拾起往下沉的心,顺势把罗奕推进水里。

    去死吧。她在心里想。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又名:

    《大哥为什么总失恋》

    《不爱我的人都去死》

    PS:不是欢脱文,没有绝对的甜和虐。

    第6章 06

    湿了衣衫的罗奕面无表情地开车,他从泳池里上岸后就对柳惜没什么好脸色。柳惜内心毫无波澜,窝在罗悄悄身侧自顾自地玩手机。

    罗悄悄见哥哥姐姐彼此沉默,坐在安全座椅里好没意思,嘴里嘟嚷着:我下次再也不跟你们粗来玩了!说着话,她凑过去看柳惜的手机屏幕,这人正飞快打字。

    看得懂嘛小笨蛋。柳惜帮罗悄悄调整了坐姿,揉了揉她的小脸蛋,回去不要跟妈妈瞎说,好吗?

    你让小孩儿撒谎?罗奕无语地从后视镜里看着柳惜。

    到家都几点了?那会儿你衣服还没干?孩子面前,柳惜尽量平心静气地对待罗奕,她放缓语气,明明在太阳里晒一会儿就干了,是你自己不肯晒太阳。

    跟她理论个什么劲儿啊罗奕摆摆头,从置物格里拿出一颗巧克力扔给罗悄悄,姐姐是跟我闹着玩儿呢。

    事实上,罗奕落水时罗悄悄可兴奋了,她压根儿没觉得那是柳惜在欺负他。她甚至搞不懂大哥为什么要生气,夏天去水上乐园不就是为了玩水嘛。

    罗悄悄吞掉整颗巧克力后叹了口气:粗来玩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

    我很开心的。柳惜和罗悄悄自拍了一张发到群里,又对罗悄悄说:等恬恬放暑假了,我带你们去更大的游乐园玩好不好?

    罗悄悄听了,高兴地手舞足蹈。罗奕回头看她,真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儿了。再看柳惜,她双商还不如一三岁孩子。

    过段时间我不在家,恬恬暑假上补习班的地方离家远,你要是有空,多去接接她。

    柳惜从后视镜里看着说话的罗奕,待两人视线交汇,她刚要开口,罗奕又说:她明年就要高考了,你能别老想着带她出去玩儿吗?

    ??柳惜耸一下肩膀,当着罗奕的面塞上了耳机。

    -

    柳恬放了大家鸽子。罗奕的车快开到她的学校门口时,她才说她晚上要和同学一起回家。最喜欢接她放学的罗悄悄很失望,表示要和她绝交。

    快到家时,罗悄悄在郁闷中睡着了。她下午玩得太疯,实在是累着了。看见她睡得安稳,罗奕和柳惜都不忍心叫醒她。

    于是本来就没话说的两人被迫坐在车里陪她。

    柳惜听着歌,不自觉地又去刷班级群消息。一周两次课,按理说不上课的日子群里应该很安静才对,可这帮学生每天都像是打了鸡血,一天到晚在群里叽叽喳喳。他们聊工作聊生活,更多的是,聊老师的作品和八卦

    往前翻聊天记录,有人竟然从网上扒出一张老师的大学毕业照。柳惜看着照片上那张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脸,很容易就想起他刚毕业的那个夏天。

    他外地的工作在毕业前就已经偷偷敲定,大学生涯一散场,不告而别,立刻逃跑,打乱了柳惜所有的计划。

    柳惜伸出手指戳了戳罗奕的肩膀。

    罗奕回过头看了眼柳惜递过来的手机屏幕,很快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淡淡地开口:你体验的怎么样?网络课程到底有没有效果?

    柳惜答非所问:你应该不在群里吧,大家天天八卦你唉,有很多料竟然连我都不知道。

    当时你是第五个报名的人,手速真快。罗奕也鸡同鸭讲。

    柳惜友好地冲他笑一下,我就上了一节半课,剩下的课我要是不想上了,能退我学费吗?

    罗奕冷笑一声作为回应。

    不过说真的啊,裴之越的课讲得比你好

    闭嘴。

    柳惜一抬头,罗奕看着道路拐角两个穿校服的学生,唇角绷得很紧。那是柳恬和送她回家的男同学。

    柳惜手指戳着自己的眉心,心想小姑娘真是长大了,都有男同学送她回家了。

    珍姨工作忙,在家里又围着小家伙转,恬恬大了,人生的节骨眼上,你多上点心。

    你今天话也太多了点吧。柳惜啧啧嘴,罗奕,你在家里做老大,我两个妹妹都维护着你,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啊?

    罗奕话到嘴边又收回,兀自沉默了好一会儿后,他回过头看着柳惜:我们两个爱护她们的方式不一样,我知道你也能做到。

    切,你少给我灌迷魂汤。柳惜避开罗奕的视线,脑门儿一阵发烫,她握了握罗悄悄的小手,我

    可你心思永远只花在你自己身上。罗奕又对她说。

    哦

    柳惜额头上的烫变成了凉,她抬手理了理刘海,笑着点了点下巴: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