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老师,听说你是从医院赶过来的,是你哪位家人生病了啊?电影团队随行的工作人员问罗奕。

    罗奕扶了扶镜框:妹妹。他又斟酌了一下这两个字,很快改口:也不算。

    柳惜手术一切顺利,他赶飞机,等不到她清醒就先走了。接吻之后手术之前,他们没再独处过。

    工作人员有些摸不着头脑,开玩笑道:这次制作周期紧张,中间恐怕请不了假哦。要是想陪女朋友什么的,只能让她飞过去看你。

    罗奕笑一下作为回应。

    他从未在工作期间请过假。他最长的一次出差是三个半月,跟组在布拉格,如此浪漫的地方,他也没同意裴之越去探班,那会儿还是他们恋爱初期。

    这会儿手机进来一条消息,赵嫣说柳惜醒了,一切都好。纵然是一次小手术,到底是身体开了个口子,也是疼的。

    柳恬爱美怕留疤,被蚊子叮了都小心呵护。柳惜动手术的地方同样珍贵,也需要完整的美感,她怕吗?

    罗奕胡乱想着,就把回微信的事情放在了一边。

    不一会儿,赵嫣又发来一条消息她说她不爱钻石。

    如果他没记错,柳惜是有一条钻石手链的,因为是罗海生当初送给她和柳恬的姐妹款,她倒是喜欢在夏天戴。

    罗奕想了想,回复:物归原主。

    物归原主是什么意思?赵嫣问一旁的祝赟。

    祝赟正玩着柳惜给柳恬做的珠钗,赵嫣的手肘撞过来,他没留神,珠钗被他摔在了地上。柳惜听见声响,气得拿装钻石项链的盒子去打他。

    哎哟你就别动了。赵嫣把盒子捡起来,又把月亮造型的钻石吊坠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对柳惜说:你真不要就给我吧。

    柳惜立刻做了个请拿去的动作。

    罗奕曾说众星捧月,柳惜充其量是颗天边的小星。这话他当时是没过脑子的,但走了柳惜的心。

    柳惜极其讨厌这个成语。

    罗奕偏偏在她二十岁生日之际花大价钱买了颗月亮造型的钻石,又始终没做礼物送给她。

    现在他说物归原主

    哦,无药可救的罗老师果真能带给人惊喜。前些天他还误会她偷他的钻石,现在冷不丁把窃物扔给她,这哪里是对她手术成功的奖励,这明明是一场迟到的讽刺。

    她一颗小星哪配得上钻石镶嵌的月亮,她更不想成为月亮。除非他能当着她的面重新定义众星捧月这个词。

    就在这个时候,柳惜的手机震了一下,罗奕给她发来消息众星捧你,贺你新生。

    -

    出院的日子很快来临,柳惜像蜕了一层皮,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进医院。临走前,她在病房里自拍了一张发朋友圈,分组可见,姓柳和姓罗的人通通被屏蔽。

    她没有回复罗奕那句模棱两可的话,罗奕也就没再跟她联系。

    这些年罗奕在家的日子不算多,两人失联是常态。柳惜并不会因为一次越界就打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壁垒。

    他的嘴唇的确很软呢,可这样的主动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哪怕她发春。

    罗奕工作起来,手机跟摆设差不多。这次合作的电影对美术要求极高,仅仅只是取景,就带了三位知名画师一起绘制场景概念图和分镜,力求为最终呈现的画面打下良好的美学基础。

    巧的是,三位画师里唯一一位女画师是罗奕的同门师妹。她本科毕业后去欧洲深造,一直在海外工作,这次因工作关系与罗奕重逢,两人都感到惊喜。

    这日他们在奈良的春日大社,微雨天气,气氛正好。已经一周连轴转,一行人都疲惫不堪,趁下雨,当是赏景放松。

    罗奕上回来奈良不小心被鹿撞了腰,很有心理阴影。神社外面有家茶社,为了躲避动物,他遛进去整理素材,柳惜刚好在这个时候发视频通话过来。

    罗奕握着手机,看着这人的头像和昵称,愣了那么几秒钟。

    柳惜的微信头像一直都是那颗樱桃,尽管全家人都不知道那是罗奕曾经画的。她今天竟换了头像,是她自己做的罗悄悄的表情包,一个哦?的造型。

    罗奕把耳机塞上后按下接听,罗悄悄的脸顿时充满整个手机屏幕。

    大哥呀小孩儿语气里带着嗔怪。

    果然不是她本人

    罗奕立刻就笑了,罗悄悄可是他的心头宝。

    柳惜把视频拨好后就离罗悄悄远远的,她受不了那人哄孩子说话的矫情样子。可没过多久,罗悄悄偏偏往她这边靠,惜惜,你快看啊,大哥那里有小鹿!

    不看不看,你想他你就多跟他聊柳惜推开罗悄悄的手,愣是没有看手机屏幕一眼。

    罗悄悄拿手机不稳,不懂得把镜头对准柳惜,罗奕单是听声音也能猜想此刻柳惜脸上的神情。他搭不上话,便对罗悄悄说:你问姐姐,照片的事情她是忘记了吗?

    柳惜听到了他这一句,正等罗悄悄向她转达,罗悄悄却叹口气对罗奕说:她不想跟你聊天唉~

    柳惜噗嗤一笑,捏了下罗悄悄的脸,可真是个听话的好宝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