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奕是真的要被她气死了,害怕自己收敛不住情绪,挡开她的手自己先走了。

    他这一晚上的压抑到底没藏到最后。

    第22章 22

    罗奕走后,柳惜独自在小区花园里坐了一会儿。两人不欢而散是常态,她心里没什么波澜。

    以前她一腔心事被压抑,跟他吵完架后还会复盘一下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到位,现在遁入佛系,全然破罐子破摔心态。

    裴之越之前调侃过罗奕,说只有柳惜能让他气到发脾气扔东西。他脾气好?柳惜觉得裴之越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从来只看到罗奕优质的那一面。

    柳惜知道御守里藏着东西,出于道德,没有打开看。她的好奇心随着斗志减弱了。

    罗奕有自己的私生活,未来还会谈恋爱,也会结婚生子,都跟她无关。

    把东西放进小包包里,柳惜转身去小区外的便利店买了盒冰激凌吃。多么美好的夏夜,她怎么舍得早回家。

    吃了冰激凌,坐在路边看了会儿来来往往的车,又跟赵嫣打电话聊了会儿天,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罗奕到家后频繁往楼下看,柳惜总也不回家。他冷静下来后反思自我,发脾气总归是他的不对。

    总是能被她一点就炸,他自认这一点好难改变。他原以为柳惜走了半年,他趁机长了些修为,如今看来,是他自欺欺人。

    又过了会儿,罗奕听见电梯的声音,轻声走到门边站着。从猫眼往外看,柳惜的心情丝毫没受影响,她和赵嫣聊着天,一阵哈哈哈哈哈。

    忽然,柳惜往他门口走,他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柳惜没按门铃,只是把那个御守挂在了他的门上。

    罗奕原地默默站了几秒,组织措辞想开门跟她缓和一下关系,顺便道个歉什么的。结果刚要行动,就听见打开了自家门的她一声尖叫。

    罗奕立刻开门冲到对面,只见柳惜蹲在地上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心口。

    惜惜罗奕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打开灯,看了眼沙发上那人,无语道:下回要装神弄鬼去我那边。

    柳惜刚刚开了门,屋子里一片漆黑,却有一个身影坐在沙发上点烟。她哪儿能反应是祝赟,还以为有陌生人闯进她家里。

    屋子里烟雾缭绕,烟酒气息浓重。柳惜缓过来后,走到祝赟面前,拿着抱枕对着他一顿猛锤:你是不是有病啊?我快被你吓死了你知道吗?

    祝赟手里的烟险些掉在沙发上,他呆呆地看着柳惜:对不起啊。

    罗奕开了窗,又把空气净化器打开。等落座,祝赟给他扔了根烟过来,他看了柳惜一眼,没打算抽。

    柳惜说钱的事情已经到位了,让祝赟安心。祝赟却苦笑着吐出一口烟雾。丧气满满地说:这次钱还了,我就和赵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你这是什么话?柳惜咳嗽几声,把他手里的烟掐了,别抽了,呛死了。

    罗奕听见她咳嗽,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又对祝赟说:别走极端。

    祝赟爸妈前几年投资被骗,欠下一笔高利贷,赵嫣为了帮他保住他家的房子,找自己爸妈借了八十万替他补了一部分亏空。

    这几年祝赟努力还剩下来的债,始终没钱跟赵嫣结婚,赵嫣爸妈本就看不上他,矛盾终于在最近升级。

    我已经决定了,我跟赵嫣就到这儿了,你们谁也别劝。钱我过段时间就还你们,多谢了。祝赟说完这些话就起身要走。

    柳惜站起来一把拽住他的衣服,你大晚上跑到我家里来就是来跟我说这些?你玩颓废玩给谁看?赵嫣爸妈态度再不好,她哪一次不是站在你这边?

    她要是伤心难过,你就多陪着她点儿。祝赟就像没听进去柳惜的话,话说完,推开了柳惜的手。

    他在这里等了一晚上,似乎就为了说这一句话。

    柳惜刚刚用了点力气,手指骤然一松开,指尖微微发麻。

    这对从高中到大学再到毕业的情侣争执过无数次,闹过无数次分手,但没有哪一次是祝赟先起得头。祝赟说过气话,也跟赵嫣冷战过,可最后都是他主动求和。

    他高三时追了赵嫣一年才追到手,这些年一心一意,哪怕在赵家受过再多的委屈,也没在赵嫣爸妈面前变过脸。

    柳惜坐回到沙发上,抠着自己的掌心,替两人感到委屈。

    赵嫣才不会伤心难过,你这回要是真跟她分手,你就哭去吧。她赌气般地说。

    我们俩一吵架就烦你,惜惜,你也受够了吧。祝赟拍了拍柳惜的后脑勺,我走了,你也别再为我们操心。我跟她彼此解脱是好事。

    解脱?是你解脱了,她没有。祝赟的声音太沉着,柳惜听了,心里像泄了一股气,干瘪又窒息。

    柳惜是个感情不顺利的人,一直将祝赟和赵嫣的爱情视作是苦涩青春期里的一丝安慰。她是旁观者,也是参与者,没办法对他们俩的结局置身事外。

    祝赟,你先别走,咱们俩聊聊吧。罗奕知道柳惜不擅长做什么,挽留了祝赟后,走到柳惜身边,你去我那边待会儿吧,我来跟他谈。